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酒,你应该理直气壮做酱香

  过去提起做酱香酒,川酒总给人一种“羞答答”的感觉。

  或受“川酒=浓香”局限性认知的束缚,或因对岸贵州长期占据酱香主流,行业对于川酒做酱香酒多持存疑的态度,川酒自身在酱香品类也缺乏由上至下的强劲推动力。

  但观之当下,四川酱香型白酒企业或品牌的发展现状,再深挖四川做酱香的得与失,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川酒不仅有资本做酱香,更应该理直气壮做酱香。

  不过此结论,又包含两个问题:一是川酒大力推广酱香,会不会冲击浓香;二是川酒在酱香市场能走到哪一步。

  1

  川派酱香很热闹

  川派酱香市场规模其实并不小,声势也不弱,只是站在黔酒酱香和川酒浓香这两个庞然大物身边,才显得不那么壮硕。

  但和其他省份的布局比起来,川派酱香依然远远走在前头。

  整体来看,四川全省酱香产能超过12万吨,主要集中在泸州、宜宾、遂宁、大邑、邛崃等产区,规模仅次于贵州省。其中又以泸州和宜宾较为集中。特别是泸州,无论在企业层面还是产区层面,近两年都铆足了劲头。

  显然,四川做酱香最大的底气来自郎酒。

  郎酒吴家沟生态酿酒区的落成,将再为川酒带来2万吨优质酱酒年产能,全面建成后,它将与郎酒庄园其他核心生态酿酒区一起,共同形成5万吨优质酱酒年产能。Content 1

  酱香板块的天平,往四川这边重重倾斜了一下。

  与此同时,青花郎作为“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的身份也进一步坐实;郎酒庄园今年开业以来接待社会各界人士超10万人,已然成为首屈一指的白酒庄园;“三品战略”重塑郎酒品质、品牌、品味价值体系,更清晰地向行业输出郎酒形象和郎酒理念,经销商和消费者亦对郎酒有了更高层面的理解……

  近日,2020年“川酒全国行”走进广州,郎酒领衔川酒香满花城。在这场推介活动中,广州市场浓厚的酱香氛围十分突出,而郎酒作为川派酱香的龙头企业,也再次强化了市场对于川酒酱酒的认知度。Content 2

  以郎酒为首,就酱香品牌层面,川酒筹码正在加大。

  郎酒之外,“隐形酱酒大王”潭酒年产酱酒2万吨,储量超过8万吨,2019年销售收入近10亿元;川酒集团去年有50%的销售收入来自酱酒成品酒,目前赤渡酱酒正在走向全国市场;宜宾产区酱酒产能达4万吨左右,五粮液旗下15酱、高洲酒业旗下白毛酱均表现不俗。国美酒业、金良造酒业、天成酒业等也已涉足酱酒;舍得酒业虽以浓香老酒著称,但其1996年便开始生产酱酒,“吞之乎”便是舍得着力打造的高端酱酒品牌。

  此外,传闻中的茅溪镇,更是川酒手中另一张酱酒王牌。一旦出牌,酱酒格局或将翻开新的一页。

  从产业政策层面来看,川派酱香也形成了由大及小的政策支持。

  2019年11月,川黔两省政府签署“1+8”合作协议,明确提出将共同打造以赤水河流域为核心的世界酱香型白酒产业集群。泸州市则表示要重点打造赤水河谷酱香型白酒产业带,建成中高档酱香白酒酿造、储藏、生态文旅融合的世界级酱香酒谷。

  而赤水河畔的古蔺县,更是把发展酱酒当作头等大事,竭力与赤水河沿岸各地协作,共同提升“美酒河”酱酒产区知名度。县委书记李万忠还曾就此表态,“抓好酱酒是本职,不抓酱酒是失职,抓不好酱酒是不称职”。

  剥离对川酒的刻板印象,稍加梳理便会发现,其酱香板块早有繁荣之象。

  2

  川酒从来不“偏科”

  “2020年,郎酒酱酒产能3万吨,老酒储量13万吨。吴家沟全面投产后,酱酒产能将提升到5万吨,再争取用5年时间达到30万吨老酒储量,使得郎酒产能、储能、势能均占据行业领先地位,站在百亿起点,千亿郎酒就此起航。”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的这句话,用于川酒的酱香板块同样合适。今年以来,向来以浓香著称的川酒,在郎酒的带动下,“酱香”声量愈发高涨,川酒酱香板块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而这样的变局,对川酒原有的浓香优势会形成冲击吗?Content 3

  实际上,对川酒而言,浓香强与酱香强并不矛盾,反而是很合理的事情,至于川酒等于浓香、黔酒等于酱香的说法,本身就比较片面。谁说川酒不能浓也强,酱也强呢?

