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换帅:李保芳同志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一则茅台集团换帅的新闻引爆3月3日的夜晚,先是行业媒体酒业家曝出传闻,随后贵州茅台迅速于当晚发出公告回应换帅传闻。公告称根据贵州省人民政府相关文件,推荐高卫东同志为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人选,建议李保芳同志不再担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并将在董事会、股东大会对上述职务调整审议通过后生效。

  高卫东是谁?李保芳为何突然卸任?

Content 1

  人路:清“毒瘤”

  李保芳卸任的突然,来的也突然。

  早在2015年8月李保芳从贵州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位置上卸任走入茅台,而此前茅台的掌门人都来自茅台酒厂内部提拔,这一次“空降”颇为值得玩味。

  但当时间往后推移,不难看出这次“空降”事出有因。

  近三年后,2018年5月袁仁国不再担任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职务。

  仅一年后,2019年5月,据贵州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经中共贵州省委批准,贵州省纪委省监委对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董事长、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袁仁国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经查,“袁仁国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将茅台酒经营权作为拉拢关系、利益交换的工具,进行政治攀附,捞取政治资本;大搞权权、权钱交易,大肆为不法经销商违规从事茅台酒经营提供便利,严重破坏茅台酒营销环境;大搞“家族式腐败”;转移赃款赃物,与他人串供,对抗组织审查。

  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

  违反廉洁纪律,违规从事营利活动,非法获取巨额利益;大搞权色、钱色交易。

  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作为当时市值接近贵州省全省GDP的地方龙头国资企业,出现这样的问题,无疑对当地经济发展将起到严重的负面影响。

  同年5月,茅台集团电商公司原董事长聂永被捕。

  6月,总会计师李静仁上任茅台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总经理,代行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职责。

  随后2019年8月至年底,茅台集团原副总经理高守洪;茅台集团原总经理刘自力;茅台电商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肖华;贵州茅台原总经理助理、茅台酒销售公司党委原副书记、原总经理马玉鹏;甚至已经退休四年的原副总经理、分管市场销售工作兼任销售公司董事长的杜光义也相继落马;王崇琳成为另一位落马的销售公司董事长,光销售公司董事长就落马两位。

  历史的问题终究没有交给历史,未来的问题还需要继续解决。

  2020年2月茅台宣布人事任免调整,万波、张家齐、李明灿三位副总职务被免去,涂华彬和王晓维被推荐为副总经理人选。

  有业内人士认为,2018年以来茅台正对原有的“派系”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和重塑,以李保芳和总经理李静仁为首的新领导层格局已经形成,茅台的主要人事换防已进行下半场。

  从历史问题到未来的问题,从2015年李保芳突击空降至今,总算完成了对茅台高管们的一次次“蒸馏”提纯。净化茅台的同时,更为贵州省的经济净化起到了表率作用。

  人路:疏导舆情

  腐败问题是老百姓恨之入骨的问题,只要哪个企业出现了这种害群之马,会影响企业员工的进取心,甚至在全社会产生非常大的负面影响。

  近年来,茅台的负面舆情基本围绕着高层腐败,长期下来必然导致公众对企业的品牌感受大打折扣。

  有效的引导和应对策略对于遏制不良舆情的滋生和发展,具有直接和明显的作用。

  2019年3月底,茅台集团举行了全国各大中央媒体、商业媒体座谈会。有财经媒体指出近几年来茅台股价持续稳定上涨,却从不拆股,在分红比例上相比全球酒企龙头帝亚吉欧也少很多。

  时任董事长李保芳对此问题的解释是,1、现在形势好,分红多了,将来形势变化了,分红变少甚至不分红,容易引发投资者不满;2、茅台是国企性质,要保住国有资产不能流失。

  其实媒体座谈会很容易开成“神仙会”,但这次还是将市场上潜在的负面舆情在内部得到了消化,这种直面沟通的方式也对负面舆情起到了很好的引导作用。

  正所谓有来有往,北京作为中国媒体最集中的地区,同年6月李保芳率队来到北京,相继拜访人民日报社、新华社、凤凰卫视、新浪网易等诸多权威媒体平台。

  在企业的日常舆情监测中,建立有效的参与社会沟通机制,主动回应社会关切、回答公众疑问,充分把握和娴熟运用话语权,这样能维护企业的公信力,树立良好的企业形象。

  对于贵州省这样的内陆省份,茅台这种开放的态度无形也对贵州省的品牌起到了良性作用。

  酒路:放弃“国酒”

  “国酒”茅台在老百姓心中的品牌影响已有数十年,但进入市场经济法制社会开始,茅台集团从2001年9月初次提交“国酒茅台”商标注册申请之日起,已有18年之久。2019年6月,时任董事长李保芳正式宣布,“国酒茅台”商标将于6月30日起停用,茅台与“国酒”之间的微妙关联将由此划上句号。

  2006至2010年间茅台多次提交“国酒茅台”商标申请,前几次均无功而返,最后一次却获得初审通过。2012年商标局发布公告后,同行业其他酒厂纷纷表示不满,向商标局提出异议申请。

  根据2015修订《广告法》,明确规定不能使用”国“字等词作为广告营销,最终商标局于2016年12月26日下发了不予”国酒茅台“的注册公告。

  2018年8月茅台就向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发去了致歉声明,如下:

