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向彬:打造一个让中国酒庄在世界上站得住脚的品牌

  忘了是什么时间看到的什么书,讲到了沟通视窗中的四象限,大概意思就是人对自己的认知有四种情况,分为“自己知道别人也知道的、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的、自己不知道别人知道的、自己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的四种象限。记忆最深刻的是“自己不知道别人也不知道”的盲点象限,由此启发还思考了很久,却最终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也就不了之了。

  近段时间闭门不出,就一直在考虑疫情期结束后如何迅速开展工作,近似隔离的状态也给了自己更多的读书时间。

  有一天看到了鲁迅先生的文章《世故三昧》中的一段话:“倘说中国现在正如唐虞盛世,却又未免是‘世故’之谈。耳闻目睹的不算,单是看看报章,也就可以知道社会上有多少不平,人们有多少冤抑。但对于这些事,除了有时或有同业,同乡,同族的人们来说几句呼吁的话之外,利害无关的人的义愤的声音,我们是很少听到的。这很分明,是大家不开口;或者以为和自己不相干;或者连’以为和自己不相干’的意思也全没有。’世故’深到不自觉其’深于世故’,这才真是’深于世故’的了。这是中国处世法的精义中的精义。”

  “世故”深到不自觉其“深于世故”,这才真是“深于世故”的了。这句话仿佛醍醐灌顶,让我想到即便我们永远无法发现我们自己的盲点象限,是否在已知的象限内也存在习惯性“深于世故”的盲点呢?

Content 1

温向彬   盛唐国宾酒庄副总经理烟台盛唐国际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

  人有盲点,企业呢?一定会有盲点存在。

  那么,我们中国酒庄“深于世故”的盲点是什么呢?思考盲点对我们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命题很大,回答起来很难。所以我先想到的就是我们中国酒庄酒的目标。我想不论做任何事情,几乎所有拼搏的目标就是为了有一个清晰的未来,这个目标应该是具象化的,而不是形容起来模糊不清的。那么我们中国酒庄拼搏的未来是什么呢?

  这肯定是个问题,而且是我们认为不是问题的问题,但也是我们好像很少认真思考过的大问题,因为我们觉得答案再简单不过。

  中国酒庄的未来目标是什么呢?分析这个问题,我们不妨从简单的提问和有可能得到的答案上来剖析。

  问题1:产品层面上,我们中国酒庄产品的目标是什么?

  我要做一瓶中国顶级的好酒

  我要出一瓶国际顶级大奖的好酒

  我要做一瓶消费者喜欢的好酒

  我要做一瓶专家认可的好酒

  ……

  问题2:运营目标层面上,我们中国酒庄的目标是什么?

  我销售额要达到多少

  我增长率要达到多少

  我经销商数量达到多少

  我要做到上市

  ……

  问题3:我们中国酒庄的终极目标是什么?

  我要打造一个品牌!让中国酒庄在世界上站得住脚的品牌。

  三个问题,三种高度雷同的答案,落脚点殊途同归都会在品牌上。

  品牌是终极目标,对吗?当然对!本质上,这种人为设置的目标问题不会存在出现错误答案的可能性。

  这一点就如同我们小时候经常被大人问,“长大后干什么?”我们的回答几乎都是,“老师、科学家、大元帅等等。”这种答案永远是对的,对的原因就是这里面压根就没有错误选项。

  但是,这些答案真的完全正确?没有任何问题?

  我想真实存在的问题是:我们现阶段的行为和我们的想要达成的终极目标是否匹配?也就是说,我们实施的营销行为和我们确立的顶级品牌目标是否匹配?

  有些绕口,分几点来解释一下我的观点。

  第一点是中国酒庄的未来之自我认知问题:我们当下是谁?

  很多中国酒庄得了很多国际顶级赛事大奖,甚至有一些中国酒庄酒拿到了比名庄酒还高的高分,那么这些中国酒庄此时在全球酒庄群中位于什么层级?

