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道”的不如“出轨”的!这份年报给黄酒带来了什么?

  不要用“有色眼镜”看“出轨”,也不要用“嘲讽”的口吻看“不上头”的黄酒,古越龙山、金枫2019年的小日子,比“守妇道”的会稽山好多了!

  该来的终归要来!从历史文化看,连茅台、五粮液属于其“后浪”的黄酒,在武汉、北京纷纷“解封”后,也迎来了“古越龙山、会稽山、金枫”黄酒“三巨头”这份悲喜交加的“年报”。

  一份“年报”缘何牵扯岀黄酒“守妇道”与“岀轨”的争议?而且还让地产界“剁手党”孙宏斌也加入战团,开始炮轰黄酒“价底”的病因?

  这到底泄露了什么?

  走“非主流”的,没想到还赢了!

  2020年4月18日,浙江古越龙山绍兴酒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报披露。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7.59亿,同比增长2.7%;实现归母公司净利润2.1亿,同比增长21.85%;每股收益为0.26元。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为42.3%,同比提高4.3个百分点,净利率为12%,同比提高1.9个百分点。Content 1

  4月17日,会稽山绍兴酒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了会稽山去年以来的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会稽山实现营业收入11.71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2.3%;利润总额2.30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3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6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3.77%。

  4月27日,上海金枫酒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9.44亿元,同比增长5.08%;实现利润总额0.29亿元,同比增加0.98亿元,扭亏为盈。

  这份成绩单与上市白酒企业2019年普遍两位数增长的业绩相比,显然要逊色很多,但与葡萄酒的集体“跳水”相比,明显也要好得多。尤其是走“非主流”路线的古越龙山和金枫酒业,净利方面能够实现大幅度增长,确实印证了“黄酒必须改革才能有未来”的行业共识。

  另外,古越龙山、会稽山、金枫酒业的2020年一季报也相继发布。Content 2

  据显示:古越龙山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66亿元,同比下滑41.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638.7万元,同比下滑34.11%。

  会稽山一季度实现营业总收入2.6亿,同比下降24.4%,降幅较去年同期扩大;实现归母净利润3412万,同比下降48.5%,降幅较去年同期扩大;

  金枫酒业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47亿元,同比下滑35.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亏损201.2万元,同比下滑105.05%。

  可见,一季度受疫情和2020年“暖冬”的双重“打击”,黄酒发展总体前景堪忧。

  “守道”与“出轨”,黄酒缘何陷入路线之争?

  众所周知,黄酒历史文化悠久,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有比较全面的文字记录。而在近三千多年的发展史中,其一直享有国酒的地位,尤其是明清全盛时期,更是被作为国礼相赠。

  但在历经建国初期短暂的辉煌后,就开始渐渐落在白酒后面,直至如今,成为了一个只在江浙沪地区,尚有一定名望的区域性品类酒。

  这到底是黄酒本身的问题,还是消费者和营销的问题?

  在长期争论中,让作为最具代表性的黄酒企业——古越龙山、会稽山、金枫酒业,也陷入了是“守妇道”,还是“出轨”白酒的路线之争,并各有动作。

  其中金枫酒业因不在传统的绍兴黄酒核心产区范畴,让其早在世纪之初,便可早早地对黄酒进行利口化、年轻化、时尚化改造获利,并于2009年超过古越龙山和会稽山,成为了黄酒“老大”。

  但物极必反,金枫酒业为更符合年轻人的口感而过分增加的黄酒甜度,也让怕“甜”的老年消费群体十分困扰。

  而那时,作为黄酒正宗的会稽山和古越龙山,也掀起了究竟是继续沿袭老工艺,做绍兴味的古法黄酒,还是学习白酒、创新工艺,做一款适合全国消费者口味黄酒的论战中。

  最后,古越龙山、会稽山互不相让,并走出了截然相反的两条“路径”,即:会稽山“守妇道”尊古法,酿造适合老绍兴口味的黄酒,古越龙山“出轨”白酒,开始轰轰烈烈的全国化运动,但其全国化的市场打法,与白酒异曲同工。

  应该说,在近十年的发展来看,“三巨头”的两种迥异路线各有优劣。因为在“古越龙山”逆袭成为“老大”的同时,金枫却一落千丈沦为了“老三”。而稳健地尊崇古法的会稽山,也在获得快速增长的同时,坐稳了“老二”位置,并被誉为中国黄酒“活化石”。

  但从2019年年报来看,这种“平衡”似乎正在被打破!“岀轨”路径突然爆发了自己的生命力。

  这样看来,2019年,古越龙山不走寻常路,在一片争议中推出千元白酒国酿1959和“不上头”的国酿2.5,实现逆转黄酒“无高端酒”、“喝了上头”的“痛点”,无疑是正确的战略。而金枫“时尚到底”的改良路线,也越来越被证实其可行性。Content 3

  黄酒不好卖,主要太便宜?

  “岀轨”真是灵丹妙药?

  一季度惨不忍睹的业绩中,即使如古越龙山、金枫那样走“岀轨”路线的其实也不行。个中原因可能是疫情“黑天鹅”的全维度打击,让依赖餐饮消费的黄酒无一幸免。

  那么,疫后黄酒究竟该怎么办,未来又该怎么做?

  4月17日,被称为资本领域“剁手族”的孙宏斌,步马云后尘,来到黄酒小镇,与绍兴市越城区政府签署了合作开发建设黄酒小镇框架协议。并谈到黄酒不好卖的主要原因是黄酒太便宜了,导致没有人喝,因为没有面子。白酒制作那么简单还卖那么贵,黄酒为什么不能定到茅台的价?现在便宜酒反而都难做。

  不难看岀,黄酒的价值已得到了资本的高度青睐。而古越龙山2月底确定的定增募资11.42亿元,用于黄酒产业园项目(一期)工程建设,更说明了黄酒复兴的宏图伟业。

  确实,正如孙宏斌所言,黄酒产品多集中于中低端价格,50元以上就成为了比较高端的产品,这与白酒几百上千元价格线,确实差距巨大。这方面,其实古越龙山和金山不顾非议主动“岀轨”,就是勇敢迈向新征程的第一步。

  但是,未来黄酒是否只要与白酒同频共振,就能引得一片喝彩,还需要进一步思考,毕竟疫情后,国家在世界上地位大大幅提升,已会是不争的事实。届时国人因文化自信而加速的“国潮范”,也会让黄酒陷入“岀轨”与“守妇道”的徘徊犹豫中,但相信有马云、孙宏斌这样的资本“大佬”引路,这些都会有一个很好的答案!

  文章来源:糖酒快讯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