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正:我希望在我手里把西凤做得更好

  8月16日,既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也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平常”是因为这一天和以往的任何一天都没有分别。而“特殊”则是因为就在这一天,华糖云商酒类事业部总经理王建军(酒业知名观察人、笔名王安石,酒说为华糖云商旗下酒类官方自媒体)约了履职西凤集团董事长已达一年半的“酒业新人”和“西凤正能量”制造者的张正“面对面”。虽然不是首次与张正面谈、交流,但在疫情常态化防控后、2020年下半年刚刚启幕的关键期和西凤加速回归一线名酒阵营、三年实现百亿目标的进位期,意义不同于以往。Content 2

  正值西凤集团综合办公大楼刚刚装修完毕,安石就在装修一新的办公大楼二楼会议室与张正“面对面”。

  1

  “做大做强西凤酒,在人们意识中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做不好反而不正常”。

  安石:省委省政府以及宝鸡市国资委对于你的具体要求是什么?对西凤有什么样的发展目标和期望?

  张正:坦率地说,我来(西凤)的时候,市委、市政府只谈了省委省政府以及社会各界对西凤发展的希望,并没有提具体目标和要求。现在的“百亿西凤、重归一线名酒序列”都是我们自己提出来的。Content 1

  前省长、现在的省委书记刘国中到宝鸡来,在会上专门针对西凤讲了十几分钟,讲得非常清楚。他对于西凤和酒行业的理解很深,对西凤了如指掌。我们很感动。他讲,“西凤是陕西最具品牌价值的企业,不能守着金饭碗要饭吃,我们没有理由不做好,对于西凤发展需要什么政策和支持都可以满足”。

  陕西省委、市委、政府和社会各界对西凤未来的期望都非常高。

  安石:西凤的确是非常好的品牌和企业,没有理由做不好,但实事求是地说,西凤还存在一些发展的短板,以前也走过一些弯路。你来的这一年半中,积极进取,时不我待,已经明晰了发展的目标和路径,方向也很对,只要加快速度大步往前走。

  张正:“做好西凤”不只是省委、省政府和市委、市政府的要求,也是广大消费者的需求,做好这个品牌是对白酒行业的贡献。西凤酒历史非常悠久,是人们记忆中的一个酒的图腾和符号。西凤酒做大做强,在人们意识中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做不好反而不正常。

  对于我个人而言,在我和我们手里来完成这个任务目标是个很光荣的事业。我的职业就是做企业。在职业生涯中能有这样一个平台施展是值得自豪的事,我也很珍惜。

  2

  “能把想做的事、想施展的做成、施展出来就行了”。

  安石:过去西凤发展慢有客观原因,包括企业领导更迭频繁也是其中一个。在当前酒行业中,你是名酒企业中比较年轻的董事长(张正,1967年生人,酒说注),有比较长的时间来做好企业。不考虑政府原因,你希望在西凤董事长任上工作多少年?

  张正:这个问题很好!对于西凤酒和西凤企业来讲,其存活的时间一定会非常长。(西凤酒)往前三千年历史,往后也许至少能有一两千年的历史。我们也只是西凤历史中的过客。但是我们想在我们手里把西凤做得更好。

  至于你说“我准备做多长时间”,我个人认为,能把想做的事、想施展的做成、施展出来就行了;(我)也不宜做太长,否则容易形成固化思维。我也会担心,认为自己是对的,但可能会偏离实际。当我们对客观实际、对未来判断出现偏差的时候,可能就会有问题。因此,我还是希望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西凤工作做得更好。

  3

  “做好一个白酒产品和企业,最少需要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

  安石:苛刻审视,我们认为,你来到西凤这一年半的时间里动作很快,各项工作也都在快速推进,班子团结,目标一致,全员也比任何一个时期都“拼命往前冲”。我们把这种变化命名为“西凤正能量”。这样的状态和节奏,假以时日,比如说3—5年的时间,西凤规划中的战略动作应该基本都能够实现。越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带头人的稳定越关键。你怎么看?

