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公司发生重大人事变动:折射疫情下区域酒企的困境和思考

  打开白酒上市公司年报可看见,立足湖南的酒鬼酒(000799)年营收处于10亿元以上,净利润在3亿元左右。其销量和净利润正是白酒行业区域酒企的水平。

  近期,酒鬼酒公司发生重大人事变动。4月10日,内参酒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哲被任命为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管理中心总经理,全面负责酒鬼、内参、湘泉三大品牌营销工作。

  伴随着人事变动,酒鬼酒公司对整体组织架构做了调整。在经营上,酒鬼酒计划分成生产和销售两条线路推进,分属于不同领导管理;在销售层面上,将统筹运作内参酒、酒鬼酒、湘泉三大品牌;在产品层面上,酒鬼酒筹谋1年多的酒鬼酒产品线升级方案已经明确,未来预计将针对性投放。

  另外,酒鬼酒公司未来将分为几大运营中心,形成生产管理中心、销售管理中心、品牌管理中心、财务管理中心、供应链管理中心以及综合管理中心,推动组织架构扁平化。

  人事变动的背后,一场变革正在酒鬼酒身上发生。疫情之下,如酒鬼酒这般调整组织架构的企业并不在少数,酒鬼酒的近期变革,又折射出区域酒企的哪些思考?

  01

  三合一,扁平化释放潜力

  据了解,对王哲的任命,酒鬼酒公司已经通过会议宣布,并正式生效。

  10年前,王哲进入酒鬼酒的营销系统,先后负责过酒鬼酒区域营销工作、内参酒整体营销工作。2018年12月,酒鬼酒联合经销商成立内参酒销售公司,王哲任总经理。2019年,王哲不负所托,带领内参酒在全国开启市场化进程,销售额一跃超过5亿元,比2018年翻了一番,为酒鬼酒贡献了主要增长点。此外,内参酒还准备在2020年、2021年继续翻番。

  让拥有优秀业绩的人统领三大品牌,除了代表了酒鬼酒公司对他能力的看好之外,背后的潜台词还有,酒鬼酒希望通过三大品牌一体化运营,复制近年来内参酒的高速增长模式。

  王哲,70后,年富力强,执行力较强,办事效率高,同时受到了经销商群体的认可,这为内参酒的发展提供了强大的动力。现在,酒鬼酒将他提拔为三大品牌的操盘手,无疑是为了大大提升酒鬼酒市场的运营效率。

  结合这次人事变动和组织架构的调整来看,化零为整,实现品牌渠道价值整合,以及完成管理层级缩减,都是为了市场销售“速度”的提升。与此同时,三合一、扁平化还意味着更少的管理流程,整体运营效率大大提升,有利于信息活跃与人员活跃,有助于进一步释放酒鬼酒公司三大品牌的发展潜力。

  02

  酒鬼酒再现新一轮“换将”

  在王哲职务变更的同时,有关酒鬼酒公司总经理董顺纲离任,以及中粮长城葡萄酒(蓬莱)有限公司总经理程军继任的消息甚嚣尘上,但是,酒鬼酒公司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公开资料显示,董顺纲1966年出生,1989年8月加入中粮集团有限公司,先后任职上海中粮啤酒原料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中粮麦芽(江阴)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中粮麦芽(大连)有限公司总经理;中粮麦芽(呼伦贝尔)有限公司总经理。2016年1月,董顺钢进入酒鬼酒股份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2017年8月,兼任酒鬼酒财务总监一职。

  而程军是在2000年毕业后加入中粮集团中粮酒业有限公司,历任中粮酒业旗下多个公司高管等重要职务,2012年任中粮长城葡萄酒(蓬莱)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2013年任中粮华夏长城葡萄酒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至今任中粮长城葡萄酒(蓬莱)有限公司总经理,现为国家级葡萄酒评酒委员、国家一级品酒师。

  假若此事在后期随公告公布成真,意味着当前酒鬼酒正在酝酿一场新的改变。这不但是销售层面“三合一”,还是整个公司操盘策略的更迭。它不但意味着酒鬼酒的品牌战略调整,还透露出公司运营策略将有所升级。

  自中粮团队2016年入驻酒鬼酒以来,3年多来,酒鬼酒经营业绩实现大幅改善:2016年为6.5亿元,2017年为8.8亿元,2018年达到11.9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已经达到9.7亿元。利润总额方面,2016年为1.1亿元,2017年为2.3亿元,2018年3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为2.5亿元。

  特别是2019年,酒鬼酒发展,无论从业绩和品牌影响力,均向历史最好水平看齐,这代表酒鬼酒已经彻底消化“塑化剂危机”,迈入高质量发展征途。

  步入2020年,酒鬼酒迎来新领导班子,并通过组织架构重新塑造冲刺新发展。随着酒鬼酒公司做深省内市场,以及点状突破省外市场,进入快车道,有望再凭借机制重造和人事调整,实现更好速度的冲锋。

  03

  区域酒企的困境思考

  在实现组织架构塑造以及相应人事调整的同时,4月10日,有投资平台显示,酒鬼酒旗下内参酒销售公司可以提供担保,为经销商提供专项贷款。

  酒鬼酒方面表示,今年4月,中国建设银行推出为受疫情影响的小微企业及企业主、个体工商户等普惠金融客群的“云义贷”信贷业务,内参公司经销商可自愿选择参与“云义贷”项目,根据银行规定,该项业务无需担保,但为保证银行贷款资金的安全性,要求贷款仅用于采购内参酒。

  疫情之下,白酒消费场景的阻断导致终端滞销和经销商出货不畅,白酒社会化库存再次升高,以区域高端白酒的压力最大,酒鬼酒正在此行列。

  从疫情冲击白酒行业来看,流通影响最大、生产次之。在生产领域中,又以中小酒企影响最大。经此突如其来的疫情,白酒行业的分化无疑再度扩大。对那些处于巨头之下的中小型酒企,此时不主动思考将意味着“死亡”。

  近期,金沙酒业董事长张道红直接称,此次疫情将会导致中国白酒行业的一个大横跨,白酒行业将加速洗牌,集中化程度会越来越高。对没有品牌、没有品质、没有资本的小企业冲击力最大,特别是在疫情期间资金流将会受到巨大的冲击和影响,甚至将会面临存亡的问题。

  在疫情冲击、高端受阻和行业加速分化的背景下,酒鬼酒当前的做法充满了战略思考。除以人事变革实现新高速增长,内部管理扁平化来实现运营效率提升之外,品牌战略的调整则是“一盘棋”思维,以内参酒下好高端领域的稳价保量,以次高端酒鬼酒来实现量价平衡,以低端湘泉酒来实现增品增量等。

  无可置疑的是,酒鬼酒的变革折射的正是疫情之下区域酒企的困境和思考。


  来源:华夏酒报  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