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网 / 古越龙山 / 酿酒师傅陈文涌:“春榨”不等人,火力全开“抢救”手工酒

酿酒师傅陈文涌:“春榨”不等人,火力全开“抢救”手工酒

    发表于 古越龙山
酿酒师傅陈文涌:“春榨”不等人,火力全开“抢救”手工酒

  “冬酿,春榨。做手工酒,是靠天吃饭的。立春过后,天气热起来,如果不赶紧进行压榨(过滤)、煎酒(杀菌)和灌坛等工序,那冬天酿下的酒就会因为发酵过度而酸败掉了。”

  这个春节,60岁的绍兴酿酒师傅陈文涌过得有点心焦。这位老师傅自1988年进入沈永和酒厂,已经在这里干了32年,但从来没有遇到像今年这样延迟复工的情况。

  “时间不等人啊!以往遇到春节期间气温比较高的情况时,我们会提前复工。最早的一次,正月初四,我们就开始加班了。”陈文涌做了那么多年酿酒师傅,每年春节他都是在家随时待命的状态,这也是每一个老酿酒师傅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在沈永和酒厂,陈文涌是黄酒车间第四组的组长,也是一位资深的技工,带领着一支20多人的酿酒队伍。而这支队伍中的酿酒师傅,本地人很少,大部分都是来自安徽的季节工。所谓季节工,就是每年从冬酿开始,一直到春榨结束,他们只干半年的活。

  如此,问题也就来了。一来,因为疫情,安徽那边的很多季节工没有办法过来。即使有些过来了,也需要集中隔离14天后,才能正常复工。眼下虽然复工了,但除了他自己,再加上厂里临时从其他车间抽调来的工人,也只有10个人左右,比正常情况少了一半都不止。二来,今年复工的时间,已经比往年整整迟了两个星期。Content 569

  “整个沈永和酒厂今年大概有1.3万吨冬酿,摊到我们小组,有3000多吨。如果用坛来计算,大概10多万坛。这些,全部都要靠手工来完成春榨。”陈文涌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迫感:时间紧,人手也紧,必须火力全开“抢救”这些手工酒。

  2月19日,沈永和酒厂复工的第7天,陈文涌所在的黄酒车间,一片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空气里飘着浓浓的酒味,隔着口罩也能清晰地闻到。陈文涌正搬起一坛坛重达70多斤的冬酿,倒入一个带糟机里。带糟机再通过管道,把这些带糟的冬酿经过地池,输送到压榨机里压榨。这些看上去有些机械的活,其实有着满满的技术含量。有些坛子摆放得很高,离地有2米多高。几十年下来,陈文涌早就得心应手。若是新手,坚持不了一个小时,估计手臂都要发抖了。

  “每天早上6点开始,一直干到下午2点左右,算一班。每个人平均一天要倒260~280坛。同时,还要完成退糟、杀菌、装罐等工序。”自2月13日复工后,陈文涌组里的每个工人都和他一样,努力争取把因为疫情而耽误的时间抢回来。“败坏的酒处理起来成本很大,如果企业效益因此变差了,我们职工也会跟着有损失,所以必须团结一致,第一时间把活干好。这段时间,许多工人都是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

  时不我待。手工酒的春榨,其实就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实际上,对于有着24年技工从业经历的陈文涌来说,酒的品质本来就是他最看重的东西。每次在外面听到人们夸赞沈永和的酒好喝,他的心里就像抹了蜜一样甜。

  作为技工,陈文涌的主要工作,是把控手工酒酿制的整个流程以及酒的品质。经过他的手送出的酒,质量都是经得起检验的。

  陈文涌一边诉说着自己的复工故事,一边忙着手头的活。在他的手下,那一坛坛冬酿,就这样在春日的暖阳中醒来,散发出独特的芬芳。

  源自2020.02.28.《绍兴日报》文:徐霞鸿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积分+3)

请先登录后才能评论。 点此登录
评论已取消编辑器,仅支持纯文本评论。
© 2014-2019 美酒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