  张正:我当时(2019年1月,酒说注)来西凤的时候是白酒的外行,从其他制造企业的角度看,一般两三年就能做好一个产品,做好一个企业;但进入酒行业以后再来看,做好一个白酒产品和企业,最少需要两三年,甚至三五年,以至更长时间。白酒产品有其自身特性。

  第一,品牌文化要注入进去。不仅白酒品牌提升和形象重塑、文化注入需要很长时间,而且消费者,包括自身团队,都需要长时间来接受。Content 3

  第二,白酒产业是长生产周期的产业。酒水要生产一年,老熟储存要三到五年,算上产品从开始研发、设计、生产,最后到消费者手里,要需要五六年的时间。如此长的周期,为决策增加了难度。所以,现在的决策,也是为未来所做。

  我们研究了国内、国际一些长生产周期的行业和企业的规则和经验,得出,“要想做好白酒产品和白酒企业,必须要有创新的地方,同时也必须要踏踏实实、坚守行业规律”的结论。

  所以最快是“两三年”,正常是“三五年”时间,才能把企业形象重塑、产品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定位工作做好,企业发展的很多东西也才能按规划做出来。

  4

  “很复杂的事情用简单的方法去做”。

  安石:谈到这个观点,这就涉及到另一个我们想问和关心的问题。现在西凤正在建设的“333工程”(3万吨制曲、3万吨酿酒、3万吨储酒)是为了解决西凤产能之困的破解。前任的企业领导人肯定也考虑过,因为在之前,西凤的产能就已经出现了瓶颈,但他们基于多种考虑,并没有大气度做这种产能和基础设施扩建的决策和动作。因为,做“大产能、大工程”的前提条件是要有充裕的资金量和强大的融资能力。而且做“大产能、大工程”也会造成流动资金的占压。你如何决策、怎么看?“333工程”的整体投资预算额大约是多少?

  张正:工程预算大数大概在20亿元,而且是去年、今年两年的投入。今年我们还启动了西凤万吨酒海工程、智能售酒系统、西凤老街、西凤文化馆等项目的施工和建设。这些都是花钱的项目。Content 4

  安石:什么样的魄力和气度让你能做出这个决策?

  张正:只一条,很复杂的事情要用简单的方法去做。

  西凤有生产、有销售、有商业、有工业、有文化、有产业,产业系统比较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往往决策的时候要考虑很多。考虑多了,决策就会犹豫。我决策起来就比较简单,你有什么短板?这个短板不补行不行?如果不行,那就得做。

  第一,西凤现在做的这些项目,在实施之前我们都进行了慎重决策,经历了各种会议论证和研讨,其中包括项目投资对资金影响的评判。

  第二,从财务角度讲,这些项目建设对我们现金流影响并不大。西凤的资金状况比较好,现在银行授信还没用。

  第三,西凤虽然还没上市,但是在资本市场增发股票也很容易,几十亿资金的募集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第四,现在西凤的经营收入也在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

  第五,股东也支持做这种决策。因为,这个投入对西凤当年利润产生的影响较小。折旧是几十年的周期,按20年算,分配到每年只有一亿,而销售增长可以冲抵掉折旧。

  第六,这样不管是现金流,还是风险都在可控范围内。扩建(预算)是经过我们严密测算过的。而且在建设过程中,我们也采取了化解的措施。比如跟施工的中建集团公司采取EPC的模式合作,中建公司垫资了大部分的款项,这样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们的资金压力。

  安石:“333”工程很显然是属于长线战略的考虑,非常有利西凤未来发展。

  张正:是的,开班子会的时候我也跟班子成员讲了,我们要拿出“功成不必在我,成功必定有我”的精神。大家都很支持。班子里也有很多老同志,他们可能等不到项目完成就退休了,但老同志更坚定支持,认为这是利于西凤长远发展的事。

  5

  “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加盟西凤”!

  安石:我注意到,我们这次来,西凤的办公楼装修一新,办公环境进行了特别大的改善。这对员工而言,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归属感、增强企业自豪感与自信心,也会有意义,这也是利于未来发展的让职工受益的重要动作。

  张正:我们之前办公分布在各个楼上,相互之间联络开会,办公效率很低。此外,西凤处于凤翔县柳林镇,距离大城市比较远,很多优秀的人才吸引不过来。所以要吸引优秀的人才也要努力改善和提升办公环境,让大家享受到与大城市相比肩的工作环境。当然,办公环境改善了,对现有员工也有好处。企业办公环境提升了,可以实现对员工产品品质和服务品质提升要求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与改造。

  安石:你在今年半年会报告中也提到过,现在西凤公司的营销团队已经700多人了,设有全国16个省级分公司。在你的规划设计中,未来两到三年内,营销人员数量和团队要达到什么样的规模?

