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电商公司解散,E茅台平台清算注销

茅台电商公司解散,E茅台平台清算注销

  根据中证网讯(记者潘宇静)12月17日晚间,贵州茅台(600519)发布公告称,第二届董事会2019年度第九次会议通过《关于参股公司解散的议案》,公司参股公司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解散并进行清算注销。

  内有内控问题,外有天猫、苏宁进场,成立仅6年不到的茅台电商公司终于走到了生命尽头。

  而含着金汤匙出身的茅台电商,曾被寄予稳定茅台酒价格的厚望。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8月中旬,茅台下发《关于全面启用茅台云商平台的通知》,规定在当年12月31日前,未在云商平台上执行茅台酒合同量30%的云商网点,将按比例扣减2018年茅台酒合同计划,而在9月30日前尚未开通云商网点的经销单位,将暂停业务办理,暂缓2018年合同签订。

  而据财经网了解,此前茅台电商平台上的“飞天茅台”通常以官方零售指导价销售,偶尔略低。并长期处于售罄状态。有知情人士透露,由于电商平台上的价格与实际成交价存在一定价差,经销商本能的对在茅台电商上销售存在抵触情绪。但由于茅台厂家强势管理趋严,部分经销商一面选择配合,一面会进行内部回购囤积。换句话说,某种程度上,供货的经销商自己,也可能成为了被严厉打击的“黄牛”一员。

  被纳入“黄牛”的有时还不止是经销商,普通消费者也有可能在旺季“中枪”。

Content 1

图片描述  

  今年3月,财经网曾报道,有消费者在参与去年“双十二”茅台商城的抢购时,被茅台商城单方面判定违规并取消订单。而对于茅台商城是否存在技术缺陷,可能在打击“黄牛”时一刀切,误伤普通消费者的可能性,茅台商城客服人员向财经网表示,不方便回答。

  下游严防“黄牛”扰乱茅台价格体系,茅台电商内部也出现内控问题。

  去年11月,原茅台电商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聂永被免职。今年10月,茅台电商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肖华伟涉嫌受贿一案,由贵州省铜仁市监察委员会调查终结,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11月,茅台电商公司系列酒事业部原负责人王静亦因涉嫌受贿罪被移送铜仁市德江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原有渠道体系对终端价格掌握几乎失控的现状,不止因衍生的内部问题让茅台备受诟病,也让市场对茅台一瓶难求的严重失衡忧心忡忡。

  也是在此压力下,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在去年年底透露2019年茅台销售计划时表示,3.1万吨的茅台酒总投放量,只有1.7万吨流向经销商,不会增加。到2020年,厂家将把经销商每年的茅台计划量也录入系统,逐步公开。而剩余渠道待定的1.4万吨茅台酒,自然成为关注重点。从目前动向看,茅台选择的是内外改革两步走。

  今年4月,茅台宣布公开招标,从全国连锁商超中选择3家分销共400吨“飞天茅台”。贵州本地商超则选出3家销售200吨。7月,在茅台全国综合类电商公开招商公告中,“扩大直销渠道,推进营销渠道扁平化,减少中间环节,着力解决消费者购酒需求”亦被点明。获准的3家服务商也将总共获得400吨的飞天茅台酒销售权。

  8月,对于茅台集团成立成立营销公司并全资控股情况下,是否拟全盘直销经营上市公司的茅台酒配额的传闻,贵州茅台在回复上交所监管工作函时表示,控股股东并无全盘直销经营本公司茅台酒配额的计划。而茅台上市主体向包括在5月成立的贵州茅台集团营销有限公司在内的茅台集团控股子公司和分公司销售茅台酒及系列酒。今年的交易金额不超过上市公司2018年末净资产金额的5%(56亿元),不会因上述交易而与上市公司形成直接或间接的竞争关系,亦不会因上述交易而损害上市公司和中小股东的权益。

  上市公司还特别提出,茅台集团销售上市公司产品,将补足现有营销体系短板,有效提升品牌影响力,增强应对市场波动、熨平经济周期的能力。

  如今,茅台酒涨声依旧,甚至有信托机构愿意花费上亿元囤积9万瓶茅台酒。而中标平价销售飞天茅台的大型商超,对于普通消费者的购买难度依然存在。财经网近日前往的一家大润发超市,已挂出本店2019年度茅台酒预约登记购买数量已满,现停止预约登记的提示公告。

  的确,曾在预想中作为茅台为方便用户购买标志的茅台电商虽已告别历史舞台,但只要茅台供求失衡下所滋生的各类问题尚未解决,茅台渠道及营销体系的改革就不会就此终结。

Content 2

图片描述  

  就在同一天,“贵州高院”微信公号消息,12月16日,贵州省铜仁市松桃法院公开审理原茅台电商公司董事长聂某受贿案,并当庭宣判。

  去年11月,茅台集团宣布撤销聂永电商公司董事长职务的消息,并委派陈华任茅台集团电商公司工作组组长,全面负责电商公司工作。陈华在此之前任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主任。

  根据公诉机关指控,2009年至2017年期间,被告人聂某在先后任贵州茅台酒销售有限公司副经理兼专卖店管理部经理、贵州茅台集团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全国各地茅台酒经销商在茅台酒销售方面谋取利益,分别收受刘某某、潘某某、岑某、刘某、谢某、冯某某、张某某现金、物品等,折合人民币价值金额49万余元。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聂某无视国法,身为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国有企业的正常工作秩序和国家的廉政建设制度,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贿赂,为他人谋取利益,已构成受贿罪,依法应负刑事责任。

  庭审现场,经控辩双方质证辩论,对被告人聂某受贿罪一案作出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犯罪所得现金、物品予以没收上缴国库的判决决定。

  虽然根据公告茅台集团解散了电子商务公司,但今年以来,茅台在电商领域动作不断。

  9月下旬,贵州省招标有限公司发布贵州茅台酒全国综合类电商公开招商结果,天猫与苏宁易购一并成为首批获得茅台官方授权的服务商。消费者也更有机会在其指定的商超和电商平台买到1499元的53度飞天茅台(500ml)。

  早在2018年11月19日,茅台集团已宣布集团党委关于电商公司人事调整的决定,委派陈华任茅台集团电商公司工作组组长,全面负责电商公司工作,撤销聂永电商公司董事长职务,免去其党支部书记职务。

  当时茅台发文还称,此次向电商公司派出工作组并进行干部调整,是茅台集团党委着眼电商公司发展实际、专题研究第二轮巡察工作情况、多次听取专项整治工作汇报后作出的重要决定。

  根据上述文章的说法,长期以来,茅台电商公司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党建基础薄弱,公司党的领导和党的建设“弱化、淡化、虚化、边缘化”问题突出。

  二是廉洁风险管控不足,存在违纪违规甚至违法问题,员工内外勾结、利益输送、以权谋私、关联交易、泄露商业信息等问题普遍大量存在,管理层对此熟视无睹。

  三是内控机制松散,内部管理混乱,不按制度、不讲规矩、不守纪律、不维护企业利益的情况时有发生,“四风”蔓延,严重影响了茅台的品牌形象,与当前全面从严治党的要求不相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