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中国籍女性葡萄酒大师:刘琳拿到了葡萄酒大师的头衔

  华夏酒报2020-03-0117:40:21

  2020年2月28号北京时间晚上6点,

  微信上的MWChina群和归普讲师群都炸了,

  继而朋友圈也炸了:刘琳拿到了葡萄酒大师的头衔。

  和刘琳熟悉的人,都会亲切的叫她蘑菇。

  蘑菇平时住在法国,在国内的时间并不算多,

  因此很多朋友对她不算了解,那先介绍一下吧:

  蘑菇是个有故事的女同学。

Content 3

图片描述  

  她祖籍杭州,先前在上海和香港做过投资咨询,与各种政商名流日理万机。2005年在英国拿了全奖读了个MBA,爱喝酒又有智慧的她顺水推舟地被聘任为苏格兰威士忌公司的总经理,在把公司业绩翻了几番以后,毅然为了浪漫来到了法国。说到这里,看星座的同学一定感受到了,蘑菇是个典型的天蝎座。刚来法国的时候,连Boujour、Salut、Merci这样最基本的法语,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凭着坚韧的性格,死磕到法语八十八级的水平。死磕法语的日子很辛苦,需要借酒消愁。大神就这样慢慢陷进去了,决定开始学习葡萄酒,虽然零基础比当年的法语都差、至少法语还看得懂字母。

Content 2

图片描述  

  但大神就是大神,在网上找各种资料看,在后院里找各种香气闻,然后自学完成三级,轻轻松松;感觉太简单了,学下四级吧,然后三门优秀、三门良好的总成绩毕业,轻轻松松;感觉太简单了,学下五级吧,然后一篇论文顺利通过,成为第一个WSET五级的中国人,现在五级已经取消,所以大神不仅前无古人、更是后无来者,轻轻松松;感觉太简单了,学下葡萄酒大师吧,虽然没那么轻轻松松,但也只花了5年多的时间,将葡萄酒大师头衔收入囊中。

  ChateaudeChambert

  不过,蘑菇姐的主业并不是学霸,考试只是玩玩。大神是实打实的农民,在法国西南的卡奥(Cahors)产区吃风喝土,经营着一家这个产区的名庄,叫做ChateaudeChambert。酒庄在2015和2016年,分别拿到了demeter和biodyvin的生物动力法认证。近几年功力大增,广受好评,包括在法国最有影响力的贝丹德梭(Bettane+Desseauve)2015年鉴中,被评为年度最佳酒庄;也是大名鼎鼎的Decanter杂志2015年度的全球50大葡萄酒之一。


  蘑菇也是我的知己好友,认识快10年了。我们经常微信上聊天,话题从正事到八卦都有,容绝对不可透露。考MS的时候,蘑菇每天还给我出三个稀奇古怪的问题,从霞多丽的爸妈,到新西兰雷司令的趋势都有,我也算没有辜负蘑菇。后来成立了归普,也邀请她加入讲师团队,因为人在法国,参与的授课并不多,但依旧时常给我出出主意和想法。

  今天她过了MW,第一时间送上祝福,并做了个采访,让大家看到一个真实的葡萄酒大师蘑菇姐刘。

  Q

  1

  听说MW的成绩,都是一大早电话宣布的,你那时候干嘛呢?喂奶还是换尿布呢?(蘑菇在去年5月生了个可爱的大眼混血宝宝,人生很完美!)

  LIN:事先学院有约定电话时间,所以到点的时候很顺理成章地乘机指挥孩子他爸接管了。

Content 1

图片描述  

  Q

  2

  这几年和你的交流,挺大一部分是关于MW的考试的。从聊天中,无论是从几年前刚开始准备,还是到几个月前,一直觉得你都十分自信,胸有成竹,你自己感受也是这样么?宣布成绩前几天过得好不?有失眠么?

  LIN:假想的敌人最牛逼,第一年因此就不是太自信,因为还没开始就觉得很难。但跟学所有东西一样,到了一定的时候,看得到山的轮廓,能够选择路径了,就比较自如了。第二年开始自己也时不时地故意岔开做些别的事情,一方面是调整节奏,不想太累;另一方面,有很多事情隔一阵子回过来再看时会有很多不一样的着眼点。第二阶段的考试,我准备第一年先过品鉴,第二年再过理论,这样生活质量不受影响,准备也可以比较充分,最后也是按部就班的实现了,所以知道成绩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惊喜,当然能过肯定是开心的事情。最后的论文阶段也还算有把握,导师觉得一定能过,所以我也就没有想太多其他的可能。加上我一直是很贪睡的人,所以睡眠也没怎么受影响。不过直到临公布前两个晚上情绪有点激动,以至于没睡安稳,可能是想到努力很久的一件事情终于要划上句号了,也有可能是队友们不断在那里倒计时算公布成绩的时间。

  Q

  3

  我们经常说,所有的考试,等考过了就都觉得不难了;但过程中多多少少总有点惆怅。那你觉得MW考试过程中,最大的挑战有哪些?

