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商拿下贵州醇南通市通州区经销权,贵州醇成行业现象级品牌

  原标题:首批款1000万,首年任务5000万!一大商拿下贵州醇南通市通州区经销权,贵州醇成行业现象级品牌

  “23日签约了一个超级大商,首批款金额估计要创行业记录。”

  提起这次签单,贵州醇董事长朱伟对酒业家透露,“并非压货,该批产品预计一个月内即可消化完。”Content 1

  酒业家了解到,被朱伟视为超级大商的是南通贵之尊贸易有限公司,其以首批款1000万元、第一年度销售目标5000万元的协议拿下了贵州醇在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的独家经销权。Content 2

  结合当下的形势并以区级市场经销权而论,千万首批款无疑是当下极为少见的。

  而在此前,还传出贵州醇在广东、深圳、海南、福建、上海、北京、河南、河北、山东、新疆、青海等地全面开花地招商签约,这一行业现象已然让人诧异。

  更值得注意的是,贵州醇此次招商产品“真年份”6年、12年、21年及酱香单品10年,到4月底才真正具备包装生产条件。这意味着,大部分经销商是在还未见到产品实物的情况下就选择了相信、选择了加盟。

  那么,贵州醇为什么这么火?

  1

  让行业震撼的“真年份”

  在疫情笼罩之下的酒业冰冻期,贵州醇能够快速实现招商突破,成为行业的逆行者,成为行业的现象级存在,原因固然很多,究其根本,在行业人士看来,是它极具震撼性的“真年份”定位。

  用震撼一词来形容贵州醇此次石破天惊所提出的“真年份”定位似乎一点都不为过,因为业内人士都知道其背后含义。

  过去几十年的白酒竞争,行业人士更多地聚焦于营销、聚焦于品牌、聚焦于勾兑工艺、聚焦于各种讲故事,而贵州醇此次则放弃所有套路,打破行业既有规则,直击问题本质,直接地、硬核地拿出6到21年的陈年老酒产品,并且“零添加,零勾兑”,给所有白酒消费者提供另一种全新的选择。

  “真年份”,正如朱伟自己所说,并不见得所有消费者都喜欢,但也肯定有一大批消费者会逐步认同这种产品理念,因为“年份酒”在全世界是一种共同的文化,所以也必然是共同的趋势。当前“年份酒”市场的各种乱象只能是阶段性地存在,最终则必然走向“真年份”。

  这里抛出一个问题:当一瓶二十年老酒和一瓶具有较高品牌知名度的非年份酒放在一起让你选择的时候,你会选择哪一款?有行业人士直言会选择前者,因为一瓶陈放了二十年的老酒,无论如何它比所有的营销概念都更为可信,更为朴素和本真。

  2

  独特的“贵州醇模式”

  一般来说,产品还未上市就谈“贵州醇模式”,这种总结确实有点操之过急。但回顾过去两个多月贵州醇的所言、所行,又不能不说“贵州醇模式”其实已经呼之欲出,因为它打破了太多的行业旧规则,同时又竖起了诸多行业新规则。每一个打破和建立,都无不具有颠覆性。

  比如,“真年份”老酒定位解决了品质衡量层面的消费者痛点,解决了营销概念满天飞之下、“年份酒”乱象之下的让人无所适从的消费者痛点,而这一痛点直击消费者内心,会激起消费者越来越深的共鸣和认同。

  又比如,创业合伙人模式解决了白酒营销人的职业发展痛点。身在职场,大多数人职业经理或多或少都有着个人创业的梦想,白酒营销人自然也不例外,特别是当年龄到了四十岁左右,可能头脑中自然会产生一个挥之不去的问题:就这样一辈子打工吗?

  而针对这一困惑,通过《贵州醇发展手记》,朱伟向行业内所有营销老兵发出了创业召集令,通过极富想象力的薪酬模式设计,让各级营销干部在零资金、零风险的前提之下,享受了不低于白酒经销商的收益水平,而且上不封顶,一直跟着市场共同成长,共同创富,成为实质上的创业合伙人。借用朱伟对外公开的一封内部交流信的结尾一段所言:

  “贵州醇创业平台已经搭建,总部提供‘真年份’优质老酒,提供持续升温的品牌空中拉力,提供营销模式指导,提供资源支持,提供管理赋能,而你们都分别选择了自己最为熟悉、最具资源、最有把握的市场,这样的优势互补,这样的商业模式能够创造酒业奇迹吗?我们共同努力、共同见证!”

