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星的酒业版图会有多大?下一个目标,又将是谁?

  原标题:“复星系”18.3亿控股金徽,下一个目标是谁?

  5月27日晚间,豫园股份和金徽酒相继发布公告称,豫园股份与金徽酒母公司亚特集团于当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亚特集团拟将持有的金徽酒29.99998%股份,以12.07元/股的价格转让给豫园股份,交易额达18.36亿元。交易完成后,豫园股份将成为金徽酒控股股东。

  2017年12月,复星集团以66.17亿港元拿下青岛啤酒17.99%股份,成为青岛啤酒第二大股东,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复星在酒业的身影愈发频繁,此次“复星系”成员豫园股份控股金徽,复星在酒业的布局又落下关键一子。

  复星的酒业版图会有多大?下一个目标,又将是谁?

  1

  豫园股份的第17个“中华老字号”

  豫园股份在关于收购的公告中表示,本次投资“是在坚持公司既定发展战略,在快乐时尚消费主题下,通过投资收购获取服务中国新生代消费阶层的优质资源,进一步丰富、充实快乐时尚版图中的战略性品牌及产品资源。”

  如何让一个传统白酒品牌“时尚快乐”,对豫园股份或许并不算一个新课题。事实上,在金徽酒加入之后,在豫园股份的“快乐时尚”版图中,已拥有17个“中华老字号”。

  这其中包括“上海”、“海鸥”手表,“老庙”黄金珠宝,“上海老饭店”、“松鹤楼”等餐饮品牌,覆盖了珠宝时尚、文化商业、文化餐饮、文化食品、美丽健康、智慧零售、复合功能地产等诸多业务板块。

  为了让这些传统品牌打动更多“新生代消费阶层”,豫园股份不遗余力对其进行时尚化改造,如对旗下餐饮品牌进行改良,大胆创新产品口感与包装,为之注入潮流风格。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豫园股份的机制创新,往往是通过“合伙人”制度施行——当员工提出某个符合“快乐时尚”目标,且可赋能现有产业的商业计划后,如果该计划能被有效执行,且独立的运营公司成功建立,员工个人便可成为企业合伙人。

  这种合伙人激励制度,已在豫园旗下所有产业板块展开。接下来,金徽酒将在“快乐时尚”方面获得怎样的改造提升,无疑也将对酒业产生启发。

  2

  为什么是金徽?

  豫园股份及其背后的复星集团,对布局酒业的兴趣早已不是秘密。复星国际董事长郭广昌近年来便曾多次赴酒厂考察,与复星传出“绯闻”的酒企亦不在少数。但为何金徽酒率先被选中?

  一方面,金徽酒是上市公司的“优良资质”。

  金徽酒原为甘肃省属国企,2006年,亚特集团投资入主,由原亚特集团总经理周志刚出任董事长至今。2016年3月,金徽酒于上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截止5月25日停盘,市值已达66.1亿元。

  亚特集团入主之初,金徽酒年销售不过8000万元,业内地位在二线之外,即便在西北市场,也并无明显竞争优势。而到2019年,金徽酒实现营收16.34亿元,同比增长11.76%;实现净利润2.7亿元,同比增长4.64%;经营活动现金流同比增长330.26%,期末预收账款2.28亿元,同比增长80.58%,总资产、净资产增速均超过15%。

  十四年间,金徽酒的营收增长20倍以上,且仍保持稳健增势。

  根据金徽酒《五年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9-2023)》,2019年至2023年,公司营收目标分别为16.2亿元、18.3亿元、21亿元、25亿元、30亿元,扣非后净利分别为2.8亿元、3.2亿元、3.8亿元、4.7亿元、6亿元。

  从“五年计划”的第一年表现看,金徽酒营收顺利完成目标,净利润非常接近预定目标,如果到2023年能够顺利达标,则意味着营收五年间增长1.84倍、净利润增长2.22倍。

  另一方面,在白酒行业升级与分化的背景下,金徽酒表现出较为明显的“超车”势头。

  面对一线名酒强势下沉,省酒品牌承压加剧的态势,金徽酒在2019年实现了省外市场的“外延式”增长,堪称省酒“反击战”经典案例。其当年在省外市场实现营收2.0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2.79%,在营收总额中占比亦达到12.8%。

  结构性增长方面,过去一年,金徽十八年、柔和金徽、金徽正能量等百元以上产品销售额同比增长26.42%,百元以上产品营业收入占比41.54%,较2018年提高5.19%。

  另外,当地政府的产业发展政策,对金徽酒产生了较大赋能。

  根据甘肃省商务厅去年10月发布的《培育百亿陇酒产业促销提升行动方案》,2025年,陇酒计划实现百亿产值目标,陇酒产业也被列入甘肃省十大生态产业,作为推动甘肃高质量发展的有力抓手。根据当地政府的行动计划,要推动全省白酒企业走向“全国知名化”,作为陇酒龙头企业和代表性品牌的金徽酒,在此过程中无疑将获得更大的发展支持。

  3

  下一个会是谁?

  对于近年来频现酒业的“复星系”而言,入主金徽酒之后,其酒业布局还会继续扩张吗?

  今年2月,青岛啤酒发布公告,复星全球合伙人、豫园股份联席总裁石琨当选公司第九届董事会非执行董事,这意味着复星正密切参与青岛啤酒发展进程。

  而在去年12月,郭广昌亲自带队造访宿迁,考察乾隆江南酒业,意欲参与并助推宿迁酒都和文旅项目建设。

  在此次宿迁之行中,石琨作为复星团队成员已两次赴乾隆江南酒业“打前站”,详细了解乾隆江南的发展情况及规划。在2019中国·宿迁绿色产业洽谈会上,石琨还代表豫园股份与乾隆江南签订战略合作协议。

  而今,在乾隆江南与金徽酒身上,颇有些相似之处。

  根据宿迁市人民政府印发的《宿迁市酒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显示,要“力争通过培育,将乾隆江南、御珍酒业、分金亭酒业、太平洋酒业等打造为‘小巨人’企业,新增亿元以上企业3户,10亿元以上企业1户”。作为当地优秀酒企代表,乾隆江南酒业极有可能达到10亿元以上销售规模。

  乾隆江南的布局模式,也很符合“快乐时尚”的定位方向——旗下乾隆江南御酒庄园经过长期打造,已形成三大核心功能区,包括“最懂酒”的酒道文化旅游区、“最有故事”的乾隆醉江南旅游区、“最具匠心”的酿造体验旅游区。这种酒旅结合的布局模式,与复星对传统产业的改造构想,显然有着很多契合之处。

  此外,去年7月,成都星泓(复星成员企业星泓产业发展旗下公司)与四川宜宾临港经开区管委会就“中国(宜宾)白酒产业创新发展示范项目”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根据协议,双方将围绕“一瓶白酒、两大平台、一座蜂巢”的“121投资战略”,融合新零售、新智造和新科技,打造宜宾白酒品牌第二梯队,全面打通白酒产业链,构建产区场景展示体系,与五粮液融合、错位发展,重构产区白酒产业生态。

  彼时,郭广昌在与宜宾市领导的交流中明确表示,复星与酒的缘分,始于青岛啤酒,但绝不会止于青岛啤酒。“复星愿加强与宜宾的沟通交流,并将持续关注和跟进双方的白酒产业及蜂巢合作项目,助力地方经济发展。”

  从以上情况看,复星在酒类产业布局的视野广阔、用意深远,具有扎实产业根基和政策优势。具备跨界性、时尚化改造成熟条件的酒企,更符合其眼光标准。复星的酒业版图,也或将沿此方向进一步扩大。

  文章来源:云酒头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