  LIN:最大的挑战是看到山有多大,路在哪里,然后决定自己怎么走,而这些选择都是非常个人化的。

  Q

  4

  目前的工作内容和状态,给大家说一下吧。

  LIN:从2019年宝宝降生前开始,很多工作就或停或缓了。我一直没想过做一个母亲需要那么多的投入和精力,所以直到现在为止,一直还在慢慢适应中。凡是可以分拨的工作,我就放给同事去做。但是酒庄正常运营的话有许多事情必须亲力亲为,所以只能努力将时间想象成海绵,并在心里默默给这个鸡汤竖个中指。最近宝宝开始在托儿所可以呆久些,所以中指也开始渐渐放下了。

  Q

  5

  MW会给你带来什么改变,事业也好、个人也好,想过这个问题么?

  LIN:应该会有改变,但可能不大。当然这现在还刚开始,所以边走边想吧。我希望我生活的改变不是来自于成为MW这个形式化或者类别化的事件。人生的实体,应该是我本人而不是后缀。

  Q

  6

  在国内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进入葡萄酒行业,考试和证书成了很多人的必经之路,包括我自己。但对考证书,也有很多不同的声音。对你来说,学习和考试可以划等号么?考证的意义对你来说又是什么?

  LIN:我对概述性的结论一直比较谨慎。怎么学,考什么,谁去考,这些都是非常具体的变量。每个领域都有很多了不起的人,这些人在专业上的被认可也可以通过许多不同的方式,考试只是其中的一个手段。每个人的生活遭遇也都不太一样,我觉得不用太纠结考证这个细节。一个人的能力高下不因为有证还是没证而区分。当然,如果在面对的人群都不太了解你的状况下,比如你去找工作的时候,文凭或者证件一定是很有用的辅助手段。具体到葡萄酒而言,是很小众的一个领域,没什么太多成体系的学习手段可以选择。除了全世界数得过来的几个专业性的大学,也就是WSET这个老牌的教育体系了。我个人觉得WSET挺好,当然只要是体系就不会完美。但体系是死的,人是活的,一个体系的不完美完全可以凭借每个人的个人需求和意愿用其他手段优化。

  Q

  7

  酒行业你也做个不同的领域,最喜欢的是哪个工作?为什么?

  LIN:我最喜欢的是种葡萄和酿酒。每一年都有很多可控和不可控的因素,你可以很深刻地体察到人和世界的关系,以及理智与情感的缺一不可。自己打理酒庄以后,才意识到一个人对自然的热爱可以如此强烈和敏感。我也挺喜欢跟合得来的对象作交流,这可以是农耕专家,品鉴专家,其他酿酒师,葡萄酒教育者,或者是纯粹的爱好者。

  Q

  8

  目前的生活内容和状态,给大家说一下吧。有什么爱好?闲着的时候做什么?

Content 4

图片描述  

  LIN:目前主要就是继续慢慢地学习做妈妈,并把这个角色融入到自己的生活中来。我爱好挺多。喜欢种菜,采蘑菇,做菜,做陶器,航海,等等。现在的目标就是,别把生孩子这件事将人生割裂成不相干的两部分,所以在创造条件让宝宝也能参与我的爱好。比如现在我做菜的时候就会让小朋友一起观看整个过程,跟她聊天,让她识别不一样的食材,一边下着厨一边把娃也哄得很开心。过两三个月会走路的时候,我们会一起去院子里摘种蔬菜,采浆果,等再走得瓷实些了就一起去树林里采蘑菇,可能还可以让她参与做陶器的一些工序。工作上,我希望能够花更多的时间学习了解自然,把有机耕种分享给更多的同行和消费者。

  Q

  9

  下次啥时候回国?我们也刚才也聊过一些合作的主意,咱俩的,和归普的,给大家说来听听?

  LIN:现在初步计划五六月份回国,还得看到时候疫情是否平息。非常期待届时能跟归普合作。我一直觉得,能把自己对美和生活的感受传达给其他人是非常有价值的。

  Q

  10

  超级俗无比的问题,对葡萄酒行业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LIN:信自己,别装逼。

  Q

  最后一问

  另外个超级俗的问题,开了什么酒庆祝?下面会有啥给自己做奖品呢,去旅游、开大趴,还是什么其他的?

  LIN:哈,庄主开了瓶我们酒庄1978年的酒给我盲,没丢脸,盲出自己酒庄了。不过我以为是1982的,哈哈。另外,开了一瓶LeclercBriant的Abyss。没准备其他什么给自己的奖品,给你一问才意识到自己一直没这个习惯。但一定会跟好朋友开趴体,我很喜欢跟谈得来的朋友们在一起聊天分享,所以不会放过这个聚会的机会。

  基本都快是中年人了,说看着对方长大可能不大合适。但至少从喜欢葡萄酒、学习葡萄酒、各自立下目标并且努力去完成这一路来说,确实是一起聊着喝着鼓励着一路走来的。

  所以今天特别高兴,再次恭喜我的蘑菇姐。

  编辑:赵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