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洪江建议减免葡萄酒消费税,数字化将是转型关键路径

  成本快速上升、进口酒冲击,是国产酒陷入困局的部分原因。

  身为国产葡萄酒龙头掌门人,张裕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周洪江的一举一动,备受行业关注。

  “一石激起千层浪”,2020两会期间,作为全国两会代表的周洪江建议,减免国产葡萄酒消费税。

  他同时表示,要构建后疫情时代产业命运共同体,帮助经销商解决好压货和销售困难,通过提供第三方资金,让营销链条重新运转。公司还将发力营销数字化,完成消费者体验、消费方式、企业架构的重大提升和转变,重构未来中国葡萄酒市场新格局。Content 1

  左手帮扶渠道,右手推进数字化转型,同时呼吁国家为葡萄酒行业纾困,张裕此举,照见中国葡萄酒行业怎样的“未来之路”?

  1

  疫情下如何“反脆弱”?

  2019年全年,我国葡萄酒产量45.1万千升,累计下降10.2%。同期,进口葡萄酒与国产葡萄酒销量占比分别为51%、49%;销售额占比分别为53%、47%,进口葡萄酒来者不善。

  而2020年的突发疫情,更将众多国产葡萄酒品牌,推向了危险的边沿。

  张裕作为国产葡萄酒龙头,如何才能市场“反脆弱”?

  “企业的使命就是创造顾客”,周洪江将德鲁克的名言奉为圭皋,他发现,疫情之下,市场也相应发生了变化。

  疫情期间,社交聚餐受限,社交场合所需的消费品几乎都陷入滞销,但家庭消费不降反升。

  同时,健康饮酒理念将深入人心。而葡萄酒因富含多酚物质以及其他有益成分,是全球公认最理想的健康饮品之一。

  家庭消费、健康需求,无疑是疫情之下迸发的新机遇。

  发现机遇容易,关键是要怎样才能抓住?周洪江提出,张裕要整体升级。

  “中国葡萄酒行业为何没有出现一个百亿级企业,这和我们整个消费者教育、传播、引导都存在关系。未来张裕应该在消费者教育、普及、市场启蒙上多下功夫。”周洪江坦言。

  为此,针对疫情让家庭聚会和自饮上升,张裕开始开发适合家庭饮用的葡萄酒。比如,设计出两口之家、三口之家一次就能喝完的小支装葡萄酒;有的产品采用螺旋酒盖,更易开启。

  同时,公司根据市场和消费者需求变化,重新开发产品。以张裕白兰地为例,经过公司大力推广,疫情期间的2020年一季度,公司高端白兰地品牌可雅销量不降反升,几乎追平2019年半年销量。

  为了应对疫情后健康饮酒和年轻化的消费潮流,张裕还组建包括味美思在内的5个小品种创新小组,逐一研究目标群体、市场趋势、品牌推广,逐一培育开发,让老产品焕发新生。

  周洪江表示,作为消费品,面对疫情,张裕从产品质量到包装、从市场推广到营销团队、从营造消费场景到引领市场潮流,整体实现革新升级。

  作为国产葡萄酒龙头,张裕近年来持续致力于中国葡萄酒风土文化的普及与推广。蛇龙珠作为迄今惟一被国际上认可的由中国人培育的酿酒葡萄品种,对中国葡萄酒行业的发展意义非凡。张裕公司于2016年5月25日在Vinexpo香港酒展期间倡导设立“世界蛇龙珠日”。在今年“爱上中国葡萄酒——第五届世界蛇龙珠日上海启动晚宴”现场,张裕股份公司总经理孙健表示,作为中国风土表现最好的葡萄品种,蛇龙珠让中国葡萄酒更自信。

