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行业首份财报公布:金徽酒近两年净利润为何止步不前

  3月31日,白酒行业首份财报公布,立志成为“西北王”的金徽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徽酒)2019年净利润增速远低于营收增速。实际上,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的净利润增速陡然下滑。金徽酒净利润为何几乎止步不前?


  多产品毛利率下滑


  3月31日,金徽酒公布了2019年的成绩单。数据显示,2019年该公司实现营收16.34亿元,同比增长11.76%;实现净利润2.71亿元,同比微增4.64%。显然,相比于营收增幅,该公司的净利润增幅明显较小,而这主要归因于金徽酒营业成本增加。数据显示,2019年金徽酒的营业成本为6.42亿元,同比增加16.43%,大于11.76%的营收增幅。


  正因为如此,金徽酒2019年的毛利率也出现下滑。数据显示,2019年该公司的毛利率为60.7%,同比减少了1.6个百分点。其中,高档酒毛利率为67.88%,同比减少了1.8个百分点,中档酒毛利率为57.69%,同比减少了1.95个百分点,低档酒毛利率为14.3%,同比减少了17.98个百分点。


  对此,金徽酒内部相关负责人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公司毛利率下滑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中低档产品采用品鉴赠饮等方式加大市场投入,导致中低档酒毛利微降;二是高档酒产品内部结构调整,100-200元之间的产品在百元以上的高档酒中占比有所增加,导致高档酒毛利微降;三是公司持续加大西北其他地区的市场投入,导致销售费用增加。


  净利润几乎停滞不前


  实际上,金徽酒近两年的净利润几乎停滞不前。数据显示,2015-2019年,金徽酒营收增幅分别为16.74%、8.02%、4.35%、9.72%、11.76%,而同期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2.95%、33.81%、14.02%、2.24%、4.64%。前者实现了“V”型反转,而后者几乎是一路走低。


  据悉,立志成为“西北王”的金徽酒曾有过自己的高光时刻。2007-2016年,金徽酒营收从8000多万元跨越至12.77亿元,营收增长超过15倍。2017年一场数据造假质疑风波将金徽酒打入谷底,近两三年金徽酒的净利润几乎止步不前。


  白酒行业专家刘晓威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近几年随着大众消费能力的提升,白酒主流价格带有所提升,而金徽酒的产品无法跟上这一消费趋势,自然会被消费者抛弃。此外,2018年以来,白酒行业的挤压式竞争已经从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之间延伸至上市公司之间,这对金徽酒造成不小的冲击。


  转型并不顺利


  金徽酒同时也在谋求转型。据悉,2018年金徽酒提出“二次创业”,还披露了《五年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9-2023)》,计划至2023年实现营收30亿元、净利润6亿元的目标。金徽酒甚至与九名核心管理团队成员签订了《业绩目标及奖惩方案协议》。此外,为了实现2023年的业绩目标,金徽酒不断进行产品升级,并提出了区域化扩张的战略。


  然而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金徽酒高档、中档、低档白酒收入同比增幅分别为24.19%、-10.89%、14.85%,主力产品中档白酒收入大幅减少。2019年全年,金徽酒高档、中档、低档白酒收入同比增幅分别为26.42%、2.93%、-20.33%,中低档白酒收入出现增长停滞甚至下滑,高档白酒收入实现增长,但库存量同比增长21.95%。


  对此,刘晓威对中国商报记者坦言,金徽酒产品结构转型并不顺利,其高端产品品牌认可度不够,加上其大本营在甘肃南部,毗邻四川,受高端川酒的影响较大,金徽酒自身的高端产品很难实现增长,其低端产品本身又出现“失守”。此外,金徽酒发力高端市场投入不菲,也影响了公司的盈利能力。


  来源:中国商报/中国商网(记者周子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