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葡萄酒探索可持续发展之道,引起专家和业界的警醒

  2019与2020的跨年,注定这一个庚子年是不平凡而引人深思的年份。从2019年末澳洲的山火、2020年初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到少数地区的禽流感与蝗虫灾害,对于农业、养殖业乃至人类生命安全造成影响。

  这也迫使人们对于与自然的相处之道进行反思:如果人类继续向自然索取过度、甚至滥用资源不加以保护的话,我们如何保卫自己赖以生存的地球,并为后代保留一方蓝天和净土?

  对于葡萄酒的业界人士,原本被认为“小众”的可持续种植与生态和谐发展,在这一时刻重新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和重视。

Content 1

图片描述  

  一部葡萄酒历史,也是人与自然顺应和谐共处的历史

  整个人类的发展史是人与自然斗争、抗衡、妥协,从而和谐相处的历史,葡萄酒种植与酿造也不例外。最近一次历史记载上最广泛深远的自然灾害,无疑是1860年席卷欧洲的根瘤蚜虫病,这一场几乎摧毁了欧洲所有葡萄园的虫害,催生了新世界葡萄酒的发展;而业界人士也足足折腾了几十年才找出2种直接有效的方式应对根瘤蚜虫灾害:其一就是嫁接美洲种葡萄砧木;其二则是通过酿酒葡萄与抗蚜葡萄品种获得子辈杂交,既可抵御蚜虫,又可避免成酒中透出过多美食葡萄的不佳特征。

Content 2

图片描述  

  相形之下,近20年来全球温室效应对于葡萄酒业的影响虽然没有那样陡然,却已经引起专家和业界的警醒。世界气象组织称,如果全球室温气体效应的状况没有改善,到本世纪末全球平均温度将升高3.2摄氏度;这种趋势正在迅速改变葡萄酒产业,业内有关专家通过不断追踪的历史统计数据和我们能看的见的产业变化证实了这个推断。温室效应对于葡萄酒业界的深远影响可能在未来3-5年更露端倪,但当下对于葡萄酒业界的种植范围、种植方式乃至酿制的影响已经彰显。首要的影响是采收日期提前,并形成了一些产区葡萄普遍成熟度变高、糖分增加而酸度降低的现象。这对于那些过于凉爽的条件下种植适应凉爽气候的葡萄品种,有一些获得更多的品质一致性,并且能获得更加好的年份。但气候变暖也导致了传统温暖产区的葡萄酒风格改变,甚至某些品种减产。2019年夏季是澳大利亚南部最热的季节,它导致白葡萄酒品种减少了8%,其中霞多丽减少了12%,是过去五年的最低收成。

  随着全球平均温度持续攀升,最理想的种植区距离赤道越来越远,气候变暖直接改变了葡萄种植版图。

  一些葡萄园被迁往更高海拔区域,以减少高温持续时间,更有利于维持昼夜温度波动。西班牙的葡萄园在多年前就进入了Priorat、Rioja和RiberadelDuero的高海拔地区。美国华盛顿州产区的酿酒师以前需要降低海拔高度以促进葡萄的成熟,而现在他们却一直在寻找高海拔的葡萄园以保持天然酸度。其他一些国家,如阿根廷巴塔哥尼亚的酿酒师,正向往南的无人区荒野进发,他们希望未来葡萄园从这种小气候风土能从大自然的某些因素中得到缓解。

Content 3

图片描述  

  气候变暖但冬天的冰冻或春天的极度霜冻并不会消失,它们可能变得不那么频繁,但产生的结果可能会更加严重。冬季经常性霜冻的减少也可能促使病虫害的发生和传播,这些病虫害通常会在寒冷季节死亡。气候变暖在某些地区造成的过多雨水接近或在收获期间可能会导致葡萄含水量过高导致形成了差年份,而冬天潮湿的环境会减缓对各种害虫、真菌、霉菌和疾病的压力。与此同时,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估计,到2100年,海平面将至少飙升660毫米,这将摧毁或改变海岸线及其对附近葡萄种植区产生影响。气候变暖将会使更多的内陆地区更容易发生地下水盐碱化。

  所有这些错综复杂的因素以及其他因素都与温度共同作用,决定了哪些葡萄品种可以在什么地方成功生长以及持续多长时间来面对气候变化,所有葡萄品种都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或完全被传统认知颠覆。越来越多的葡萄园正在重新考虑树冠管理、葡萄架或修剪技术、发展覆盖作物和广泛的遮荫方法、增加葡萄园生物多样性和寻找水的再利用途径,以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尽管如此,仍有一些挑战无法克服。

Content 4

图片描述  

  目前有的葡萄园已经开始嫁接新的砧木并试验种植不同的葡萄。例如,在南非,包括阿西迪克和马瑟兰在内的抗旱品种进行种植试验;澳大利亚的葡萄酒生产商已经尝试引种了意大利的葡萄品种,适合在更温暖的环境中茁壮成长;波尔多在2019年波尔多AOC和波尔多高级酿酒师联合会一致通过了七个“适应未来气候变化的葡萄品种”:Arinanoa、Castes、Marselan、TourigaNacional、Alvarinho、Liliorila和PetitManseng;这些新品种的加入标志着波尔多地区正致力于顺应自然变化而保护波尔多美酒的未来。

