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酒退潮,进口葡萄酒行业将发生何种变化!

  2020年11月,中国商务部发布了澳洲进口葡萄酒反倾销调查初步裁定,并自11月28日起实施临时反倾销措施。进口商将须缴纳海关完税价格1-2倍的保证金。如今,这一裁定已经落地执行。

  根据走访市场发现,澳洲酒撤退已成定局,部分酒商开始进口澳洲烈酒、葡萄酒原液“曲线救国”,智利酒、法国酒、意大利酒等来势凶猛,个别澳洲酒商已经进军中国葡萄酒。

  澳洲酒退潮,进口葡萄酒行业将发生何种变化,中国葡萄酒又能否看见微光?

  1

  澳洲酒大潮退去

  中国酒类进出口商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20年1-6月,中国大陆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3.175亿美元,行业占比38.18%,进口金额排名榜首;2019年1-12月,中国大陆进口澳大利亚葡萄酒8.649亿美元,占比35.54%,金额排名第一。

  2020年11月临时反倾销措施执行后,澳洲酒昔日老大地位快速下滑,市场已现颓势。

  专营澳洲酒多年的广州某进口酒公司表示,2019年,公司进口澳洲酒300多条货柜,2020年受疫情和临时反倾销措施影响,进口货柜下降到100多条,业绩下滑60%。

  成都某澳洲酒商则表示,2016年以来澳洲酒高速成长,公司在澳洲入股五星级酒庄,专营澳洲产品。2020年11月临时反倾销措施执行后,公司决定在澳洲酒库存卖完后,转推智利和意大利酒,2020年受政策影响公司业务下滑40%,告别澳洲酒也属于“断臂自救”。

  葡萄酒专业人士席康透露,自己公司也在经营澳洲酒,考虑到政策的不确定性,库存销售完毕将会观望。公司目前已经引进法国品牌,智利酒正在谈判中。

  市场下滑,不少澳洲酒商纷纷抓紧自救。据悉,有澳洲酒商进口葡萄酒原液在中国保税区灌装,走非原瓶原装路线;还有在澳洲重资产投入的酒企进口35-55度的金酒(geneva),以维持市场份额。

  多位酒商表示,受政策不可控性影响,渠道大都不敢采购澳洲酒。如果政策没有重大调整,2年以后,澳洲酒将在市场大面积消失。

  2

  智利法国强势上位

  澳洲酒退潮,进口葡萄酒版图如何演变?智利酒和法国酒作为最有希望的“种子选手”,或将上位。

  深圳万达酒业是智利葡萄酒品牌“智猴”在中国的独家运营商,其总经理陈声达表示,澳洲酒退潮后,已经有大量酒商转战智利,对现有市场格局产生冲击。

  陈声达表示,智利酒在中国市场耕耘多年,与澳洲酒同为新世界产品,口感香气类似且性价比高。中国对智利酒实施零关税,红魔鬼、甘露、伊拉苏等品牌具备一定知名度,这些都是智利酒受到青睐原因。

  另一方面,智利与澳洲不同,全国有影响的酒庄只有200-300个。其到中国海运时间约在36-47天,澳洲只需要20-25天。春节期间智利发往中国大陆的货柜主要装运车厘子和苹果,现在众多酒商前往智利采购葡萄酒,导致船期紧张。公司原计划春节前到的一批货,延误到春节以后。

  陈声达判断,伴随澳洲酒退出,智利酒采购量加大,酒价可能上涨,同时市场进入者众多,质量可能参差不齐,这也是智利酒发展过程中必须注意的。

  还有业内人士分析,澳洲酒退潮后,其高端产品奔富389、407可能腾出市场份额,这为市场价400-800元的法国中级庄和名庄酒,提供了机会。

  在席康看来,法国名庄、中级庄酒具备较高品牌知名度,很多4、5级庄产品性价比颇高,适合中产阶层自饮和商务宴请,具有较大市场潜力,可能会填补澳洲高端酒退潮后的部分空白市场。

  也有酒商看好其他酒种。成都靓久橡木桶酒窖总经理陈瑞东明确表示,意大利酒性价比高,下一步公司将重点推广。

  因此,澳洲酒退潮后,进口葡萄酒市场很可能出现智利/法国酒一马当先、其他国家品牌轮番跟进的局面。

  3

  中国葡萄酒发现微光?

  值得注意的是,退出澳洲酒的进口酒商,也有不少开始关注中国葡萄酒。

  2020年8月,经营澳洲酒多年的赵海彬就开始考虑转型。他前往宁夏产区,先后拜访多家酒庄,最后决定投资一家酒庄,并与其共同推广宁夏精品葡萄酒。

  赵海彬表示,公司经营中高端澳洲酒多年,积累了一批客户。自己所投资的宁夏酒庄酒质很好,价格定在200元以上,和现有渠道匹配度较高。自己投资入股后成为酒庄股东,将长线打造中国葡萄酒。

  那么,澳洲酒退潮之后,中国葡萄酒能否发现微光?

  有酒商透露,葡萄酒行业正处充分竞争状态,澳洲酒退潮后可替代者太多,和中国葡萄酒崛起没有必然联系。中国葡萄酒只有从葡萄种植、酿酒工艺、市场营销等全方位发力,不断提升竞争力,才有可能发现微光,而不能将复兴希望放在竞争对手退出。

  在这方面,新疆天塞酒庄进行了尝试。

  2019年12月,新疆天塞酒庄推出T20战略大单品,并提出全国化战略。酒庄营销有限公司总经理沈伟敏表示,天塞酒庄将由“小而美”精品酒庄模式,走向“大单品、大品牌、强渠道”精品大品牌营销模式。

  2020年疫情突发,天塞酒庄依然进行“大单品、大品牌、强渠道”试点,结果“有喜有忧”。

  沈伟敏表示,2020年葡萄酒经营环境不好,酒商普遍赢利困难。澳洲酒退潮,酒商大都仍处观望当中,并未选择中国葡萄酒,因此不能简单认为澳洲酒退潮,中国葡萄酒就一定受益。

  另一方面,天塞酒庄在“大单品、大品牌、强渠道”试点中发现,伴随中国国力增强、文化认可提升,一部分新型经销商脱颖而出,他们年轻、大都是酒业外行、相信“国潮”崛起,成为推广中国葡萄酒的主力。

  沈伟敏总结,澳洲酒退潮属于外因,中国葡萄酒应当自强。但如果经营澳洲酒的传统酒商开始大规模关注中国葡萄酒,加上新锐经销商,市场天平或向中国葡萄酒倾斜。

  由此可见,作为进口葡萄酒龙头,澳洲酒退潮已经给进口酒“大盘”带来影响,市场已勾勒出新版图,更迭正在发生。

  另一方面,作为中国葡萄酒市场重要一极,此情之下中国葡萄酒应该保持定力,“不用扬鞭自奋蹄”。只有在苦练内功基础上观察外界变化,努力发现微光抓住机会,才能一步步走向复兴。

  文章来源:云酒头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