  我想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用“我们可以比肩顶级品牌了吗?”这个反问问题自我拷问一下,心里就会有个计较。

  我们酒庄的获奖,就如同小学生获得奥数竞赛的奖项,不代表他目前就是数学家,也不能代表他未来一定可以成为数学家。如同,我国掌握了火箭技术、5G技术、登月技术就能证明中国属于世界强国吗?显然不是。我们是基础工业、基础科学的全面落后。

  中国酒庄要追赶的不仅仅是某个单一的因素,而是品牌力、品牌文化、历史积淀,这是一个系统工程。获奖只是某个单品,或者某几个因素获得了领先,而我们需要整体的追赶。

  产品获得大奖,这不是我们的目标结果,而是离目标近了一步而已,无论什么时候,在这一点上我们要对自己有清楚的认知。有了清楚的自我认知,才能知道我们的未来目标是不是正确的。

  第二点是中国酒庄未来之自信心建立问题。

  前几天看直播,茅台葡萄酒常务副总经理范雪梅女士提到,中国酒庄人应该有品牌自信、品质自信、文化自信、发展自信4个自信,我高度赞同这个观点。

  那么中国酒庄酒的自信心如何建立呢?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一定在科技上。

  与华为比肩的大唐通讯也拥有数量可观的专利技术,在全球市场上也是叱咤风云,只是它与华为不同的是华为的技术是建立在自家宅基地里的,大唐不是,所以有了被打击下的大唐和越挫越勇的华为。

  华为的自有技术,是它的自信来源。

  那么对我们酒庄而言,我们的核心技术是什么呢?

  我们葡萄酒人认为的“七分葡萄、三分酿造。”说明了葡萄原料的重要性。中国酒庄发展这么多年,属于我们的葡萄原料原创核心技术是什么呢?

  历数这些年来我们听过的名词:绿色食品、有机葡萄园、百年老藤、风土、自然葡萄酒、生态葡萄酒、最后上升到近乎玄学的生物动力法。

  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走的每一步都好像在学习别人。当然葡萄酒是舶来品,学习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没有思考的盲目学习不是学习,而是模仿。

  其实真正让我开始有质疑的就是目前热点的生物动力学,我查询了其中的概念:

  “生物动力学认为宇宙间的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会产生“共振”。这种关联甚至包括月亮,行星和恒星等天体。生物动力学就是追求农作物,人,地球和星体之间的共振平衡。也就是把农业放到一个整体中来看。生物动力学的历史有一个世纪之久,最初的理论是由奥地利哲学家鲁道夫·斯坦勒于1924年提出来的,也是最早的反对化学农业的运动。”

  “实现的方法之一是在质量上等的牛角中加入牛粪,在冬季埋入地下发酵。”改善土质我认为倒是有可能的,但是说与月球星星和天体共振我觉得就不怎么靠谱了。

  是的,世界上最贵的罗曼尼康帝酒园在用这个技术,我们有资格或者有能力质疑吗?我们要全部搬来实施?

  盲目崇拜,迷信权威,这真像到底是“不明觉厉”还是“皇帝的新衣”,我觉得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和判断。

  当然,如果这些百科中的概念是错误的话,我愿意为自己上述的观点道歉。

  我想说的是,我们一直学习或模仿别人,做到极致也不过是场终极的模仿秀,我们只是效颦的东施而已,永远成不了西施。

  我们有自己的葡萄种植基地,我们有国际先进的各类生产设备,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扑下身子一步一个脚印去搞我们自己的科研,逐步确立我们自己的葡萄园标准,研究我们的独有酿酒技术,创造出属于我们中国酒庄人的自信呢?

  建立自己的科学支撑体系,这是我要分享的第二个思考。

  还有多个点的思考,篇幅有限,放到下篇再和大家分享。

  未完待续。

  编辑:赵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