  全球知名产区对于自然挑战的应对

  在全球气候变暖面前,“尽人事、知天命”可能是对葡萄酒行业的最好注脚。以呈现葡萄原生地本真特色为重要哲学的酿酒师们,也不得不发挥专业知识应对自然的考验。酒业在近几十年来,一直在探索绿色革命,从尽量减少人为干预、到有机耕种和生物动力法耕种,都是业界探索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努力。

Content 5

图片描述  

  法国香槟地区的做法确实在气候应对方面有着可借鉴之处。根据香槟委员会2019年7月25日的监测结果显示:香槟区气温已创下历史新高,达到42.9℃!葡萄采收日期提前了18天,葡萄果粒的总酸度降低了而酒精度也略微升高。如何适应并减少其带来的变化便成为香槟果农需要面对的首要问题。香槟委员会技术和环境总监ArnaudDesc?tes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香槟委员会早已先行一步,自2005年起便在17个试验田中开始着手应对气候变化——拉宽行距与株距,降低每公顷的种植密度;并建议在预期高温时减少对叶片的修剪,从而为葡萄果粒提供一定的遮阳效果。同时还建议进行“短剪梢”,以增加嫩叶的覆盖面积和苹果酸的增长,从而避免酸度的降低。

  香槟人更设立了一些新的目标,首先体现在环境改善以及可持续措施:例如在2025年实现除草剂的零使用以及到2030年香槟区内100%葡萄园获得环境可持续认证,来保护整体生态环境;并有效管理水、废水、副产品和废弃物,进行节能的探索:二是探索新葡萄品种,致力于研究创造出一种既能够适应此类气候变化,又具备抵抗诸如白粉病(powderymildew)与霜霉病(downymildew)等疾病的能力的葡萄植株。

Content 6

图片描述  

  新世界中,美国纳帕谷的绿色纳帕谷行动也是广为业界尊崇的措施,这一项举措更超越了葡萄圈,致力于打造整体环境与生态的和谐,在许多“绿色”领域处于领先地位,包括在葡萄园管理、水和能源的保护技术,以及野生动物的管理等方面。通过绿色纳帕谷项目,纳帕谷的葡萄种植人和各个葡萄园之间分享了最先进的环保理念:在确保生产高品质葡萄酒的同时保护自然环境。

  始于2008年的绿色纳帕酒庄认证体系,如今已经有超过55家通过认证的酒商。通过认证的酒商每3年要进行重新认证,主要依据是监测水资源和能源的使用、垃圾分类、以及在资源保护方面所做的持续改善。绿色纳帕谷项目还包括个体经营种植园计划:即帮助土地所有人减少或杜绝化学品的使用,减少水土流失,恢复野生动物的生态栖息地。在水道保护以及倡导太阳能使用以减少对空气的污染方面,绿色纳帕谷项目也值得我们借鉴。

  探索中国葡萄酒可持续发展之道:中法庄园及迦南酒庄的身体力行实践

Content 7

图片描述  

  作为中国葡萄酒行业的精品酒庄代表,迦南酒庄自2009年建园之初便主动积极实施一系列可持续耕种措施,成为环境保护与可持续栽培领域的先行者;于2010年纳入迦南酒业旗下的中法庄园也逐渐并入“生态和谐”的举措,确保在出品健康纯净的佳酿之余,为当地农业与生态可持续发展的探索贡献一己之力。

  酒庄采用结合可持续与传统耕种方式相结合的方式来维持葡萄园的健康生态。为了增加植物的多样性,并不仅仅只种植生产作物,葡萄园采取的是勉耕法,保留葡萄植株行间的草,如果草量不够还会特别种植玉米、苏丹草、小麦等,以增加土壤活性与营养。同时大力发展生态农业的基础设施,在葡萄园及其周边植草,种植灌木树篱,规划坡地的供水,并让这些设施和景观自然融合。近年来的测量结果(土壤里蚯蚓数量、微生物系统)表明,土壤中表现出的生物活性处于很高的水平。

Content 8

图片描述  

  同时,酒庄坚持多种树木栽种,并尽量保持现有的地貌及其植被,比如天然分布的诸多沟渠及原有野生树种;这也是葡萄园的野生动物在增加的原因。酒庄内设立了养殖小院,在今后计划利用空闲的土地以及保留的沟来扩大养殖业,再用动物的粪便养地,形成一个良性的生态循环;并有自有菜园,供酒庄员工及来访客人的用餐。

Content 10

图片描述  

  除此之外,酒庄70%的葡萄废料用于土地反哺与养护。除了葡萄汁外,全部从葡萄园生产出来的产物均回归到葡萄园:包括葡萄枝条、葡萄籽、皮渣、梗等。废水设备能做到集中后的基础净化,减少对环境的不良影响。建园当年,围绕葡萄园建立的防风固沙林带,由三种不同树种组成的这一林带,使得强风穿越后得到自然降速,并能防止尘沙对于葡萄园的侵害。迦南酒业乃至周边的葡萄园都可以得益于这一林带的庇护。

Content 9

图片描述  

  “葡萄酒是文化,但更是农业;我们倡导中国酒庄必须担负起自己的生态责任,并身体力行;”中法庄园及迦南酒庄的CEO李韧先生如此说道,“在迦南和中法,我们将这些幕后的可持续发展举措作为长期目标,这也是我们企业价值观的重要基石和社会责任;我们有责任为下一代保留绿色而健康的生态环境。”

     来源:酒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