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口年增54%,阿塞拜疆能否打破小众葡萄酒市场魔咒?

  “小众”即“鸡肋”?

  在2019年中国进口葡萄酒来源国中,澳大利亚、法国和智利的市场份额加起来占到了78.24%,但这并不代表着其他小众产国难以获得立足之地。格鲁吉亚、摩尔多瓦近年来的逆袭之路就是最佳佐证。

  如今,阿塞拜疆被认为是下一个有望破局突围的小众葡萄酒产国。

  与早年就已在中国市场打得火热的主要葡萄酒出产国相比,2019年3月才成立在华葡萄酒推广中心的阿塞拜疆,尽管入场赶了个晚集,但阿塞拜疆在发展上却保持了很高的增长势头。目前,阿塞拜疆已成为中国在高加索地区最大的贸易伙伴,其中葡萄酒2019年出口额同比增长54%。

  那么,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阿塞拜疆的葡萄酒到底能否打破小众葡萄酒市场的魔咒?这里出产的葡萄酒又有什么魅力?

  6月5日,云酒直播·云酒夜话举办了一场名为“品味阿塞拜疆”的云上大师班。特邀嘉宾包括:阿塞拜疆共和国驻华大使馆商务代表、特命全权公使特穆尔·纳迪罗格鲁(TeymurNadiroghlu),中国食品土畜进出口商会酒类进出口商分会秘书长王旭伟,中国酒类流通协会副秘书长、葡萄酒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祖明,阿塞拜疆出口与投资促进基金会会长玉素普·阿卜杜拉耶夫(YusifAbdullayev)和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原)副院长、阿塞拜疆葡萄酒中国推广中心负责人黄宇彤。

  来自海内外的政府代表和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探讨阿塞拜疆葡萄酒优异的风土优势与品质特色,解读其在中国市场的推广方式,展望市场未来。Content 1

  1

  为了在中国推广葡萄酒,阿塞拜疆都做了什么?

  百闻不如一尝。在本次大师班举办之前,阿塞拜疆葡萄酒(中国)推广中心就提前送出了150套6种不同阿塞拜疆葡萄酒风格的酒样,直播过程中,黄宇彤还带领观众进行了一场阿塞拜疆的云上品鉴。

  王祖明在发言中表示,“阿塞拜疆是一个有悠久葡萄酒生产历史和深厚葡萄酒文化的国家,葡萄酒进入中国的时间不长,可能很多从业人员及消费者对它的了解不多,所以这次活动是让大家了解它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受疫情的影响,国内进口葡萄酒市场受到较大冲击。然而,在黄宇彤看来,外高加索地区和前东欧的一些国家,其葡萄酒所受影响却很小,有的国家虽然遭受波及,但也恢复得很快。

  究其原因,他认为,是由于小众葡萄酒的存在,体现了葡萄酒市场对多样化、差异化的需求,“由于其特点足够突出,所以能够在客户和品牌宣传上保留住其独有的份额”。

  阿塞拜疆葡萄酒进入中国市场,不仅得到该国政府的背书,还借了近年来“一带一路”倡议的东风。“我们完全有可能把体制方面的优势转化成一个文化和行业上的优势,再从行业和文化方面的优势转化成商业层面的优势”,黄宇彤表示。

  自2015年签署《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谅解备忘录》以来,阿中两国的贸易额翻了一番。2019年,阿塞拜疆对华贸易额达到21亿美元,同比增长67%。这一数字本身听起来并不多,但其增长速度表明:未来有进一步扩张的巨大潜力。

  2019年3月,在阿塞拜疆驻华使馆商务代表处的支持下,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与阿塞拜疆出口和投资促进基金会成立“阿塞拜疆葡萄酒(中国)推广中心”,在全中国积极推广阿塞拜疆葡萄酒的文化、独特性和丰富的传统。中文网站和专为葡萄酒开设的微信公众号同步上线,以帮助葡萄酒爱好者深入了解阿塞拜疆及其传统。

  2019年,阿塞拜疆葡萄酒在中国15个展会上亮相,并进入中国各大商户,包括BHG,DIG,EAF,G-Super等,并入驻酒仙网。中国乌鲁木齐和上海已分别落户2家和1家阿塞拜疆酒窖。

