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板块受挫的海银系将箭头指向了白酒行业

  “海银的白酒梦想是计划用5年时间做到行业第五。”实现这一梦想,需要投资至少100亿元。

  而就在近日,海银却被爆出存在资金问题。

  有知情人士爆料称“海银系”旗下平台海银财富计划裁员,裁员人数将达三分之一。消息称,此举旨在优化公司人员结构。

  虽然海银财富回应情况并不属实,并表示目前公司前、中、后台人员流动率处于正常平稳状态,团队稳定,没有大流失率的现象发生。但有白酒行业的人士分析,海银需要在白酒产业投入大量的资金,且金融行业正处于去杠杆时期,此时的资金压力可想而知。

Content 1

  近年来,稳健增长的酒业逐渐变成资本追捧的焦点,作为资本入局的代表之一,海银究竟能在白酒行业走多远?

  金融板块去杠杆,海银日子有点难?

  2016年下半年开始,“金融行业去杠杆”即成为监管部门重点任务之一。伴随着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和利率调整,“海银系”此前的金融产业布局,也频频出现危机。

  “海银系”这三个字在金融领域和白酒领域都并不陌生,其代表着以韩宏伟、韩啸父子为主要控制人的公司群。

  据企查查显示,韩宏伟目前实际控制135家企业,主要包括海银集团、豫商集团、豫商典当等;韩啸实际控制226家企业,其中以五牛基金为主;韩宏伟妻子家族成员王滇主要控制银临金融。加之被其余宗亲控制的公司群,市场将其统称为“海银系”。

  2014年前后,韩宏伟、韩啸父子在A股市场连续凶猛举牌天目药业、东方银星、ST岩石等上市公司。如今,在其举牌的公司中,有两家卷入内幕交易。

  其中,2014年在举牌东方银星过程中,重庆市公安局曾对豫商集团以涉嫌泄露内幕信息罪、王沛(韩宏伟妻子)等人涉嫌内幕交易罪立案侦查;2019年4月初,上海证监局开出内幕交易罚单,对违规交易“ST岩石”的牛散张绍波,没一罚三开出超1.03亿元的罚单,并认定韩啸是内幕信息所涉收购事项的主要决策者。

  事实上,近年来,海银在金融板块的发展屡屡受挫,韩氏父子的民间借贷纠纷甚多。企查查显示,韩宏伟周边风险701例,韩啸周边风险664例,其中仅韩啸便有相当数量的民间借贷纠纷。

  再看其控股公司的发展,从2018年起,作为海银系旗下重要的P2P平台,海银会已出现停摆现象,官网及微信已长时间停更。有工作人员透露,从2018年5月份起,公司就没有再发产品,目前该平台已经停摆。

  此外,海银系多家公司官网也出现异常。其中,豫商集团官网中集团及行业新闻已全部删除,银领金融官网消息停留在2017年9月,五牛基金官网最新内容停留在2017年11月。

  基于海银系旗下公司的各种表现,有金融行业人士分析,在金融行业去杠杆以后,海银系庞大的公司群明显收缩,金融板块整体发展不理想。

  瞄准白酒,海银的下一个增长点?

  在金融板块受挫的海银系将箭头指向了白酒行业。

  早在2018年初,有媒体报道,海银集团拟用5年时间,在遵义投资500亿元,打造集现代化、智能化、酒旅一体化的10万吨酱香型白酒产业园,同时将并购数家遵义白酒产业,并购企业总产能将达5万吨。

  进入白酒领域后,海银系曾大量收购酒企。2018年初,海银集团收购贵州仁怀市酒坊酒业有限公司,后更名为贵酿酒业;2019年8月,五牛基金拟收购贵州高酱酒业有限公司;2019年10月,存硕实业收购江西章贡酒业有限责任公司。

Content 2

  ▲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股权穿透图(放大可查看详细内容)

  根据企查查显示,上市公司ST岩石已将公司名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对外投资的酒类公司包括上海军酒有限公司,贵州贵酒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及与贵酒相关联的三家企业。前述在酒业展开投资并购的存硕实业和五牛基金,同时也是上海贵酒股份的两大股东。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贵酒集团也属于海银系,并与上海贵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国贵酒集团公开信息显示,其总部位于上海陆家嘴,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创新型白酒产业集团。

  海银系再就业的扩张步伐,正预示着在白酒行业大战一场的雄心。

  海银的白酒路有多长?

  那么,海银能在白酒行业走多远呢?

  在2019年半年报中ST岩石表示,公司旗下白酒销售业务实现营收246.26万元。2019年11月12日,公司再度发布公告,预计将从关联方贵州贵酿酒业销售有限公司购买2亿元白酒。

  目前来看,海银似乎并没有在白酒行业有突出的表现,但业内分析,白酒行业属于长期投入,短期内无法有高回报的行业,因此海银未来的业绩仍有待观察。

  同时,白酒作为贵州的主要经济支柱产业,在政策扶持方面得到了贵州省政府极大的支持。此前,贵州省政府办公厅也印发了《贵州省推动白酒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实施意见》,提出强化融资保障和财税支持。

  此外,贵州省还要求茅台充分发挥品牌优势,带动全省白酒产业和相关配套产业加快发展,打造世界级酱香型白酒产业集群。除茅台外,习酒、国台等第二梯队正在快速崛起,为更多的贵州酒企提供了新赛道的冲刺机会。

  另据了解,近几个月,中国贵酒集团也在频频发力。去年年底,JLL仲量联行、云驰科技、蓝海科技、泰然保险代理公司、上海贝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金筏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等多位企业和机构代表一行到访中国贵酒集团;随后,中国贵酒集团与上海奉贤区西渡街道办事处签署中国贵酒集团名酒产研综合基地项目落地意向书;今年3月8日,中国贵酒集团有限公司及旗下产品在京东商城进行回赠活动。

  可以见得,在高端圈层资源和线上,中国贵酒集团都有动作,进一步发力酒业。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资本进入白酒战场并不鲜见,但没有运作经验的资方大多都在最后铩羽而归,娃哈哈、维维股份、海航集团等都已先后淡出白酒行业。当下,虽然正值酱酒热的风口,但消费者对酱酒的选择正日益理性化,品质成为竞争的主导因素,加之塑造新品牌还需要前期大量的投入,海银的白酒之路还稍显漫长。

  “海银系”的“饮酒”路还能走多远,你怎么看?文末留言等你分享!


  来源:文|云酒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