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60天后,省酒变局正在发生

  当疫情逐渐走向尾声,销售返潮随之而来,又将涌现出一批怎样的省酒经营样本?

  1月21日,央视主持人白岩松与钟南山院士进行第一次视频连线,新冠疫情由此为更多人所熟知。

  全国工商业的停产停工,也几乎与之同时发生。

  时隔两个月,疫情在全国范围内得到有效控制。以贵州为例,至二月中旬,省内多地工商业已率先复产复工,其中包括茅台、国台等黔酒企业。而今,随着全国范围内的疫情形势逐渐向好,据不完全统计,近半数以上酒企都已正常复工。

  作为酒业发展的中坚力量,从疫情全面爆发到得到进一步控制,60余天的时间里,省酒的变化尤为明显。当疫情逐渐走向尾声,销售返潮随之而来,又将涌现出一批怎样的省酒经营样本?

  湖北难,鄂酒难?

  即便深处漩涡中心,但湖北酒企们的步伐,却丝毫未曾松懈。

  仅是抗疫捐赠方面,湖北酒企就使出了十足力度。据统计,截至目前,共有劲牌、白云边、稻花香、黄鹤楼、枝江、石花、楚园春等多家鄂酒品牌参与捐款捐物,仅劲牌公司用于抗击本次新冠疫情的款物就达1.17亿元。

  “危机倒逼企业,把不敢干、不想干的事情做下去。”在2月7日第一期《云酒夜话》线上直播中,劲牌有限公司副总裁李晖谈起了劲牌在疫情和后疫情期间的思路和布局:湖北的疫情局面最为严峻,渠道销售在此过程中遭受大幅减弱,但以劲牌为主,湖北酒类行业通过新模式对市场展开渠道自救,其表现及收获的成效同样值得肯定。

  据了解,2月中旬,劲牌方面已面向武汉市场发布“社区团长招募”,开放中国劲酒、金标劲酒、劲酒A1、金眠酒等保健酒系列产品,以及毛铺苦荞酒、毛铺酱酒、毛铺老酒和毛铺特曲等健康白酒系列产品的运营权。

  劲牌公布的招募要求显示,成为“社区团长”年龄需要在20-50岁之间,拥有1个不少于100人的微信业主群;能够结合推广要求,定期推送线上推广信息;有一定的配送能力,并能够负责团内一定的售后服务和咨询解答。

  作为劲牌的大本营市场,受疫情影响,武汉的劲牌销售至年后已呈现停滞状态。李晖曾表示,劲牌公司一方面通过调整战略加以应对,化解困难,一方面要借此机会改革升级,实现自我突破与超越,这其中便包括优化营销模式,加快“BC一体化”。

  紧急作出策略调整,快速付诸实施,劲牌速度足以证明湖北酒企对疫情抗击,恢复产销的决心与信心,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从相关渠道获悉,劲牌之外,稻花香营销公司早在大年初六便展开视频电话会议,部署安排节后重点营销工作,并密切关注动销与库存、消费走势,筹措材料供应、保障后台服务高效运行。石花酒业等也在此期间开展线上培训,市场调研及线上营销会议等,为正式复工做准备。

  随着湖北其他地区的疫情得到全面控制,企业复工复产也在有序推进当中,白云边、黄鹤楼咸宁公司等均宣布在3月10日前后复工。最新消息显示,稻花香也在3月10日正式复工复产。

  有行业专家认为,此次疫情中,湖北酒企所承受的压力空前巨大,渠道上所遭受的冲击也大于其他省份企业。不过,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尾声,湖北企业进入大面积复工复产,消费者因为疫情而产生的湖北消费情结,市场对鄂酒的接受程度将在未来长时间内得到一定程度提高,而劲牌等企业在疫情抗击中的积极表现,也将为品牌的疫后销售加分不少。

