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酒发展目标“推倒重来”,底气何在?

  从2018年底贵州发布“十大千亿级产业振兴方案”,到如今提出“打造百亿产值千亿市值白酒产业”,这中间仅仅过了两年时间,但是有关白酒产业的具体设定目标,无论是上市企业数量还是企业产值体量,都实现了大提速。

  对原定计划的推翻重来,是否意味着贵州白酒产业有了更大的发展底气?

  一

  贵州要建最大的“上市酒企”集群?

  酱酒热大潮之下,贵州省与遵义市几乎在同一时间发布了针对酱酒的产业规划。1月25日,贵州省代省长李炳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将发挥贵州茅台领航优势,打造贵州酱酒品牌梯队。

  在规划方面,贵州将“打造全省百亿产值千亿市值白酒产业,将习酒、国台酒、金沙酒、珍酒、董酒、钓鱼台国宾酒等打造成百亿以上产值,力争‘十四五’期间新增5家以上白酒企业上市。”早在2020年12月,李炳军在调研遵义时就强调,要进一步优化产业布局,推动白酒产业提质增效,充分发挥茅台集团的龙头引领作用,打造一批骨干企业。据悉,此前在李炳军任贵州代省长后,就曾针对白酒产业展开调研,召集相关部门、企业负责人参会,拟定白酒产业发展计划。

  身处贵州核心产区的遵义同样拟定了“十四五”规划,提出以茅台酒为引领,加快培育一批百亿产值、千亿市值的白酒企业,打造以茅台集团为航母的世界酱香型白酒企业舰队,壮大白酒产业集群。

  这一规划方案体现在1月22日发布的《中共遵义市委关于制定遵义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这份《建议》显示,遵义市将强化优质资源向优质产区配置,大力疏解非生产性功能,把最优质的土地资源用于最优质的酱香型白酒生产,打造世界级酱香型白酒产业基地核心区。在遵义市的规划案中,提及了具体的产区打造计划——“做强茅台镇核心产区,加速发展习酒产区、土城产区、董公寺产区、鸭溪产区、赤水产区,不断提升产区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

  值得注意的是,遵义市以及贵州省针对白酒产业的规划多有重叠,例如,在贵州省有关打造百亿市值企业的计划中,除了金沙酒隶属于毕节之外,其他诸如习酒、国台酒、珍酒、董酒、钓鱼台国宾酒均隶属于遵义市辖下各个区县。按照贵州省的规划,其在未来5年新增5家以上白酒上市企业,意味着未来将拥有超过6家上市酒企的超强阵容,一举而超越川酒(拥有4家上市酒企)?

  二

  酱酒产业带动大提速?

  实际上,贵州省、遵义市两级政府在“十四五”启动之际发布产业发展愿景,属于一种“提速”行为。

  早在2018年12月,贵州省曾发布《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印发贵州省十大千亿级工业产业振兴行动方案的通知》(黔府发〔2018〕33号),针对本省酒业做出规划。根据2018年这份产业振兴行动方案的规划,到2020年,贵州省白酒产量达到50万千升,白酒产值达到1200亿元。到2022年,白酒产量达到80万千升,白酒产值达到1600亿元。

  此外方案还提出,“发挥龙头企业和高成长性企业的引领带动作用,全力巩固茅台酒增长势头,将其打造成为千亿级世界一流企业,力争培育3家50亿元级上市企业。全力把茅台酒打造成世界超大单品,在茅台酱香系列酒中打造1~2个100亿元级单品,3~5个50亿元级精品……在十大名酒中打造一批30亿元级、20亿元级、10亿元级单品。培植和打造习酒、国台、董酒、金沙、珍酒等一批在全国具有较强市场影响力的知名企业品牌”。

  对比贵州省刚刚发布的打造计划,可以看出其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提速。

  在上市企业培育方面,贵州省的计划已经从原来的“3家50亿级企业”,改为“5家上市企业”“6家百亿产值企业”。原来培育知名企业目标中提及的“习酒、国台、董酒、金沙、珍酒”,增加了“钓鱼台国宾酒”。

  相比较而言,贵州省最新的产业目标比两年前提升了很多。在培育重点企业方面,规模有所扩展,对企业的产值目标有所提升(从培育50亿级提升到培育百亿级),对上市企业的规划也有所增加(增加了2家)。

  贵州白酒产业的发展目标,为何在3年之内就急剧上调这么多?在业界看来,“酱酒热”带动了贵州白酒产业的发展速度,从现有态势看,贵州白酒产业完成2018年底设定的目标不在话下,为了趁势而上,贵州发布了更具挑战性的发展规划。

  三

  这是黔酒的底气?

  实际上,酱酒热席卷全国的现状,部分酱酒企业的高速增长,都成为贵州调高发展目标的底气所在。

  数据显示,在2018年度,贵州省销售收入百亿元以上企业仅有茅台集团1家;而20亿元级以上企业仅有习酒、金沙酒业、国台酒业3家企业;其他销售过5亿元、10亿元级别的企业同样不多。

  这与酱酒企业多年来居于“小众酒”的地位有关,也与贵州酒产业除茅台外很少走出外埠有关。

  而到了2019年,茅台集团实现营收1003亿元,已经成为千亿级企业,2020年,茅台股份预计实现总营收约977亿元,茅台集团旗下的另一品牌习酒也已突破百亿大关,成为增长迅猛的酱酒新势力的代表性品牌。

  除了习酒之外,贵州诸多原属二、三线的酱酒品牌也在“酱酒热”中快速崛起,有望发展成为全国性品牌,这些“后备力量”的提升,自然给予贵州白酒产业更多力量。

  金沙酒业在2020年营收突破27亿元,比之前有了极大的提升,而其推出的“摘要”“真年份”等产品,也成为酱酒业的新锐力量;耕耘多年的国台在2020年获得了大爆发,据悉,其营收已经突破30亿元大关。

  值得一提的是,金沙酒业与国台酒业都有了上市规划,其中,金沙酒业将力争在2024年左右实现主板上市,而国台已于2020年5月正式提交了招股书。这些来自市场层面的变化和努力,自然成为政府设定产业发展规划的时候不得不考虑的因素。

  被外界称之为“第二茅台”的珍酒,在2020年取得了同比增长60%的成绩,与此同时,还积极进行增产扩能项目建设;钓鱼台则在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了同比增长超80%的发展速度。

  无疑,贵州调高发展目标,与酱酒业的发展提速有关,那么,未来这种酱酒热还会继续吗?

  著名白酒专家、贵州食品工程职业学院院长吴天祥认为,未来3年,全国酱酒的增量在300亿元至500亿元,而这大多将在贵州产生。

  也就是说,业界依然看好酱酒发展热度,对贵州省而言,借势培育更多的“大企业”,已经成为其重要的发展任务。

  文章来源:华夏酒报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