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习酒、郎酒三家企业共聚:共建赤水河49公里范围内“酱香酒谷”

  2019年12月中旬,从茅台、习酒、郎酒三家企业负责人共聚,到茅台和习酒高层再访郎酒,三方两番会晤的议题越来越清晰——共建赤水河49公里范围内“酱香酒谷”。


  如果说此前郎酒高调喊出的“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仅停留在自我宣传阶段,那么此次与茅台、习酒高层的会晤沟通,则代表了酱香三巨头已经在产区共建层面达到了基本共识。


  值得注意的是,稳居超高端地位的茅台,也对这种与其他酒企依托产区“共建共生”关系给予了支持。到底是什么样的因素,推动了三强对共建产区的决策?

Content 1

  三强共建酱香河谷


  茅台集团董事长李保芳三访郎酒之后,决定与郎酒达成更为广泛的交流与合作关系,而随后习酒高层的再访,将合作关系细化为共建“酱香酒谷”。


  2019年12月11日,在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保芳率领下,茅台集团党委委员、副总经理万波,茅台集团总经理助理、习酒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钟方达,茅台集团总经理助理、习酒公司总经理涂华彬,贵州茅台股份公司生产管理部副主任谢珺,生产管理部工艺科科长牟明月一同到访郎酒。


  这是李保芳个人第三次访问郎酒——此前在2004年、2018年,李保芳两度到访,第一次恰逢郎酒最为困难的时期,第二次则发现了郎酒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第三次,郎酒则呈现出更新的发展面貌。


  茅台、习酒、郎酒三方,就生产、工艺和郎酒庄园建设情况,都进行了深入交流。


  李保芳、汪俊林、钟方达三位董事长在会议桌上掰着指头计算——二郎习酒产区方圆10平方公里内,设计和在建产能每年15万吨,三家公司将累计拥有20万吨年产能,二郎习酒产区将成为赤水河最大的酱酒产区。


  作为此次会晤的东道主,汪俊林提出:三家应考虑共同叠加品牌优势,积蓄产区势能,怎么实现1+1+1>3的合作。


  对于郎酒方面打出的“酱香酒谷”概念,李保芳表达了深刻认同。


  李保芳表示,赤水河白酒金三角,是世界著名酱酒产区,尤其是从茅台到郎酒赤水河这49公里河谷,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最具成长性、最具发展潜力,名优白酒最集中,投资规模最大的白酒产区,三方应共建“酱香酒谷”,释放赤水河产区价值。

Content 2

  三方初步拟议:为达此目标,茅台、郎酒、习酒将在二郎习酒产区投资近400亿元,其中,郎酒庄园和郎酒产能建设规划投资200多亿元,规划年产能20万吨。


  2019年12月24日,茅台集团总经理助理、习酒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钟方达,茅台集团总经理助理、习酒公司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涂华彬等一行包括生产、销售、管理团队37人再次到访郎酒庄园。此次访问旨在深化、落实上次三方会晤共识,加快“酱香酒谷”建设,共同推高酱酒品质。


  瞄准20万吨产能


  三方达成初步协议的背后,是酱酒市场的一路走高和三强对产能的渴求。


  2019年,茅台零售价一度飙高至3000元左右,热炒茅台的现象不断,导致市场上经常处于断货状态。


  茅台领导层多次发出增加供给、平抑零售价的言论,然而实际效果依然杯水车薪。


  有业界人士表示,从消费端来看,酱香热潮已经形成,之前相对小众化的酱香型白酒,已经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所青睐。逐步上升的消费需求,对产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这样的情况下,从茅台到普通酱酒品牌,无不想方设法提高产能。


  根据茅台方面传来的消息,茅台酒扩建工程将在2020年完成,有5.6万吨茅台酒产能;茅台系列酒扩建工程计划在2022年全面建成,届时系列酒也将有5.6万吨产能。


  郎酒同样致力于提高产能——2019年2月份举行的青花郎全国经销商会议上,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表示,目前,郎酒酱酒年产能3万吨,老酒储存量13万吨。青花郎基酒已达到7年以上,未来几年,郎酒将年产5万吨酱酒,力争储存量达30万吨。


  2019年12月30日,茅台集团习酒公司全国经销商大会召开。根据会议精神,2020年,习酒把营收目标定到了含税销售额100亿元,配额销售计划3.5万吨之上。


  此前的11月20日,茅台集团通过了《关于习酒公司投资84.6亿元建设1.9万吨酱香酒及配套项目的议案》,根据集团规划,习酒产能未来要扩充至5万吨。


  三方相加,未来酱酒产能刚好约在20万吨左右,与三方此次决议的投资200亿的规划产能大体相当。


  值得注意的是,企业之间的“竞合”之外,地方政府同样在力推产区建设。2019年6月,遵义市委五届五次全会提出,要把遵义全力建设成世界酱香白酒产业基地。


  据了解,遵义市正在全力打造世界十大烈酒产区、贵州省首个千亿级产业、全国首家千亿级白酒企业、“中国酱香·赤水河谷”地域品牌,到2025年遵义市白酒产能超百万吨。


  在业界看来,企业之间的共建协议,跨越了地域界限(贵州与四川),且其涵盖范围更小、指向更为清晰,更容易按照市场化的模式来运作。


  共生、抱团,应对下一轮周期


  三方共建的背后,既有出于维护“产地环境”共同利益的考量,也同样有基于市场化竞争目的的现实需求。


  茅台、郎酒、习酒,其主力产品事实上已经形成了阶梯化的分布,定位重合、产生直接竞争的情况并不多。


  茅台方面,主力产品飞天零售价一度冲高至3000元,目前基本稳定在2500元以上。


  郎酒方面,其酱香主打53度青花郎标准价超越1000元,实际零售价约在900元以上。而习酒方面,习酒窖藏1988稳定在600元档。


  按照郎酒方面的目标,“3年内市场零售价提至1500元”。即便这样,也不会与茅台、习酒方面产生直接竞争。


  为了早日达成目标,四川古蔺郎酒自2019年12月16日起,规格为500毫升×6的53度青花郎、44.8度青花郎、39度青花郎3款产品终端建议供货价均上调60元/瓶。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表示,未来几年,郎酒要围绕“大酱香战略、大兼香战略、大商战略、大品质战略”稳中求进。青花郎有足够的底气,挺进高端价格带。


  2019年,习酒推出了定价1399元的“君品习酒”,其初始定位高于青花郎,但是目前尚处成长阶段,两大品牌之间并无直接竞争。不仅没有直接竞争,郎酒方面“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宣传语,更有抬高自己与茅台之意。


  2019年12月11日三方的会晤中,汪俊林更是直接对茅台引领酱香市场的发展表达了感谢,希望和习酒一道把酱香白酒市场做得更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聚合赤水河畔最为强大的三大品牌,共建、共享“酱香酒谷”这一富有产地特征的概念,以产地加持品牌,成为了三强的最大公约数。


  数据表明,仅在贵州遵义就有白酒企业1400多家,其中大多数为酱香型厂家。但数目众多的同时,却是普遍规模偏小的现实。据统计,贵州省销售收入百亿元以上企业仅有茅台集团1家,销售收入20亿元以上企业包括有习酒公司、金沙酒业、国台酒业3家企业。


  比之金沙、国台,郎酒显然体量更为庞大、品牌影响力更高,与习酒隔河相对的地理优势,让其能够与茅台、习酒并列,成为“酱香酒谷”当仁不让的打造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