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酒集团整合200多家酒企:突破四川白酒“量大利薄”的困境

  经过两年的运作,肩负着“振兴国优”重任的川酒集团,在整合了200多家酒企后,能否通过加强资源整合和渠道营销,突破四川白酒“量大利薄”的困境,带领叙府股份等国优品牌再现荣光?


  2019年12月30日,叙府股份2020招商大会暨新产品发布会在宜宾召开。《华夏酒报》记者了解到,此次会议是叙府酒业在被纳入川酒麾下后的首次公开亮相。

Content 3

  会上,叙府酒业同时公布,未来将围绕2大体系、4大系列、6大单品,系统地推进产品文化传播,做到一支产品一个故事,多渠道多维度传播推广。


  作为川酒集团的“长子”,叙府股份2019年实现恢复性增长,销售收入增长345%。川酒集团副总经理、叙府股份董事长李高和告诉《华夏酒报》记者,叙府股份力争2021年销售突破20亿元,2023年突破30亿元,届时将启动上市孵化,预计销售额50亿元的时候达到上市要求。“我们致力于将叙府打造成为川酒第二级标杆品牌,成为‘酒都宜宾第二张名片’。”


  借川酒“振兴国优”,叙府再“出海”


  《华夏酒报》记者从川酒集团内部得到证实,自2018年第三季度起,川酒对叙府酒业的并购工作已基本“敲定”,并把其后续投资和发展方向纳入了规划和执行的流程。


  记者从叙府股份的工商资料信息了解到,企业在2018年9月12日进行了一次高级人员变更,变更后,原高层人员“陈云宗”退出,新增了“曹勇”作为叙府酒业董事长,记者通过叙府酒业内部人员证实,曹勇正是川酒集团现任董事长。

Content 4

  2018年9月12日,在叙府酒业的公司变更信息中,除了“陈云宗”退出高级管理层,“陈云华、陈时雨、廖飞、陈泽军”仍旧保留。据叙府酒业某高层向记者透露,并购后,川酒集团控股叙府酒业,所占的股份是51%以上,但高层管理人员和主要核心业务中层人员仍然保留。


  记者了解到,叙府酒业被川酒集团并购,与川酒集团的战略密不可分。2017年6月,川酒集团正式挂牌。成立两年多的时间里,川酒集团作为四川白酒板块的一支“神秘”力量,引发了行业的关注。


  川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曹勇告诉《华夏酒报》记者,川酒集团致力于“成为中国优质的基酒生产供应商,中国优秀的国优品牌整合商和中国优异的酒类产品经销商”的“三优愿景”。川酒集团的路径和实践,是推动“川酒振兴”计划的创新之举,也是中国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最新探索。


  “叙府酒业作为四川省六朵银花之一和宜宾市第二大酒企,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和良好的发展基础。”曹勇说,2018年,川酒集团与叙府酒业开启全新战略合作,共同发展叙府酒业,“一年多来,川酒集团在团队、技术、品牌等方面,全力支持叙府酒业的发展,投入4亿多,全面推进李庄基地建设、老厂区规范化管理、扩大生产、新产品开发。”


  2019年,分管川酒集团销售的副总李高和接任叙府股份董事长。李高和在接受《华夏酒报》记者专访时透露,2020年是其“大商培育年”的开端,将培养1000万元级、5000万元级、亿元级经销商纳入年度核心工作任务,计划用3年时间培养1000万元级以上的大商50家以上,建设“川酒集团·叙府酒仓”专卖店500家以上。


  “今天的白酒已进入5.0时代,即注重创新、品质、健康。我们将加大市场投入费用,品牌推广费用与销售年度预算匹配,每年增长幅度不低于50%。”李高和表示,叙府股份将在市场中强化川酒第二级标杆的品牌定位,逐步完成“根植宜宾、布局全川、进军全国”的市场布局,完成全国化品牌塑造。


