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致酒类消费需求锐减15%,白酒损失1500亿

  疫情致酒类消费需求锐减15%,白酒损失1500亿,谁来“买单”?

  新近发布的一季报18家上市白酒企业中,有14家营收下滑,甚至有下滑超过7成者;而在净利润方面,几乎是集体“跳水”。

  至于黄酒和葡萄酒上市企业,营收和净利润则几近全面覆没。

  上市公司已然如此,诸多的中小酒企面临更严峻的考验。

Content 1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2020年1-3月全国酿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销售收入1925.37亿元,同比下降11.41%;利润452.00亿元,同比下降1.22%。

  今年或将是2012年以来,行业面临的最难关口。

  上半年恢复正常消费水平基本无望已成定局,随着时间的推移,成指数级增长的资金、库存、市场等压力,最终会压垮哪些酒企?谁又将是第一个因疫情而崩盘的?

  1

  酒业将现第一个崩盘者?

  “一知名酒厂近期可能崩盘了。”一行业人士向酒业家爆料。

  “崩盘的核心是现金流崩盘。”北京正一堂战略咨询机构总经理邵伶俐表示,今年维持健康的现金流至关重要,反之现金流不好的企业崩盘的几率较大。

  一般说来,知名酒企毛利润大都在50%以上,较高的利润率让酒企的现金流一般都较为充足,并有盈余用于各种投资。

  从今年一季报也可看出,虽然现金流同比减少的占多数,但大多都比较充盈。如上述被爆料企业这般现金流出现较高负债率的,实数特殊情况,自然也成为了业界被关注的崩盘高危者。

  “纯粹因为市场竞争导致崩盘的,绝对数量应该不多,大多与决策者经营风险意识低有关。”酒业学堂创始人张峰表示。

  但大企业崩盘会削弱市场对弱势品牌的信心,会增加中小企业市场推广的难度。

  由此,有业内人士告诉酒业家,前述酒企一季度现金流的下降,与其疫情期间出台了一系列的帮扶政策有关,而非受到其他股东企业的牵连。

  另有证券机构人士透露,已有大股东认购定增,将改善其现金流问题,再加上该酒企自身的良性运作,必能走出困境。

  显然,行业多数人士更希望该酒企能逐步走出低谷,毕竟中国白酒长期繁荣的基本面不会被改变。

  2

  区域酒企最易崩盘?

  四川一位复姓大商向酒业家指出,与其担心大企业崩盘,不如担心小微酒企:“不仅面临现金流问题,还缺乏融资途径,没有消费需求、没有动销之下,他们几近崩溃边缘。”

  对此,邵伶俐极为赞同。他预计,最可能崩盘的就存在于以营销驱动、压货为主导的地产酒企业中。

  近期在四川、山东等地出现的一些情况,印证了两人的观点。

  酒业家接到爆料称,3月初本来是要给厂家打款300万元拿货,但现在仓库还有500万元的库存,不打款经销权就取消,打款拿货就是加剧自己的库存压力。两难之下,他只能无奈选择降价促销。

  另有爆料称,有经销商以低于正常价格出清产品,但酒企既无力回收经销商手中的产品,也不能解决该经销商的经营难题。于是,越来越多的经销商不得已加入“倾销”队伍之中,而严重的价格倒挂又让酒企几乎再招不到新商。

  “经销商为了生存而低价抛货,厂家在渠道上的库存较大,又缺少消化库存的手段话,那就将造成价格体系的崩溃,从而形成从经销商到厂家的自下而上的系统性崩盘。”恒涵咨询创始人黄文恒向酒业家表示。

  在黄文恒看来,疫情的出现只是酒企“崩盘”的加速器,而非决定性的因素,关键还是在于企业自身。

  比如一些地产酒就不管市场动销理不理想,只管以费用驱动渠道模式促使经销商长期进货。

  “这类产品显然是最容易被商家抛售的。一旦被抛售,价格倒挂、经销商无利润是迟早的事,那最严重的后果是没人接盘,消费者再也见不到这款产品了。”黄文恒指出。

  3

  浓香酒企是高危区?

  酒业学堂创始人张峰认为:“崩盘的危险可能主要集中于浓香酒企,因为这一品类竞争中更为激烈。”

  在张峰等人看来,除少数省级龙头和上市企业之外,浓香企业多且大部分实力平平,在竞品内耗战、名酒入侵战和疫情战叠加之下,资金链、渠道管控、品牌力等多方面都备受考验。

  但更多行业人士对此并不予以认同。

  “川菜和鲁菜都有高档菜和普通菜,今天吃川菜明天吃鲁菜,不过缓缓口味而已。”黄文恒认为,从消费者角度讲,只要消费者喝着好、喝着舒适、味道好,层次丰富,香型没有高低档之分,更没有必要不要陷入香型之争的谬论。

  “崩盘与否关键还是在于企业自身。”成都尚善品牌管理公司创始人铁犁指出,2020年之后,高端将开始挤泡沫,次高端将在调整中发展,“疫情很可能就是刺破当前泡沫的那根针,企业不能应对经营风险,做酱香酒的也有倒闭风险。”

  四川经销商李超则代表了一部分经销商的心声:“酱香火,跟利润不透明有关,浓香酒当下一个问题就在于价格透明,经销商利润不太高。”

  李超认为,如果浓香酒能解决好经销商利润等问题,其口感显然是更适合川渝、鲁豫、江浙等地消费者需求的。

  不过,李超认为,解决好利润与动销之间平衡的普通浓香酒的很难:“利润高的没销量,有销量的没利润,这就是浓香酒现在面临的尴尬。”

  文丨酒业家肖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