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网 / 王朝 / “郎酒股份”借壳“王朝酒业”?郎酒目前在和王朝洽谈收购事宜

“郎酒股份”借壳“王朝酒业”?郎酒目前在和王朝洽谈收购事宜

    发表于 王朝
“郎酒股份”借壳“王朝酒业”?郎酒目前在和王朝洽谈收购事宜

  到了2019年,曾经的上市公司“王朝酒业”改名“郎酒股份”,有没有可能?

  文 | 云酒团队(ID:YJTT2016)

  日前,云酒头条独家获悉,据消息人士透露,郎酒目前在和王朝洽谈收购事宜。

  也是在近期,王朝酒业高层再度出现变动,其大股东天津食品集团财务副总会计师孙军将接替郝非非任董事长,天津食品集团宣传部部长李广禾接替尹吉泰任总经理。

  近几年来,王朝酒业似乎只有“换帅”一种新闻。经折腾之后,这次“换帅+并购”的新玩法能否拯救已滑铁卢的王朝?

Content 1


  ❶

  从郝非非、尹吉泰到李广禾,不到5年连换三任总经理

  2012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曾被认为是“世界末日”,而对王朝来说,这一年似乎是王朝滑铁卢的元年。

  在2012/2013财报中,人头马君度集团称,考虑到王朝酒业收入的下滑趋势已有明确的信号 (不论欺诈指控是否真实或他们的潜在影响),决定对这项资产做减值处理,从2012年3月的5880万欧元减值1590万欧元,至4290万欧元。

  人头马君度集团在财报中表示,盈利下滑以及国产葡萄酒市场的趋势,是考虑减持王朝酒业的原因。

  盈利下滑、股东减持、业绩糟糕总是要有人出来负责的,于是,2012年12月底,王朝酒业发布公告称,高峰因其他公务已辞任公司总经理及执行董事职务,郝非非出任总经理兼执行董事,王朝换帅的第一阶段尘埃落地。

  现在回过头来看,郝非非在王朝的17个月时间并没有给王朝带来“非常之举”,反而让其在关键的行业调整期内陷入了“是非之境”。郝非非上任之后的时间里,王朝酒业在市场上鲜有作为,反而继续滑入深渊。

  不行就再换人,2014年6月6日晚,王朝酒业再度发布“换帅”公告称,尹吉泰获委任为公司执行董事及总经理,接替原总经理郝非非。

  从王朝酒业的公告来看,现年50岁的尹吉泰1992年就已经加入了王朝酒业,是国家一级品酒师、酿酒师,有二十几年的行业技术经验。尹的接手,可以理解为王朝是想从生产上进行改革,重视产品品质的打造和传播。

  同样在2014年还引起另一起人事风波的是公司内元老级人物白智生辞任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一职。2012年到2014年,也是整个酒行业的深度调整期,3年时间内王朝的高管团队几乎经历了一场大清洗运动。而这场运动的余威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停歇。

  有王朝酒业前员工这样告诉云酒头条:“目前王朝的年销售额已经从高峰期的16亿元锐减至现在的不足4亿元。管理层已经几近无人可用的地步,因为曾经的销售精英们都已陆续离开,王朝极度缺少懂营销的核心管理层。”

  事实上,王朝的人员更换已有先兆,在其东家天津食品集团完成“换帅”之后,公司内部就有传闻说“高层要换”。

  今年4月,天津食品集团召开了系统领导干部会议,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周波宣读了市委关于食品集团主要领导成员调整决定,免去孟爱英同志食品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退休);张勇(原任天津市滨海新区区委副书记、区长)同志任食品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2017年,王朝的这次董事长和总经理的“双双更换”似乎明显要把其往一个截然相反的方向带,而这个方向就是王朝的“整体变卖”。

Content 2

图片描述  

  ❷

  “郎酒+王朝”,背后的因果是什么?