  有人说,中国葡萄酒市场已经趋于饱和,当下竞争如此激烈,新酒商想分得一杯羹,简直是难于登天。

  特穆尔·纳迪罗格鲁表示:“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让葡萄酒成为对中国的主要出口产品,而是希望把阿塞拜疆葡萄酒打造成保真、质优、价美又抢手的精品。中国经济正在复苏,日常生活也很快恢复正常,但消费者信心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因此,我认为消费者会对价格更加敏感,性价比会成为选择葡萄酒的一个重要因素,而这恰恰是阿塞拜疆葡萄酒的闪光之处。”

  “我们坚信阿塞拜疆葡萄酒能在中国取得成功。虽然进展缓慢,但信心满满,现在阿塞拜疆葡萄酒在中国越来越受进口商的青睐,相信最终会受到消费者的欢迎。”

  因为相信,所以看见。“最近,我们在中国的合作伙伴向阿塞拜疆下了新订单,购买产品,说实话,这令我颇感惊讶。而此前,我们同合作伙伴们启动了某些投资项目的磋商,现在他们表示已准备好继续这一进程”,他补充说。

  通常,市场会跟着推广度而来,但也很容易随着推广宣传的减少而沦为明日黄花。这种短期热度,对于市场的培育和发展来说,其实未必是一件好事。

  对此,王旭伟建议,在如今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下,阿塞拜疆葡萄酒要做好差异化定位。“阿方政府一定要可持续地继续支持(市场推广),扎扎实实把市场做好,未来一定大有所为。”

  2

  一段辉煌而沉痛的过往

  在前苏联时期,各个加盟共和国都留下了一些独具特色的农产品,随着前苏联的解体,它们成为了这些国家的“遗珠”。阿塞拜疆就曾经是前苏联最大的葡萄酒供应国和生产国。玉素普·阿卜杜拉耶夫在直播中详细讲述了该国葡萄酒产业的过往历程。

  在20世纪,阿塞拜疆是前苏联葡萄种植领域皇冠上的明珠。超过15万名工人在当地210个酿酒厂和葡萄酒中心工作。那时的阿塞拜疆,处于历史的上升期,昂扬向上。1984年,葡萄园总面积达到28.6万公顷,葡萄产量为210万吨,产量为每公顷100公担(1公担约为100公斤)。当时,阿塞拜疆的三分之一的预算来自葡萄种植和酿酒。

  1984年,阿塞拜疆的葡萄生产和供应在前苏联排名第一,产量超过200万吨。大型葡萄栽培和酿酒产区逐渐建立,包括贾利拉巴德和沙玛基,约占葡萄总产量的30-40%,为葡萄加工、葡萄酒酿造和干邑的生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此基础上,阿塞拜疆的经济得到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

  自1985年5月以来的禁酒令政策给阿塞拜疆带来了最严重的打击:花费巨资和劳力建造的葡萄园被毁坏,该国失去了大量收入,阿塞拜疆成为独联体国家中最大的受害者。当时,独联体的已有葡萄园与新葡萄园的比例为2.5:1,阿塞拜疆则为10:1。结果,所有的农场都被迫关闭,超过28.6万公顷葡萄园被毁,仅剩7000公顷。

  阿塞拜疆的葡萄栽培和酿酒业于2005年跌至谷底,当时葡萄园总面积仅有9600公顷,葡萄产量降至7.97万吨。苏联解体、计划经济的崩溃和传统市场的丧失加速了这一进程。酿酒业也蒙受了惨重损失,76家企业和116个初级加工厂被迫关闭,葡萄酒和白兰地的产量急剧下降。

  增强非石油部门的发展是阿塞拜疆一项主要的经济重点,阿塞拜疆政府推出的“阿塞拜疆制造”(MadeinAzerbaijan)品牌计划,从财政上对非石油产品出口进行支持,其中就包括葡萄酒。

  2018年5月3日,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里耶夫签署了《2018-2025年阿塞拜疆共和国葡萄酒酿造业发展国家规划》,旨在振兴该国农工综合体中最盈利和最古老的行业之——葡萄酒酿造业,紧跟全球趋势,促进葡萄种植和酿酒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提高葡萄酒产业的盈利和出口。

  近年来,得益于针对性的措施,本国葡萄产量增加,新建多个葡萄园,生产力和产品质量显著提高。2019年,葡萄园总面积为1.61万公顷,新增346.7公顷葡萄园,葡萄总产量为20.18万吨,比上年增长20.4%,比2011年增长47.3%。产量增加归因于生产率的提高。2019年,葡萄的平均单产达到104.8公担/公顷,比2018年高12.9%,比2011年高28.6%。