  从地理视角来看,四川的白酒版图本身就是“4+1”的格局,即四大顶级浓香产区,外加一个顶级酱香产区——古蔺。

  绵竹产区和邛崃产区位于四川中部偏北,宜宾产区和泸州产区位于川南,就区位而言,川酒的重头戏在川南,郎酒所属的古蔺产区就在这里,为泸州下辖县。比起与宜宾接壤的面积,由于古蔺的存在,泸州与赤水河对岸的交联其实更深。

  在今天,郎酒与习酒隔河而望,与茅台同处赤水河49公里核心酿造区内,共享着世界上最适合酿造酱酒的生态环境和酿酒条件。赤水河孕育出的茅台和青花郎,得到了大自然同样的恩赐,两岸酱香同出一源。

  在历史长河中,西汉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年),置犍为郡,郡治鳖县,即如今遵义市中心城区附近。唐贞观十三年(639年),将隋代的郎州改名为播州,领辖今黔北的大片地域,唐代将播州所领的罗蒙县改名遵义县。明朝分播州为遵义、平越两个“军民府”,分别隶属四川、贵州两省。直到清雍正五年(1727年),遵义府由四川省划归贵州省管辖。

  播州之名存在了962年,清朝以前一直归四川省管辖,直到清雍正五年才划归贵州省管辖。这意味着自古而来赤水河两岸的产区便是一体的,并且更长的时间里都属于四川。

  川酒在本质上,就同时具备浓香和酱香的深厚根基。

  进一步而言,川酒名正言顺地推举酱香,实际上对川酒浓香也是一步有利战略。

  好比波尔多产区的两岸,种植着5种葡萄,有5个子产区,不同品种和风格的葡萄酒,甚至烈酒品类都囊括其间,顶级名酒之间只有个性差异,没有品质高低。

  川酒的浓香与酱香便是如此,大产区下形成小产区,有香型之别,却无高下之分。

  川酒做酱香,更深层次上应该是浓酱共美的最高表达。长期以来,白酒行业把浓香和酱香推向了对立面,而四川做酱香,无疑将缓和甚至扭转这种香型价值塑造间的拉锯局面。

  3

  酱香下一局,少得了川酒吗?

  毫无疑问,少不了。

  一方面在于川酒的目标并不止于当下。

  产量第一、销量第一、营收第一、名酒品牌第一……在这些既有成绩的基础上,川酒想要的是高质量的发展能力,以及综合能力的全面跃升。

  那么,酱酒这块还有巨大增长空间的香饽饽,川酒就必须争一争。

  仅从四川对郎酒的支持力度,就能看出川酒做酱香的雄心。

  11月,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莅临四川省消费品精品展郎酒展厅参观时表示,省委省政府,包括市委市政府对郎酒的发展寄予厚望,同时也会给郎酒创造更好的条件,支持郎酒进一步发展壮大。

  今年3月,四川省委常委、省直机关工委书记曲木史哈率队调研郎酒时表示,“今天的郎酒,变化翻天覆地,从郎酒厂焕变郎酒庄园。郎酒人不忘初心,守住根本,踏踏实实‘酿好酒’,扎扎实实往前走,品质、品牌、品味融合发展,一定会为川酒高质量发展贡献力量。”Content 4

  另一方面,优质酱酒稀缺的酱香市场,需要四川这个酱酒大省补位。

  先看酱酒市场增长情况,2019年酱酒行业收入约为1350亿元,同比增长23%左右,远高于白酒行业8.24%的增速,实现利润约550亿元,同比增长约22%。这一年,茅台增速高于行业2倍,多家酱香企业取得超过80%的高速增长。

  2020年,郎酒、习酒、国台、金沙、珍酒等企业依然保持快速增长。其中,郎酒仅酱酒板块在今年就有望达到百亿,习酒百亿目标已然完成。

  再看酱酒产能,茅台甚至赤水河流域酱酒产能濒临极限,吴家沟生态酿酒区成为赤水河畔最后一块酱酒宝地,而赤水河流域酱酒却占据全国酱酒产能85%。

  一面是市场需求快速增长,一面是赤水河流域产能吃紧,中间还有优质酱香这道门槛。

  显然,有酱酒产能且有优质酱酒产能的川酒,将成为优势选手。

  目前,郎酒储有优质酱酒13万吨,未来规划储酒30万吨。凭借老酒的规模优势,青花郎产品的储存年限现在已达到7年,成为高端酱酒的不二之选。

  在“一快两慢”的“长期主义”战略下,快生产、慢存储、慢销售三者有机结合,郎酒正从“厚积薄发”向“厚积厚发”转变。据悉,郎酒计划力争2023年实现销售300亿元,2025-2026年力争销售突破500亿元。

  届时的酱香市场,川酒将是毋庸置疑的主角。

  回溯历史,或者放眼未来,川酒都不应在酱香版图上缺席,所以立足于当下,川酒需要的,就是理直气壮去做酱香。

  文章来源:云酒头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