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酒鬼酒”)发布公告称:一季度现金流降7倍

  总市值105亿元。

  近日,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酒鬼酒”)发布公告称,董顺钢申请辞去所任公司董事、总经理、财务总监等职务,酒鬼酒决定聘任程军为副总经理,并且行使总经理职权,同时兼任财务总监。

  有媒体统计,酒鬼酒上市22年以来,离任高管合计79位,算上此次的人事变动,酒鬼酒离职高管达80人。对于后续是否还会有管理层人员变动,酒鬼酒方面告诉时间财经,“目前未接到通知,一切以公告为准。”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时间财经表示,塑化剂、甜蜜素风波均发生在酒鬼酒身上,说明公司整体管理存在问题。但此次人员和架构的调整总体向好,调整后的架构更加清晰,责任也随之更明确,为酒鬼酒未来发展奠定了比较好的基础。

  九度咨询董事长马斐则认为,酒鬼酒的人事变动一直很频繁,这对发展中的企业不是好事。每个领导都有自己管理风格和营销思路,频繁变动导致战略无法持久执行。

Content 1

图片描述  

  酒鬼酒于1997年4月由湖南湘泉集团发起成立,总部位于湖南省吉首市,目前公司实控人为中粮集团。1997年7月,酒鬼酒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酒鬼酒总资产为31.70亿元,最新市值105.1亿元。

  酒鬼酒成立23年以来波折不断,多次变更实控人,在2012年遭遇“塑化剂事件”,2019年年底又被经销商质疑添加了“甜蜜素”。作为湖南省具有代表性的白酒品牌,酒鬼酒业绩最高峰还是2012年,营收接近20亿元。

  董事长王浩曾公开表示,酒鬼酒要重回酒业第一梯队,实现100亿元销售目标。近年来推出高端品牌“内参”,进行全国化销售拓展。朱丹蓬认为,对于酒鬼酒这种底子薄、利润有限的区域品牌,去谈全国化,“我觉得有点天方夜谭”。

  “全国化”难题

  上市至今22年,酒鬼酒业绩起伏较大,大股东数次变迁,从湘泉集团、成功集团,到华孚集团、中粮集团,管理团队频繁变动。

  2005年,酒鬼酒自曝被第一大股东成功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共占用公司资金达4.33亿元,随后资金被追回,湘泉集团重新成为酒鬼酒的第一大股东。紧接着,湘泉集团经营管理不善申请破产还债,2007年中皇有限公司通过拍卖和收购成为酒鬼酒第一大股东。酒鬼酒业绩逐步有起色,却在2012年年底被曝塑化剂超标2.6倍,随后两年公司连续亏损,变成了*ST酒鬼。

  2014年11月,华孚集团并入中粮集团,2015年10月,酒鬼酒发布公告称,中粮集团成为其实际控制人。即便在中粮旗下,酒鬼酒的管理层也频繁变动。2018年初,董事长江国金因个人原因离职;2019年4月,来自中粮的酒鬼酒副董事长李士祎离职,副总经理李明也离开;5个月后,李士祎因存在违规违纪问题被免职;此次,公司总监理兼财务总监辞职。

  酒鬼酒业绩最高峰期还是2012年营收16.5亿元。公司2019年年报显示,去年营收15.12亿元,同比增长27.38%;归母净利润2.99亿元,同比上涨34.5%。

  另据2020年一季报,酒鬼酒一季度营收下滑9.68%至3.13亿元,归属净利增长32.24%至9607.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768万元,同比下降712.29%。

  财报称,营业收入减少主要是受疫情影响,酒鬼、湘泉系列销售收入大幅降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减少主要是当期销售回款减少。酒鬼酒证券事务代表回应时间财经称,公司目前现金流暂无危机,该现金流量净额锐减不会影响到二季度的现金流和销售情况。

  为了尽快提升业绩,酒鬼酒在2019年年报中称,要实施全国战略布局。推进“内参”品牌公司化、全国化运作,深耕湖南,布局北京、河北、广东等战略市场,成立北京、华北、中原、华南四个省外战区,开启“内参”酒全国化进程。

  除了打造全国化的经销商渠道,内参酒近年来在广告上大手笔投入。2018年,内参冠名央视《对话》、CCTV-5《直播周末》等栏目,去年又赞助了全球高尔夫锦标赛汇丰冠军赛,并成为第一届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指定用酒。在去年7月内参酒70周年纪念酒发布会上,内参酒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哲的曾透露,2019年内参的广告投入接近5000万,占到2018年广告费的58.77%。

  朱丹蓬表示,“内参”是近几年酒鬼得以高速成长、良性发展的一个很重要的大单品,但是现在全国化的红利已经没有了,只能慢慢去做全国化拓展。而酒鬼酒现在动作比较大,可能是想广撒网看哪个市场能冒头。但是对于高端酒的运作来说,朱丹蓬认为这种“撒胡椒面的做法,肯定又是全军覆没”。

  与茅台争锋?

  此前有媒体报道,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19家上市白酒企业营业收入排行榜上,酒鬼酒位列倒数第四位。2019年初,酒鬼酒曾提出重回白酒一线阵营的目标,并将短期销售目标定为30亿元,中期销售目标50亿元,未来长远销售目标为100亿元。

  内参则是酒鬼酒的重点戏。内参酒销售公司总经理王哲曾公开喊话——2019年内参酒要实现5个亿销售额,2020年要实现10亿至30亿的规模,成为继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之后的中国高端白酒第四品牌。

  2018年底,酒鬼酒成立了内参酒销售有限公司,内参酒销售公司一经成立就开始了持续一整年的控货调价。通过多次停货和涨价,当前52度500ml内参酒官方指导价为1499元/瓶、对标茅台。

  2019年,内参酒实现营收3.31亿元,其中湖南市场占71.98%、省外市场占28.02%,较上年同期增长35.42%,占酒鬼酒公司营业收入的21.89%。

  朱丹蓬称,酒鬼酒想将内参打造称高端第四品牌为时过早,因为酒鬼酒才几亿的利润规模,即便全部投入到市场拓展、渠道扩张,在消费者互动这块而言根本就不够。

  九度咨询董事长马斐也对时间财经表示,内参成为高端酒前四实在太难,“在未来10年左右也很难实现”。(北京时间财经 陈世爱)

  (责任编辑:韩艺嘉)

  来源: 北京时间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