  叙府的过去40年


  据《华夏酒报》记者调查,叙府酒业成立于1979年,创办时名称为:国营宜宾市畜牧酒厂。创办伊始,由五粮液集团派驻专业人士现场指导开办,使用五粮液窖泥,因品质出众,价格实惠,叙府酒在消费者心中始终占据着重要地位。


  1981年,随着市场对叙府酒产品的需求量大幅度增加,企业在生产上已经出现不能满足市场需求的现象。于是,叙府酒业开始扩大规模,并更名为“宜宾市曲酒厂”。规模扩大后的叙府酒业决定进行技术升级,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让叙府的品质更上一层楼。1984年,叙府大曲被授予国家“银质奖”(业界称为“小银花”)。1986年,叙府酒业再次扩建,并更名为“国营四川省宜宾市叙府酒厂”。

Content 5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叙府酒业在改制前,曾经历过一次阵痛。1989年,虽然当时叙府“梅开二度”再度被评上了国家“银质奖”,但由于当时整个白酒市场处于飞速发展时期,叙府酒业在“品控”、“销售”等环节均出现了疏漏。


  在这种情况持续了2年后,叙府酒业业绩下滑,负债累累,原本在宜宾仅仅次于五粮液的江湖地位,也逐渐被其他酒企所超越。


  在这个关键时刻,叙府酒业当时迎来了宜宾优秀的营销管理人才陈泽军担任厂长,目的是为了解决当时叙府股份面临的困境,希望在陈泽军的领导下,让叙府酒业重走上坡路。


  1992年,陈泽军上任叙府酒厂厂长,一上任便开始探查原因,发现只有从根本上解决产品、人才问题,才能解除叙府酒业的破产危机。当时在销售方面,有人怀疑叙府酒是假酒,叙府酒业就提出“那就拿去喝,喝顺了,不是假酒了再买。”经过几年的品鉴铺垫,叙府酒业逐渐起死回生。


  1998年,叙府酒业改制完成,更名为“四川省宜宾市叙府酒业有限公司”,2010年再次更名为“四川省宜宾市叙府酒业股份有限公司”,陈泽军也从厂长一跃变成了当时叙府股份的董事长,并在李庄风景区建立新的亚洲最大单体酿酒车间,同时也为后来叙府股份背负债务埋下了隐患。

Content 1

  整合资源,恢复叙府荣耀


  当时,李庄厂区的建设投入巨大,加上行业遭遇调整期,让原本已经改制成功的叙府酒业的大小股东遭遇了分红和变现难题。


  “其实在3年前,我们就已经面临着改制后持有的股权没有办法分红的问题,因为李庄产区的巨大投入影响了整个企业的营收,导致老厂区的利润被侵占,加上行业处在调整期,营销方面也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叙府酒业一位不愿具名的股东告诉《华夏酒报》记者。

Content 2

  2013年,叙府酒业在宜宾市李庄购入330亩土地用于建设叙府新的工业园区,李庄产业园区主要负责原酒生产,初步规划原酒产能达到年产5万吨。


  一位接近叙府酒业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在公司账面上,其发展看起来是在缓慢上升,但是自从李庄新厂区投入使用,产能扩大,在行业进入调整期的环境下,原酒销售并不理想,投资近4亿元,每年资不抵债,进而导致公司内部资金流出现问题,光是利息都吃不消,仅一年所负担的利息就上千万,“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投资建设新厂,叙府酒业根本不可能卖。”


  另据记者了解,除了川内市场,叙府已将业务延伸到了河南、江苏、天津等地,但目前省外市场占比仅三成,这与其“全国化品牌”的目标尚有很大差距。


  为此,曹勇表示,未来,川酒集团将持续整合行业资源、市场资源、金融资源,持续保障资金投入和技术支持,积极为叙府赋能,着力打造规范化、技术化、特色化生产体系,全面加大销售支持力度,把叙府酒业建设成为管理领先、特色鲜明的现代化酒类企业,恢复叙府股份在历史上的辉煌和荣耀。


  华夏酒报  编辑:施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