中国国酒,中国国酒是什么酒

中国国酒,中国国酒是什么酒

  关于中国国酒的讨论,我们从几个方面来看待这个问题,一个是法律意义上的中国国酒,一个是哲学意义上的中国国酒,一个是市场意义的中国国酒,一个是曾经的国酒的称号的中国国酒,

  历史上国酒的称号是从茅台开始,茅台从2000年后,开始用国酒的定义来做茅台的宣传,这个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我们对历史进行了梳理,

  详文:http://www.meijiu.com/xinwen/12942/

  从编辑我的角度来看,中国法律意义上的国酒在国外认知是整个白酒体系,细化下来才是酱香酒甚至是茅台酒等降维结构

  哲学意义上的中国国酒,我也认知是整个深入到地方文化的各地的白酒文化,这个真没有中国国酒的讨论意义。

  市场认知上的中国国酒,我认为就是茅台了,不管是文化,资金,市值,销售额,还有认知体系来说也是茅台

  国酒称号的中国国酒,就更简单了,只有茅台使用了中国国酒的一个营销体系和市场构建。这个也在一段时间内被法律和市场认同。

Content 2

图片描述  

  另外一篇讨论中国国酒的文章,我们从哲学上来了解了解中国国酒:

  心锁鳗鱼:非要讨论谁才是中国国酒,本身就是个哲学问题

  是老天让我说话

  一

  国酒者,国之酒王也,既要“顾名”又要“思义”。可酒这东西,完全是个情绪物,人究竟也是个情绪包,情绪对情绪,又如何界定哪支酒才够得上“国酒”呢?看来,这档事要做到服众,是颇为难的。

  世界上有两套真理,一套是世界真理,一套是中国真理。中国问题的复杂性,你要多复杂它就多复杂,博大精深又众说纷纭。譬如要讨论谁才是中国国酒的问题,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哲学问题。

  什么是哲学?

  一句话讲,就是“这事还没完”。

  哲学有个近亲表哥叫宗教,它们同血不同宗,谓之“血老表”。宗教的套路颇似“药”,满嘴的承诺——能治天下的疑难杂症,是否果真应验呢?则又生发出各式各样的理由,甚至引发新的病症;哲学的原理类似“医”,始终都在跟你绕圈子谈方法论,恒让你医了更痛,痛了又更想医,病虽不见痊愈,却也死不了。

  宗教一上来就要结果,

  哲学自始至终都在玩过程。

  谁才是中国国酒的争论本身有否意义暂且不论,单就“国酒”二字而言,就有许多值得探究的地方。倘若不问这国酒的生成逻辑,就楞定谁就是国酒,我也只好碉堡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是潜规则,酒属于“文”还是归“武”呢?说它是“文物”嘛,好像沾了这东东的人多数都喜于在血压上升之际来点暴力游戏;要硬说它就是“武器”嘛,多数的才子佳人都乐于拿它来当玩伴,甚至拔高到“自古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的境界。

  看来,非要确定谁才是中国国酒实在是个哲学问题——这事还没完……问题是,非要有定论又咋办呢?

  二

  知道海明威吗?这哥们就喜欢几样东西——枪、雪茄与朗姆酒。西方人习惯于把谷物酿酒蒸馏出的叫威士忌,由葡萄酒蒸馏出的叫白兰地,由蜂蜜酒或甘蔗酒蒸馏出的叫朗姆酒。众所周知,这种最早出现在加勒比海地区的朗姆酒,就是古巴的国酒。

  (朗姆酒也是加勒比海盗的至爱)

  你可能很关心古巴是如何界定这“国酒”的吧?朗姆酒的原产地在古巴不假,但美国、墨西哥、牙买加、海地、多米尼加、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圭亚那、巴西等国家也能产。换言之,古巴之所以谓之为国酒,其逻辑是——1.我们的国民都喜欢喝这东西,所以定为本国国酒;2.跟其他地方所产的朗姆酒相比,古巴的是公认为最好喝的;3.别的国家如果也发了疯地喜欢这东东并将之谓为国酒,我们也没意见。

  至于古巴哪一家的朗姆酒更牛叉,则视大家的选择而论,国家也断然不会强势地单给哪一家冠以“国酒”之名。确切讲,朗姆酒是一种较为独特的蒸馏品类酒,至于品牌嘛,都可以商量。相对而言,品类品牌化的国酒定义要比产品品牌化来得更自然,阻力也更小。

  古巴以外,别的国家的国酒又怎样确定的呢?