  线上动作频频,省酒车速不减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月14日,今年以来白酒指数(申万)由41413点下滑6.1%至38895点,同期沪深300指数下降4.75%,从股指的跌幅来看,以白酒为代表的可选消费,其所遭受的影响显而易见。

  有业内人士指出,从影响幅度看,由于春节旺季消费量一般占白酒企业一季度销售的40%左右,而一季度消费量占全年销量的35%,因此预计此次疫情将影响白酒企业全年收入的15%左右,一线品牌和高端白酒的影响小。这也意味着主流品牌之外,酒业大军的生存发展将遭受不同程度冲击。

  放眼湖北以外的省酒企业,生产复工和销售复工的节奏同样紧锣密鼓,线下渠道的失灵,让部分企业加快线上布局,国台和金沙便是其中代表。

  云酒头条(微信号:云酒头条)从国台方面获悉,至2月13日全面复产复工以来,国台一方面稳保日常生产,另一方面,也在线上连开19场会议。

  2月22日,国台酒业召开全国经销商千人视频大会,划定抗疫、扶商等工作主基调,并随后启动线上春交会“1611”工程。3月8日启动大会后,国台更是在3月15日的云酒直播·超级发布上,推出新品第二代国台国标酒(2015年酿造)。在年度目标不变的前提下,蓄力疫情期,发力疫后销售,国台的线上直播活动,为品牌力的再度扩容壮大了声势。

  于大年初六开启线上办公,2月10日率先复工地产,金沙酒业也在紧锣密鼓地开展复产复工工作。2月11日,金沙召开线上抗疫专家研讨会,与产业顾问、行业媒体及产销人员一道,共商特殊时期金沙发展。

  3月9日,2020金沙酒业全国经销商大会也转至线上举行,超过1.5万人参会,会上,金沙方面确定2020年销售目标24亿元,并亮出七位一体、股权激励等新战法。据悉,今年1-2月,金沙已完成销售额5.6亿元,提前完成既定目标,整体战略的推进得当和调整得当,已预示金沙稳定实现全年目标的曙光。

  贵州之外,作为豫酒龙头的仰韶,也在销售布局上亮出大招,除常规线上培训和营销会议,仰韶方面还牵手京东酒世界、有赞商城、淘宝、苏宁pop等线上渠道平台,进行小程序开发,深化线上合作,深耕渠道布局。疫情期间,仰韶还在今日头条、抖音及朋友圈等主流线上平台开展“仰韶彩陶坊杯2020年云喝酒挑战赛”,获得50余家媒体聚焦报道,累计活动浏览量接近50万。

  “危机的另一层含义等于危中寻机,谁先上车谁就占得起手。”正如一位不愿具名的酒类资深人士所言,省酒是遭受冲击的主体,但省酒也是这场销售空窗的颠覆者,意识层面和战略层面的突破即是穿越,而穿越即是成功。

  60天后,省酒变局正在发生

  除了上述提到的三家代表性省酒企业,像李渡、景芝等企业也通过先期布局的云店模式等,在疫情期间转化销售,为疫后的销售反攻做足准备,而四川的潭酒也在各大行业媒体上密集发声,通过BC一体化,完成潭酒的渠道销售革新。

  “一季度销售遭遇空窗,而二季度作为传统的销售淡季,企业上半年所背负的经营压力极大。”云酒·中国酒业品牌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左右脑策略咨询机构总经理权图表示,疫情冲击下,品牌基础相对薄弱的企业将加速淘汰。“战略执行是否得当,也将直接关系到疫情后省酒的竞争格局。”

  同样是60天,对于企业而言,是一场蜕变,也是省酒竞争所面临的一次分水岭。现有省酒完成由地方品牌向全国品牌的跨越是可能之一,有人升级自然有人补位,一场寒冬,也可能是省内酒企品牌生态换血的一次机会。

  疫情终将过去,销售回暖指日可待,而当一切归于平静,希望看到省酒发展的稳定,也希望看到省酒的整体演进中能有新的变局。

  文章来源:云酒头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