  关于申请撤回“国酒茅台”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起诉的声明

  2018年5月25日,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根据有关法律法规,结合行业及相关方意见,在深入细致调查论证的基础上,对我公司提出的“国酒茅台”商标注册申请,复审决定“不予注册”。

  “国酒茅台”商标注册申请,已历时十多年。对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复审决定,我们充分尊重,也乐于接受。日前因内部工作衔接问题递交的诉讼申请,公司决定依法向北京市知识产权法院申请撤回,并谨此向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及各相关方表示诚挚歉意。

  茅台能有今天的良好发展局面,离不开党和国家、业界同行、媒体和广大消费者的信任与支持。历经多年发展,茅台品牌已经深入人心,品质与品牌被广泛认同,企业影响力正向国际市场延伸。特此向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各兄弟企业和社会各方表示由衷感谢。

  茅台将继续感恩前行,一如继往、一心一意做好产品,以过硬的产品品质、温情的品牌服务回馈社会。我们也将继续秉持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与广大兄弟企业和衷共济、同心携手,尽心尽力维护好白酒行业来之不易的竞合发展生态,维护好数代茅台人铸就的良好发展局面,努力推动白酒行业不断向好。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18年8月13日

  人生有舍才有得,企业也是。舍弃的是“国酒”,得到的却是仍属于贵州的茅台酒。

  酒路:市值万亿、股价千元的意义

  或许是“国酒”成就了茅台、或许是品质成就了茅台,至少新中国成立以来带“国”字之中,茅台是为数不多几十年如一日的深入人心的国企品牌。

  自2001年上市以来,茅台的股价表现呈现稳步抬升,首次破百、二百、三百……其实中国A股市场的第一高价股一直在变,唯一不变的就是每当一个第一高价股陨落后,茅台依旧还在。

  直至2019年茅台终于完成市值万亿、股价千元的历史之举。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持有茅台的基金高达1251家,新进基金144家,加仓233家,减仓585家,退出276家,总持股市值高达645亿元。

  未来的茅台市值会如何?股价会如何?还需要交给未来。

  至少这20年间茅台通过在资本市场上获得的市值+股价红利,不仅回馈了长期投资者,并成为1.6亿股民心中的股票第一品牌,在成为中国第一后,也扬名了世界,为自己的国际化之路打好了最廉洁的品牌铺垫。

  市值与股价双飞在资本市场是盈利,在品牌层面将会产生间接性的裂变效应。在这个过程中配合讲述产品稀缺性的优势才更有说服力,从而进一步推高产品市场价格,更让消费者对贵州的神秘充满向往。

  高速路:茅台与交通的“化学反应”

  贵州省人民政府推荐年仅48岁的高卫东为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长人选。

  履新茅台前的高卫东近三年一直主事贵州省交通厅,这样的“空降”比当年李保芳更值得玩味。

  贵州省位于我国西南中心腹地,东毗湖南省、南临广西省、西连云南省、北接四川省和重庆市,是我国西南陆路重要交通枢纽,具有承东启西的重要地位。

  从地图上看会发现贵州“巧妙”的躲开了各大发达省市,且由于地貌属于中国西南部高原山地,境内地势西高东低,自中部向北、东、南三面倾斜,平均海拔在1100米左右,全省地貌可概括分为:高原、山地、丘陵和盆地四种基本类型,高原山地居多,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支撑的省份。

  在借助优势地形产好酒的同时,贵州也成为交通不便、扶贫重点的省份。

  近年来,贵州省基建投资活跃,2018年贵州省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5.8%,增速居全国所有省份第一。

  2007年贵州的公路里程是12.88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仅仅只有926公里,但是到了2018年,贵州公路里程已经增加到了19.69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里程更是增加到了6453公里。

  2019年12月30日,贵州平塘至罗甸高速公路通车仪式在世界第一混凝土高塔桥——平塘特大桥上举行,并宣布:12月31日23:59分,平罗高速正式通车营运。

  截至2019年底,贵州省高速公路里程突破7000公里, 在全国的排名达到第4位,西部第2位、综合密度全国第1位 。贵州还是(西南)和全国十大高铁中心,排在全国第九、西部第一。

  但大搞基建的背后,据国盛证券统计,贵州省2018年城投有息负债余额高达6680亿元,按照6%对利息成本,每年光利息支出就约400亿元。

  所以才有了贵州茅台向贵州国资无偿划转4%股份,按照12月30日收盘价来计算,贵州省将获得近600亿元现金,可以覆盖贵州城投债一年半的债务利息。

  城投是地方政府用来调节微观经济的工具,对于欠发达地区在基础设施(交通为主)投资方面将发挥稳定器的作用,此举也为其他交通先天条件不足、历史债务较高的地区给出了新的解决思路。

  基建设施的完善,加上茅台酒热的催化作用,2012至2018年,贵州省旅游人数从2.14亿人次暴增三倍至9.69亿人次。2018年贵州旅游总收入超过8000亿元,全国排名第六,跨入旅游大省行列。

  交通逐步便利后,茅台酒与旅游为贵州省经济带来了丰厚的经济红利,但也陷入了高额的负债。尤其2020年初疫情以来,损失最严重的当属旅游,这样的损失无疑给贵州省高额的债务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高卫东的到来无疑可以做好现金流雄厚的茅台与贵州省经济全局的协调人,让贵州省轻装上阵继续做好高铁、高速等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让贵州省在茅台酒、旅游、矿产等诸多行业多点开花,实现经济上的“弯道超车”。

  来源于酒界风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