  根据阿塞拜疆的食品对外贸易数据,2019年葡萄进口量比2018年下降3%,达到1.64万吨。与2018年相比,葡萄出口量增长了27%,在2019年达到4600吨。与2011年相比,出口增长了51倍。

  伴随岁月的悄然流淌,阿塞拜疆葡萄酒业也已从历史的伤疤中康复,葡萄酒成为一种带有时代记忆的传承表达。

  3

  石油、石榴和葡萄酒

  说起阿塞拜疆共和国,很多人比较陌生,估计大多数人也很难第一时间从地图上找到它的位置。

  阿塞拜疆与格鲁吉亚、亚美尼亚统称为外高加索三国。东临里海,南邻伊朗,北靠俄罗斯。8.66万平方公里的疆土仅仅比重庆市的面积稍大一些,却拥有优美壮阔的自然景观。该国境内50%的面积为山脉,复杂多变的地貌可以让人在山海之间任意切换美景,不禁令人惊叹造物主的神奇。

  阿塞拜疆“靠海吃石油”,油气一直该国的支柱产业,首都巴库早在10世纪就发现了石油。苏联时期,阿塞拜疆和俄罗斯是仅有的两个不需要中央财政补贴的国家。在波斯湾的石油在被开发之前,里海的石油是全球石油的供应中心,曾经供应过全球50%的石油。

  如果说藏在海里的石油是肉眼看不见的隐性财富,拜火教神庙里终年燃烧的红色火苗和世界上最大的泥火山群便是它宣誓火性的外在表现,也是阿塞拜疆“火之国”名字的由来。

  一半火焰、一半山海,大高加索山阻挡了来自北方的寒流,而东部的里海带来温暖柔和的气流,这里是绝佳的农作物种植之地。除了在里海沿岸地区储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阿塞拜疆其他地区皆以农业和手工业为主。

  石榴是阿塞拜疆的“水果之王”,该国也是全球石榴的重要产地之一,石榴园总面积约为2.4万公顷,石榴种类丰富,98%的石榴是用于出口,一年一度的石榴节,每年吸引了大约2万名游客。故而,阿塞拜疆也被称之为“石榴之国”。

  除了石榴,阿塞拜疆也是世界上葡萄酒酿造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众所周知,南高加索地区是葡萄栽培和酿酒的发源地,葡萄酒在阿塞拜疆语中称为“Sharab”。诸多考古证据表明,包括残留葡萄籽及石制的葡萄酒发酵和储存容器,表明阿塞拜疆种植葡萄和酿酒的历史可追溯到公元前2000年。

  阿塞拜疆种植了大约600个葡萄品种,其中约有400个属于本土葡萄品种。现在约有20个品种被用于广泛种植,其中以萨别拉维、赤霞珠、西拉、梅洛、卡斯泰利、霞多丽、姆茨瓦涅、白皮诺和玛卓萨葡萄品种为主。

  阿塞拜疆地理位置优越,在全球11个气候带中,阿塞拜疆占有9个,如今从高加索山麓到阿普歇伦沙滩,到处可见酒庄和葡萄园的身影,不同类型的土壤造就风格多样的精品葡萄酒。目前,阿塞拜疆全国约有120家葡萄酒生产企业,其中15家为大型酒庄,Goygol酒庄、希万酒庄("ShirvanWines"LLC)、伊斯梅利酒庄(IsmayilliSharab)是该国最具代表性的酒庄。

  得益于政府和酒庄的共同努力,2019年阿塞拜疆葡萄酒出口量比2017年增长了41.9%,出口到中国、日本、俄罗斯、独联体和许多欧洲国家。阿塞拜疆葡萄酒也被列入了多家欧洲米其林星级餐厅的酒单,同时在法国波尔多的葡萄酒博物馆展出。

  2020年,新冠疫情引发广大酒商对进口葡萄酒格局的重新思考。特穆尔·纳迪罗格鲁在发言中还特意引用“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以呼吁更多消费者和业内人士勇于尝试阿塞拜疆葡萄酒,现在迈出的一小步,也许会开启与阿塞拜疆经济交流的长期繁荣合作。

  文章来源:云酒头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