  2

  数字化转型重构新格局

  除了整体升级,张裕还将数字化作为转型抓手。

  作为国产酒龙头,多年以来,张裕通过三级营销体系,建立了一张覆盖全国的营销网络,但一场疫情,让张裕开始重新思考。

  张裕发现,疫情期间线下市场基本停滞,多年搭建的营销网络几乎失灵。如果不能及时转型,企业将陷入危机。因此,公司将原本计划两年完成的数字化转型,提前到2020年底前——力争未来线上销售占比从6%提升到20%至30%。

  2月,张裕发出《全面推进数字化营销的动员函》,把生意“搬到”线上,通过社群营销,创造销售机会、沉淀核心用户。具体包括分类建微信群,加强与意见领袖的沟通、无接触配送扩大销售通路、举办“云约酒”微信品鉴会、全员开微店、全员短视频营销等。

  同时,张裕在每个产品贴上二维码,消费者扫码即可了解张裕所有产品,直接下单,促进产品销售、增加消费者体验,进行精准营销;公司开设智慧零售商城,在全国构建了两千多个“消费者生态圈”,把经销区域的目标消费者数据引流给经销商,招募现场品鉴体验的消费者介绍给经销商……推动传统经销商,实现线上线下融合。

  张裕还着力帮助经销商解决两大痛点:一是帮助酒商消化库存;二是解决资金问题。为此,公司和银行、蚂蚁金服沟通,计划通过第三方资金提供帮助,推动整个产业链条运转。

  周洪江希望,通过数字化转型,消费者能够提升价值体验、企业实现营销方式转变与去中心化,经销商也能够和张裕共同发展。

  而国产葡萄酒格局,或因张裕的引领而改变。

  3

  产业龙头为国产酒发声

  近年来,随着生产资料、人员工资等上升,国产葡萄酒的生产成本高企,仅酿酒葡萄的成本已接近或高于进口葡萄酒原酒的价格。减免葡萄酒产品消费税,大力推动葡萄酒产业发展,这将有助于种植业、机械、包装等多个相关产业并行发展。

  对于为什么提出减免葡萄酒产品消费税的建议,周洪江表示:“首先,葡萄的种植不需要良田,占用的是一些贫瘠土地,特别是我国的西部,像新疆、宁夏这样一些地方;其次,大家都知道澳大利亚、智利这些国家现在都是零关税,由于我们税负比较高,再加上海外的冲击,这对我们中国葡萄酒行业冲击比较大。2019年张裕取得11个亿的净利润,但是整体来看我们的行业还在亏损。有句话说叫’独木不成林’,作为走在前列的张裕,我们呼吁国家在政策上,能鼓励、扶持行业的发展,这也是我提出这个建议的缘由。”

  数据显示,近年来,国产葡萄酒步履蹒跚。2019年,155家全国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产量为45.1万千升,下降10.02%;销售收入145.09亿元,下降17.51%;利润10.58亿元,下降16.74%。行业整体净利润10.58亿元。除去张裕净利润11.3亿元,行业整体亏损。

  成本快速上升和进口酒冲击,是国产酒陷入困局的部分原因。

  这不是周洪江第一次为国产葡萄酒行业发声。当选全国人大代表以来,周洪江已经多次为国产酒发展建言献策,充分履行代表责任。

  除了为行业代言,张裕更希望通过市场振兴国产酒。为此,张裕葡萄酒每个细分品牌都要对标国际精品;对于张裕海外收购的企业,要夯实品质、品牌和长期战略,不做“短平快”的生意。

  1892年,爱国侨领张弼士满怀“实业兴邦”梦想,创办中国第一家工业化生产葡萄酒的企业——张裕酿酒公司。128年来,张裕历经岁月坎坷,始终一路前行。

  2020年,进口酒来势凶猛,叠加疫情影响,国产葡萄酒依旧面临考验。危难之际,张裕不仅谋求整体升级,并向数字化转型,还积极为行业建言,彰显了国产葡萄酒龙头的担当,这或许也昭示了中国葡萄酒的未来之路。

  文章来源:云酒头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