  韩国的真露、日本的清酒、新加坡的司令Singapore、俄罗斯的伏特加、英国的苏格兰威士忌、荷兰的金酒、德国的啤酒、法国的白兰地、西班牙的雪利酒、葡萄牙的波特酒、意大利的葡萄酒、加拿大的冰酒、美国的鸡尾酒、墨西哥的龙舌兰、澳大利亚的西拉子葡萄酒、新西兰的长相思葡萄酒Sauvignon、南非的品乐塔吉葡萄酒等,皆然。

  三

  倘按此“国际惯例”,中国一开始就将“酱香型白酒”尊为国酒的话,可能就不会有后边的汾酒、古井贡乃至于北京二锅头对茅台作为国酒的“非难”了。倘论1915年在巴拿马美国人玩的那点授奖游戏,得金奖的的确是人家汾酒,而建国时究竟喝的是什么酒?本身也是个众说纷纭的事。

  若将黄酒定为国酒,则绍兴产的自然是顶呱呱的,至于在这“国酒体系”里是古越龙山、会稽山、塔牌、还是越皇亭,则由大众来形成共识。用老祖宗的话讲,就叫“顺天承运”。

  推而广之,日本的国花是樱花,中国的国花是牡丹,虽然它们的国花地位生成不可考,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不是一地一家之独有。

  再则国酒的形成,也要基于大多数人的“不服不行“作为基本前提。譬如某校的校花与班花吧,别人怎么叫是一回事,自己什么态度又是另一回事,但主动逢人就说自己是校花或班花的玩法,多少都有点奇葩。按曹孟德的原话,叫“是儿欲使吾居炉火上耶?”

  中国之大无奇不有,酒也不例外。黄河流域就一大堆不同工艺不同香型的酒,长江流域也是一大堆不同口感不同喝法的酒,倘非要当老大,一个比较靠谱的玩法,就是带着兄弟们一起玩,“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古训不能丢哟!

  举凡国酒、国花、国球、国粹、国骂等的界定,既有本身的出类拔萃,更需有群体的、长期的自然共识所沉淀,否则,就是笑话。商业问题毕竟不是政治问题,过犹不及。

  想在哲学领域里当老大,除了玩派别外,所有个体行为的玩法,不是闹剧,就是悲剧。

  ——End——

Content 2

图片描述  

  从历史上,茅台为了成为中国国酒的整体文案如下:

  茅台酒之所以被称为中国国酒,是由其悠久的酿造历史、独特的酿造工艺、上乘的内在质量、深厚的酿造文化,以及历史上在我国政治、外交、经济生活中发挥的无可比拟的作用、在中国酒业中的传统特殊地位等综合因素决定的,是三代伟人的厚爱和长期市场风雨考验、培育的结果,是人民群众在实际的生活品味和体验中自然赋予的,因而当之无愧。

  史载:枸酱酒之始也。早在2000多年前,今茅台镇一带盛产枸酱酒就受到了汉武帝“甘美之”的赞誉,此后,一直作为朝廷贡品享盛名于世。

  1915年,美国旧金山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茅台酒怒掷酒瓶震国威,一举夺得金奖,从此跻身世界三大名酒行列,成为中华民族工商业率先走向世界的杰出代表。

  1935年遵义会议后,工农红军四渡赤水,当地群众多次以茅台酒慰问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红军战士,饮者无不大加赞赏。周恩来总理曾说红军长征的胜利,也有茅台酒的一大功劳。

  周恩来总理确定茅台酒为开国大典国宴用酒

  1949年开国大典前夜,周恩来总理在中南海怀仁堂召开会议,确定茅台酒为开国大典国宴用酒,并在北京饭店用茅台酒招待嘉宾,从此每年国庆招待会,均指定用茅台酒。在日内瓦和谈、中美建交等历史性事件中,茅台酒都成为融化历史坚冰的特殊媒介。党和国家领导人无数次将茅台酒当作国礼,赠送给外国领导人。

  迄今,中国驻外大使馆设宴,仍然规定茅台酒上桌。

  因此,茅台酒一直享有外交酒、友谊酒等美誉。1975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王震在一次全国性会议上正式宣布:贵州茅台酒是国酒。

  邓小平高举盛满茅台酒的酒杯:让我们仰首把这绝世内乱一口喝干!

  1978年,当粉碎四人帮的喜讯传来之时,邓小平高举盛满茅台酒的酒杯,对长期共事的老师和身边工作人员说:让我们仰首把这绝世内乱一口喝干!

  1984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朱学范为茅台酒题词:国酒茅台,玉液之冠。

  1999年,原轻工部部长杨波撰文指出,茅台是当之无愧的国酒。

  历次全国名酒评比,茅台酒均无可争议地荣登榜首:80年代,又被评为首批中国驰名商标(第一名)。2000年茅台酒作为历史见证与文化象征被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犹如中国发给世界的一张飘香的名片,茅台酒创造了内销川省千户饮,外运五洲万人尝的百年辉煌,为人争相畅饮、收藏,外电评价其为中国唯一大规模进入西方主流(上层)社会的商品

Content 3

图片描述  

  从以上的资料来看,关于中国国酒的定义,很多时候,我们是讨论不出来一个所以然的,从这点上来看,我们发布出来只是对大家有一个认知的交代,关于中国国酒,中国国酒是什么酒的讨论,我们整理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