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能否重塑葡萄酒赛道?

  新冠疫情改变了全球的经济,也给持续多年的全球化进程按下暂停键。

  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1

  三个发展阶段蕴含不同机遇

  纵观中国葡萄酒市场的发展历程,如果以全球化为标志,可以分为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阶段,2006年以前,内循环为主的国产大品牌主导阶段。当时进口葡萄酒在国内市场销售额占比不足10%,局限于沿海地区和特定渠道。

  第二阶段,2006-2019年,进口葡萄酒开始加速进入中国市场,渗透进各个渠道,并形成了一些知名品牌,中国市场成为全球市场的组成部分。

  第三阶段,2020年为分水岭,国际经贸环境巨变,部分进口葡萄酒受关税政策影响市场占比下降。中国葡萄酒企业在政策扶持下开始发力,国内市场内循环色彩加深。

  但是,国家提出“内循环”,出台系列扶持政策,并不意味中国葡萄酒企业就可以躺赢。

  部分国家的进口葡萄酒依然可以正常进口,智利、新西兰和格鲁吉亚还享受零关税的政策。这些国家有一些品牌还准备在中国市场加大投入。

  机会是留给选择正确赛道并以正确姿势奔跑的企业。Content 1

  2

  破解国产精品葡萄酒的困境要从根子入手

  作为曾经留学法国学习酿酒经历并从事进口葡萄酒营运的大商,张言志在2017年就开始在国产精品葡萄酒的赛道上布局了。

  张言志在宁夏建立的西鸽酒庄起步就和国际名庄看齐,不管是老藤葡萄园还是酿酒设备可谓天时地利俱全。

  而软件上的比拼却是被很多同行所忽略。而在张言志眼中,软件是由很多理念和方法组成,包括他经常提的“庄主精神”,以及“自产园、真年份”和“性价比”。

  所谓庄主精神更多的是一种长期主义,反映在产品品质的苛求上,也摆脱了过去中国精品酒庄的老板团购模式。

  中国葡萄酒在这几年间得到了太多的国际专业比赛的大奖,国外葡萄酒专家对中国葡萄酒的认可也被广泛宣传。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中国消费者对于中国葡萄酒的品质认知尚未发生改变,酸、涩、便宜,如果要对中国葡萄酒认知进行街头采访,这可能是最集中的几个答案。

  破解这个难题,张言志打出了两张牌。

  第一张牌,“自产园、真年份”。今年8月底的采摘季前,西鸽酒庄发布了2018年采收报告,把当年的葡萄酒生产过程,产量以及产地的天气包括自然灾害都公之于众。特别是天气资料是公开客观的数据,酒庄无法编造,而这些因素和葡萄品质息息相关。此举在于主动接受消费者监督,和他们建立信任关系,改变他们对国产葡萄酒的印象。

  “西鸽酒庄的产品全部来自于自产葡萄园,而为了很好地让消费者了解到这个点,我们特意将其中一个产品系列——玉鸽单一园的酒标背标上印上了葡萄园的地图定位,表明单一葡萄园的真实性。”张言志透露。

  第二张牌,性价比。这个性价比不是关起门来的比较,是和国际品牌对标的性价比。

  “我们把价格定得很低,低到很多合作伙伴都不理解,很多经销商都是很专业的,这个酒他们一喝,心里就会有对标的产品。他们的逻辑也是对的,觉得这个酒值这个价,然后我们把价格定得高一点,双方的利润都更可观。这个逻辑我理解,但是在这个之上,我有一个更大的逻辑,那就是只有把中国葡萄酒整个市场做大了,我们未来的空间才更大,而用更亲民的价格,首先让消费者了解到中国葡萄酒今天的高品质,才有机会重新打开市场的大门。”张言志称。

  正是因为坚持独特的经营理念,再凭借振兴贺兰山葡萄酒的政策东风,西鸽贺兰红N50上市10个月即售罄,全国经销商签约今年5月达到2.99亿元。

  文章来源:葡萄酒商业观察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