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酒市场依然火热:有洋酒经销商转头卖茅台

  每经记者 朱万平 每经编辑 梁枭

  “酱酒热”下,有洋酒经销商已开始转头卖酱酒。“广东市场是风向标,如今在整个广东市场,不少做洋酒的、做葡萄酒的经销商都已开始做酱酒了。”近日,酒业家传媒创始人、董事长,中酒展组委会秘书长林向对外表示。

  疫情之下,酱酒市场依然火热。茅台(600519)酒批价回升至2400元/瓶以上,贵州茅台(600519,股吧)(600519,SH)股价站上1500元/股,成为A股总市值第一的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贵州茅台总营收增长约12.5%,净利润增长约16.7%。此外,习酒今年前75天的利润同比增长56%,金沙酒业今年一季度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68%。

  “招商是中小酱酒企业重要的销售手段。与往年同期相比,今年的行情是不降反升。”贵州省仁怀市酒协副秘书长周山荣对《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表示,如今洋酒经销商转头卖酱酒的比例在提高。比如在厦门,现在原本的洋酒经销商已成为酱酒的主要渠道之一。

  疫情下酱酒市场热度不减

  在“茅台热”带动下,国内酱酒市场依然在升温。据中泰证券此前研究,近年来,国内酱酒市场整体增速较整个白酒行业的增速平均快了2~3倍,2019年酱酒市场整体营收1350亿元,预计未来酱酒市场规模将升至2000亿元。

  “酱酒热”下,国内酱酒龙头企业的业绩持续增长。2016年~2019年,贵州茅台的总营收从402亿元增长至889亿元,增长了1倍多;同期贵州茅台股价由每股两百多元上涨至最新的1541.79元/股(截至7月3日收盘),涨幅超6倍。目前,贵州茅台市值超过1.93万亿元,位居A股上市公司首位。

  除茅台外,近年来其他酱酒企业,如习酒、郎酒、国台酒业和金沙酒业等销售规模也快速提升。以郎酒和国台酒业为例,2018年和2019年,郎酒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34%和240%,同期国台酒业营收增速分别为105%和60%。

  “据我了解,在这一轮酱酒热潮下,不仅仅是酱酒龙头企业,近一两年,凡是有基酒生产能力的中小酱酒企业,日子都过得挺滋润的。”白酒专家万兴贵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即使今年暴发疫情,对国内酱酒企业的影响也不大。他还用“一枝独秀”来形容当前的酱酒市场。

  今年一季度,贵州茅台营收增长约12.5%,净利润增长约16.7%。习酒今年前75天的利润同比增长56%;金沙酒业今年一季度销售收入同比增长了68%。业绩持续向好的背景下,国台酒业、郎酒相继于今年上半年宣布冲刺IPO。

  “酱酒行业景气仍在途中。”今年6月,中泰证券在研报中表示。“酱酒热”持续下,不少酱酒企业仍在扩大市场拓展和招商力度。林向筹划的2020(第四届)中酒展预计将于8月8日~8月10日在青岛举办。“今年确认参加中酒展的酱酒企业超过200家,占比大幅提升超过33%。”林向透露。

  更多洋酒商转头卖酱酒

  疫情下,酱酒热火热程度不减,让越来越多的经销商看到了其中的商机。“现在,更多洋酒的经销商开始转向做酱酒了,尤其是广东等地方最为明显。”据万兴贵透露,在部分地区,原来的洋酒经销商甚至成为了酱酒的主要销售渠道之一。

  而分析背后原因,一方面是酱酒历来较高的渠道利润。以茅台为例,针对经销商群体,茅台酒出厂价为969元/瓶,官方终端定价1499元/瓶,这意味着有50%以上的渠道利润。而实际上,茅台酒目前的批价均在2400元/瓶以上。

  其他酱酒企业诸如郎酒、习酒、国台酒业的渠道利润也都不错。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全国酱香型白酒完成销售收入约1350亿元,实现利润约550亿元,均同比增长超过20%,以占全国7%的产能实现了20%的营收和42%的净利润。

  酱酒较高的渠道利润是吸引越来越多经销商入局的重要因素。在不久前召开的泸州老窖(000568,股吧)股东大会上,公司总经理林锋也对外表示:“酱香酒能贡献渠道利润,渠道对‘酱酒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此外记者注意到,以茅台为代表的酱酒头部企业,招商门槛越来越高。目前,针对茅台酒等强势品牌,茅台已基本停招经销商,更多的是招零售、百货类等直销渠道商。“要成为茅台、郎酒、习酒等酱酒企业的经销商,门槛越来越高。这也让一部分人争先恐后,加速转投做酱酒。”万兴贵表示。

  为何洋酒经销商或其他酒类经销商更多开始转头卖酱酒?这在很大程度上也与近两年国内洋酒、葡萄酒行业市场低迷有关,疫情又使整个行业“雪上加霜”,有葡萄酒企老板就把疫情称之为“严峻的生死考验”。今年一季度,国内葡萄酒龙头张裕A的营收下滑约52%,净利润下滑约49%;而同期,通葡股份(600365,股吧)、莫高股份(600543,股吧)、ST威龙、ST中葡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47.7%、-159.3%、-344.6%、-391.3%。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