  另外,控盘分利模式解决了经销商和终端痛点。通过发表文章的方式,朱伟公开表达了许多独特的思考,其中“控盘分利”是提及最多的一个词,而之所以如此强调,正是因为朱伟看到了行业内几乎所有品牌的经销商和终端当前所存在的最大的一个痛点:“产品不成熟时,销量小,不赚钱,产品成熟时,利润薄,甚至价格倒挂,同样不赚钱。”

  正是基于这一洞察,朱伟反复强调,“贵州醇要走一条严格的控盘分利道路,要让包括经销商和终端在内的各个营销环节长期保持远超同行的利润水平,从而获得强大的、持续的渠道推力,从而在营销层面获得压倒性的竞争优势。”

  此外,费用投入全部聚焦于核心消费者培育。消费品营销有“得渠道者得天下”的说法,一直以来,渠道也就成了白酒营销的主战场,各个厂家的市场费用也多押宝于此,大面积的铺货、陈列、专柜、地堆、门头、客情、返利、人员工资支持及渠道促销等,“你方唱罢我登场”,越来越是红海一片,性价比严重下降。

  基于这种认知,朱伟一反行业陈规,旗帜鲜明地提出,将把所有市场费用全部用到消费者身上,聚焦消费者,培育消费者,服务消费者。这种决心和魄力,也许会引领行业整体营销理念的彻底转型。

  “贵州醇模式”非常另类的一点,就是放弃传统广告模式。“广告一响,黄金万两”,是白酒人的共同认识,也是白酒人的共同行动。但朱伟同样一反行业陈规,以自己为企业代言人、品牌代言人,充分借助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各种便捷条件,随时随地而又生动深入地向行业内外全方位介绍贵州醇。

  据悉,短短两三个月时间,朱伟今日头条个人号“贵州醇朱伟”就已积累5000多名粉丝,要不了多久,也许会成为另一颇具影响力的行业自媒体,比如仅24日一条几十字短消息就获得了上万人的阅读和200多人的跟帖互动。

  业务和资本双轮驱动模式,是“贵州醇模式”重要部分。这也是朱伟在《致白酒行业的一封公开信》中所提出的,贵州醇的发展除了在酒类经营这一业务层面逐步做精做细、做大做强之外,还将在资本并购条线保持同步、同频和快速发展,甚至具体到每年一次增资扩股融资和每年一个省级名酒企业的收购,并希望以此逐步打造形成一个类似于帝亚吉欧的酒业集团。

  如此规划,让人在忍不住质疑其是否过于理想化的同时,又不能不说:就理论而言,这确实是一个现实的行业整合路径。而能否实现的关键在于贵州醇能否把每一步都走稳、做实。

  基于以上的总结和分析,“贵州醇模式”这一概念可以说是呼之欲出。不过,究竟是过于武断和操切,还是有先见之明的洞察,一切还有待时间来给出答案。

  3

  酱香热让贵州醇如虎添翼

  “酱香热”是过去几年白酒市场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这一现象的出现无疑和茅台的潮流引领作用密不可分,而且,受到茅台未来持续走高走强的影响,预计“酱香热”可能将是一个长期的行业话题。

  据了解,从2010年到2019年,全国酱酒企业由350家增至1000家,酱酒在酒业的利润占比从12%提升至38%。2019年,酱酒市场销售收入约1350亿元,同比增长约22.7%,快速增长的趋势,使得酱酒朝着2000亿级体量快速进军。

  而贵州醇身处贵州这样一个颇具产区概念的风水宝地,兼具浓香、酱香两种香型的产能和老酒。作为企业复兴计划的产品支撑,浓香系列此次推出6年、12年、21年三款,价格分别为699元、1399元、3599元每瓶,而酱香则推出了10年单品,价格为1599元每瓶。两个香型同步运作,又都统一于“真年份”老酒这一极具杀伤力的产品定位这是贵州醇非常难得的一个产品结构优势。

  关于浓香年份酒,有意思的是,4月初,贵州醇在南京随机选取51家高端烟酒店老板作为消费者代表,以“贵州醇6年”产品和某全国顶级高端白酒做盲品对比,根据个人喜好程度排序。结果显示,贵州醇27胜,1平,23负。这一结果可能让业内多少有些意外。虽然此次盲选有需完善之处,但也确实展现出了“年份酒”的品质所在。

  而此次贵州醇推出的酱香单品,一上来就直接选用其2009年老酒,即酒龄超过十年,并且定价在1599元的高位,从这种气魄和决心看出:贵州醇对于酱香板块的布局,立意高超,志向远大,也许是有更深的图谋。

  通过与行业专家的交流得知,贵州醇此次产品未出即先声夺人,快速实现招商突破,与经销商普遍的的酱香酒代理需求可能也有密切关系。毕竟是贵州产区的酱香酒,而且是十年陈的酱香老酒,这在业内是不可多得的、非常具有卖点和想象空间的好产品,一般企业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撰文前,酒业家与朱伟董事长就此次千万首批款一事做书面采访,朱总一方面很感谢同行经销商们的信任和支持,使得首批100个分公司的招商工作进展很快,并已经着手考虑第二批分公司负责人招聘和市场招商的问题。

  另一方面,他也坦言:“我刚接手贵州醇,目前已经停掉所有老产品的生产,计划从头开始,从零起步,在贵州醇这样一张全新大纸上争取画出最新、最好的图画。我对于贵州醇的定位和战略规划,因为时间很短,可能还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懂,所以在招商过程中,也有不少经销商观望、犹疑、甚至排斥,这些我都非常理解,因为对于新事物的出现,大多数人历来如此。但也正因为这样,所以机会永远是属于少数人。也希望通过你们《酒业家》媒体,向所有认同贵州醇理念并已经签约合作的经销商表示由衷的感谢,我们有信心逆势而上,我们有信心说到做到,我们有信心给彼此都创造一个光明的未来。其他的,就交给时间吧。”

  文章来源:酒业家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