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酱酒“黄金时代”新机遇!

  原标题:利润占比超40%,寻找酱酒“黄金时代”新机遇!

  酱酒热是事实,更是趋势!

  2018年全国酱香型白酒产量在全国白酒总产量中占比约为5%,营收却占到了15%,利润占比则超过了30%。而在去年,酱香白酒以占行业7%的产量,完成了行业21.3%的营业收入,实现了行业42.7%的利润总额。

  激增的利润占比似乎在昭示一个事实:如日中天的酱香酒,正在迎来黄金时代!火热的趋势、高额的利润,让酒业内外趋之若鹜。一时间,无数品牌、资本涌向赤水河流域等主要酱酒产区。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数据显示,2019年以茅台、郎酒、习酒、国台、金沙、珍酒、钓鱼台为代表的赤水河流域的酱香酒企业合计营收1260.1亿元,占全国酱酒销售的92%,赤水河流域的酱香酒品牌基本包圆了全部酱香酒市场。

  所以眼下酱酒热也衍生出一个问题:在资源如此集中的情况下,哪些酱酒还有机会?

  从目前来看,这一问题的答案似乎聚焦于三个要素:品牌+品质+资金实力。

  众所周知,酱酒热并非香型之争的结果,而是品牌之争的产物。对于整个白酒市场是如此,在酱香阵营内部也同样如此。拥有品牌才能缩短消费者教育时间从而更快占领市场。目前来看,头部品牌基本占据了酱酒中高端价格带,利用自身的品牌背书,借助酱酒热这股浪潮,打透定位市场。

  优秀的品牌力必然有优质的品质作为核心支撑。优质酱香酒对于原料、环境、生产工艺等都有着严苛的要求,且生产周期长。甚至有行业人士表示,从酿造产地角度来看,酱酒90%的产能必须依赖赤水河流域独特的水土、气候等产区环境,尤其茅台镇的昼夜温差、空气湿度、微生物等条件均具有不可复制性。

  品牌认可度、美誉度的打造以及生产的大投入,必然对参与酱酒市场角逐的玩家提出了资金实力方面的要求。

  诚然,想要做好一瓶酱酒,参与玩家付出不菲。然而,大热之下,尚未规范的酱香酒市场总有“野蛮生长”的空间,这也给了一众闻风而动的投机者以机会。近期,相关部门也纷纷出台政策,惩治酱酒市场“散、小、乱”等不规范现象。

  毫无疑问,政策规范的强势介入,给急速奔跑的“酱香快车”划下跑道,未来参与竞赛的玩家有了更高的准入门槛,有实力的玩家才有希望在这条赛道上赢得胜利。

  文章来源:微酒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