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镇基酒拉响供应警报,现十年来最大涨幅!

  “酒厂给我的基酒价格已经从200元涨到300元,涨幅高达50%。”近日,某知名酒厂开发商向酒业家表示。

  而上述开发商“被涨价”的遭遇并非特例。酱酒热之下,产业链上游的基酒也开始出现一“酱”难求的现象。不仅如此,酒业家调研结果显示,基酒供求市场的失衡极大推高了酱酒基酒的价格。在酱酒生产的主力产区茅台镇,2020年的基酒价格相比往年同期涨幅高达20-50%,为近10年来之最。Content 873

Content 874

  酱酒上游供应链的紧缺从2020年开始初露端倪。

  2020年1月14日,贵州茅台酱香酒营销有限公司发布《致歉信》,表示由于产能、基酒、包材受限,多款茅台王子酒、茅台迎宾酒、仁酒、贵州大曲无法按需供应。

  基酒供应不足也成为2020年至2021年初多家酱酒企业未能及时供货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们所开发产品的火爆程度远超预期,去年10月就已完成年度销售任务,并出现缺货现象。”某知名酱酒品牌开发商李明(化名)表示:“出现缺货后我发现酒厂的基酒供应出现问题,原本应在12月底进行的罐装,一直等到1月中旬基酒才运至仓库,导致市场断货3个月之久。”

  而另一位开发商则以抢囤的方式表达对未来采购基酒的担忧,“以前从未出现这个情况,2020年开始酒厂发货时间明显延长。”因担心基酒的储量不够或未来涨价幅度过大,这位开发商2020年以抢购方式在茅台镇采购数百吨基酒备用,这一采购量为往年同期2-3倍之多。

  以上两位开发商的遭遇映射出酱酒基酒供求关系的在2020年的突变。

  在黔酒股份副董事长万兴贵的估算中,2020年基酒需求骤增至少50%。但受疫情影响,各大酒厂2020年对供应链供给、市场需求预估不足,导致下半年出现供需紧张的矛盾。

  但事实上,即使酒厂不受疫情影响,基酒的总体产能上仍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以酱酒仁怀产区为例,知名酒评人周山荣估算,作为全国酱酒最为重要生产基地的仁怀产区总产量数年来一直停滞不前,2019年实际产量约为20万千升、预计2020年酱酒产量不超过20万千升,2021年仁怀产区的酱酒产量仍维持在20万千升左右,其中传统酱酒产量不超过10万千升。

  但这远远不能满足已呈现出燎原之态的酱酒需求,市场动辄断货正是供不应求最为明显的例证。

  酱酒盟创始人梁绍辉向酒业家透露:“仅在最近,我就遇到不下十家浓香酒厂来选酒,这些酒厂的入场,会进一步加大酱香基酒的供需缺口。”

  权图酱酒工作室创始人权图则表示,酱酒的持续火热加剧了产业供需矛盾,当前优质酱酒的供应缺口高达20万吨左右,“酱酒现有产能只能满足市场需求量的三分之二”。Content 875

  供需市场的高度失衡让茅台镇的酱酒基酒价格在爬上历史高位的同时,也呈现出近十年以来的最高涨幅。

  贵州五星酒业集团是茅台镇知名基酒供应商之一,其董事长焦永权告诉酒业家:“我们的坤沙酒2020年涨幅在20%左右,从6月开始涨价,而坤沙酒以前每年涨幅最多也仅有10%。”

  而基于各种因素,从酒业家对茅台镇的多家酒厂调研结果显示:在酱酒核心产区茅台镇,基酒正在经历此起彼伏的涨价风潮。一二线酒企的坤沙基酒平均涨幅高达30%-40%,最高者可达50%,如黔酒股份2020年基酒涨幅达30%。而中小型酒企基酒平均涨幅约在20%-25%左右。而最令人意外的是,部分酒厂的碎沙基酒涨幅竟也高达50%。

  相比往年基酒价格最多上浮10%的增幅,2020年的基酒价格涨势无疑已升至近十年最高。

  值得注意的是,基酒价格的上涨也将逐步推高酱酒产品的价格。李明表示,2020年公司采购基酒价格上涨20%,而生产成本的上升让他不得不对外提高产品售价,其产品出货价上涨20-30%不等。Content 876

  经历2020年大幅度提价之后,基酒涨价趋势在2021年仍没有停止的势头。

  “消费端的供需不平衡、生产端的供需也不平衡,以致供求矛盾凸显,继续涨价成为必然。这对规模达到年产坤沙酒千吨以上、工艺相对规范的酒厂来说,无疑是利好。”周山荣在接受酒业家采访时表示。

  同时他也预测:“当前宏观和产业政策进一步收紧,2021年涨幅预计会更高。优质坤沙酒涨幅预计会达到30-60%。”

  供需严重失衡的现状下,部分业内人士甚至预测未来将出现基酒采购全新模式。“供需严重失衡可能会改变下一步的厂商合作模式。”梁绍辉分析,未来可能会出现客户要采购100吨,须预付10吨或20吨货款,提前拿下所有权。

  而权图表示,基酒价格不断上扬的势头在2023年后有望部分缓解,“从目前企业的产能规划来看,基酒供需矛盾将在2023年一二线酒企产能集中放量后方能逐步缓解,2021-2022年还将处在相对紧张的状态。”

  文章来源:茅酒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