  分析来看,天津食品集团财务副总会计师孙军来掌舵一家传统的葡萄酒企业,怎么都让人摸不着头脑。按理说,酒企的掌舵者中市场出身的多,技术出身的也不少,但真正财务出身来带领企业往前冲的几乎很少。

  有知情人向云酒头条透露了一个细节:孙军来王朝就是奔着财务数据去的。

  猜想一下,如果王朝有意卖身,那么,显然需要一个行家里手来深入了解王朝的“身价”究竟是多少?这样对今后要多少钱的“嫁妆”也就有了眉目。所以,孙军的到任其实就是在摸底,可以不懂技术、不了解市场,但只要弄清楚了王朝到底能值多少钱就可以了。

  也许,这才是本次“换帅”的真正目的。

  再把观察的视野往前拉4个月来看,王朝的“卖身自救”行为已有先兆,这也是张勇到任天津食品集团后开始的重要的“减肥计划”。

  今年6月,王朝酒业就发布公告称,中法王朝公司将通过天津产权交易中心以公开挂牌形式出售资产,拟议出售的初始价为4亿元。报告显示于2016年6月30日止该资产估值约为3亿元。公开挂牌程序将于2017年6月28日开始,于2017年7月25日结束。

  上述该资产位于天津市北辰区,土地使用权面积为16.9万平方米,地上建筑物包括酒堡、红酒冷稳勾兑中心及技术中心附属用房等。

Content 4

图片描述  

  所以,从老东家天津食品集团对王朝的近期的态度看,转手卖掉这个烫手的山芋是情理之中的事,早做准备早有打算,只是苦于买家太少——尤其是在整个进口葡萄酒大行其道的当下,更多的葡萄酒厂家也都举步维艰,谁又能接下这个烫手山芋?

  问题来了,郎酒会不会接?为什么要接?

  今年9月,四川发布了《关于推进白酒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到2020年力争培育销售收入超千亿元企业1户、超300亿元企业1户、超200亿元企业1户、超100亿元企业1户、超50亿元企业2户、超10亿元企业10户。

  从上述《意见》来看,目标明晰,支持五粮液集团瞄准“千亿”目标,而超过300亿元企业则对标泸州老窖,超200亿元的企业则剑指郎酒。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年初时也表示,郎酒将进入高速增长期,预计2020年销售200亿元。

  特别要注意的是,《意见》提出要推动中国(四川)自由贸易试验区开展白酒产销体制创新试点,支持重点企业利用“一带一路”、海外机构和华人企业加大宣传力度,全力拓展海外主流消费市常对企业重大技术改造。

  相比于五粮液、泸州老窖等川酒同行来说,郎酒在白酒的产业路径和国内的渠道推进上并不弱势,相反因为有着“一树三花”的香型优势,郎酒反而有着特殊的长处,但如果从国际品牌角度对比,从世界视野来看,郎酒显然与两者相比“不在一个层级”上。

Content 1

图片描述  

  所以说,如果郎酒看上了王朝,那么看重的无疑是王朝曾经以及现在还存在的“国际化”渠道和品牌资源,能在最大程度上对郎酒形成“海外资源倾斜”从而加重郎酒在国际市场的份量。

  此外,在2017年2月,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曾在陪同泸州市市长刘强调研时公开表示,负责运营白酒主业的郎酒股份公司已完成股改工作,计划于2019年上市。

  现在来看,还有一年多的时间,留给郎酒的时间已经很紧迫了,但如果汪俊林选择的是另外一条“借壳上市”路,通过王朝的上市身份实现郎酒的“曲线上市”也不失为一个捷径。到了2019年,曾经的上市公司“王朝酒业”改名“郎酒股份”,有没有可能?

  所以说,“郎酒+王朝”的组合,对两者来说都是各取所需,对郎酒来说,国际化的背景资源和上市身份都是不错的底牌,一旦成行,对酒行业来说,一个新的“郎朝”或许就在眼前。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美酒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