  张正:现在情况跟我们的目标和预期比差距还是挺大的。我们要学习其他做得好的兄弟企业的经验,实施精细化营销,踏踏实实做市场,做服务。我们在全国其他省份也有很多空白市场,需要大量的市场人员把空白补起来。

  从去年年底开始到现在,西凤“战斗序列”短期内发展到现在的700多人规模也不容易。现在我们在公司内部选拔和聘用了十几个内部培育师,队伍在战斗中操练、提升能力,培训也很重要。按照我们的目标设想,西凤“战斗部队”两三年内将达到3000人,甚至更高。

  目标是这样,但是用一年、两年,还是三年时间来完成这个目标,取决于我们的消化能力;我们要求把进来的人培训好,能快速进入角色,把队伍带成能打胜仗的优秀队伍。

  安石:为了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有没有考虑把营销管理公司和品牌运营公司搬到西安?

  张正:都有可能,但现在还没有做具体考虑。现在队伍还在不断壮大、磨合的过程中,还没达到理想的状态。

  6

  “名酒厂都有优势和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对我们的启发很大”。

  安石:工作业余时间喜欢做什么?

  张正:现在在西凤,基本没有业余时间了!哈哈哈……

  安石:原来喜欢做什么?

  张正:跑步,每天早上起早要跑四五公里。

  安石:有没有比较认可和欣赏的特别的行业内外的企业和企业家?Content 5

  张正:很多企业和企业家我都很关注,经常看他们的新闻报道,包括也安排了公司董秘办收集白酒行业和他们的信息,保芳书记就不用多说了,包括秋喜总(汾酒集团董事长李秋喜)、刘淼董事长(泸州老窖股份公司董事长)……他们非常优秀,善于思考,总有新的思想和火花蹦出来。

  安石:你现在到任酒行业和西凤一年半时间,哪些名酒厂还没去过?

  张正:名酒厂都去过了,茅台仅去年就去了四次。发现每个厂都有自身特点,都有优势和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对我们的启发很大。

  安石手记:张正印象

  在西凤刚刚开过不久的营销半年会上,张正清晰、坚定地向全体西凤人发出号令,“今天西凤晋位高端、回归一流的窗口期再度开启,西凤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期,要回归一线名酒阵营序列;坚定品牌高端化、全国化战略不动摇,坚定‘百亿西凤、回归一流名酒序列’目标不动摇;在发展中探讨,用发展解决遗留问题,最终让西凤回归她作为老四大名酒应有的位置上。

  张正质朴而真诚、阳光而理性、坚毅而担当,这个从财务干起来、原本作为军用产品企业的董事长,因为组织的“挑选”投身而入白酒消费品、担任四大名酒企业西凤“掌门人”的西北汉子,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走完了许多“空降”高管近十年的酒业之路。他充满执念和理想,富有激情和实干精神,既重视传承和传统,又不拘泥于传承和传统;有魄力,有创新力,大胆,进取心强,富有冒险精神。他的到来,让西凤这个“沉淀深厚、然则发展之路坎坷”的老名酒企业重新焕发光彩。

  作为“正能量”的制造者,张正进入西凤,努力进取,积极作为、策动,客观形成的“正能量”,不仅是物理变化和物理反应,更是化学变化和化学反应。而在这其中,张正既是“引燃器”、“引变器”,更是“燃烧剂”和“变化剂”,是引擎和中心。由此,我们似乎也应该相信,在张正的引领和全体西凤人的努力下,西凤“回到它应有位置”的希冀或将成为可能。

  是时候了……用西凤公司李宝萍《五月的西凤》的诗作结:

  立夏了,春天和一些花儿们一起渐渐离开

  离开并不意味走远,一些花香留在枝头

  一些花香留在路过人的心里,被带着,酿进了酒里。

  阳光在五月里越来越媚,以至于眯起眼睛瞧,透过树荫留下了碎金

  掐头去尾,把金子留下;酒越酿越醇

  在醇风里,唱一首酒歌吧:

  唱一唱阳光里的西凤,唱一唱花开中的西凤,唱一唱月光下的西凤

  捧在心里的凤凰被歌声带向远方!

  文章来源:酒说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