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4组数据看昔日“贵酒之王”贵州醇一年崛起!

  2021年2月12日,以一封新年公开信形式,贵州醇酒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朱伟面向全行业发布了过去一年的“工作总结”,引发媒体不小关注,其中关于贵州醇2020年营销情况的一组数据显得格外抢眼。

  数据显示,贵州醇2020年销售额增长206%,扭转八年亏损,实现利税过亿,2021年节前40天销售增长245%。

  扭亏、高速增长、节前热销……亮眼数据的背后,折射出两大现象:

  一方面,在酒业“老兵”朱伟的操盘下,历经一年改革,贵州醇重回赛道,奋起直追,昔日“黔酒老大”、“贵酒之王”的风采逐渐回顾;

  另一方面,在政府相关政策推动下,贵州省白酒整体格局不断优化,包括贵州醇在内的一大批老牌名酒正在快速崛起,逐渐成为贵州白酒品牌阵营中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

  数据1:扭转8年亏损与利税过亿

  梳理朱伟此前对外公开的贵州醇营销业绩可以发现,“扭亏”“利税过亿”是其经常提到的字眼,而这些词汇背后则蕴含着深刻的历史意义。

  上世纪90年代,贵州醇曾在全国白酒行业中占据显赫地位。根据1992年的国家统计局数字显示,贵州醇当时位列全国利税率最佳企业500家中的前31名,在贵州省内占第一,在全国白酒行业名列第二,仅次于五粮液,而在全国饮料行业则排到前11名,是名副其实的“黔酒老大”、“贵酒之王”。

  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贵州醇不仅酿酒产能已超过万吨,年销售额更是高达3亿元左右,税利过亿,财政贡献超过当地兴义市财政收入的50%。

  昔日的“税利过亿”是一份荣耀,而随后的“商标之战”则让贵州醇遭遇了经营上的“滑铁卢”。

  1993年,贵州醇产品已经热销全国大江南北,茅台酒厂也推出“贵州醇”同名产品,并且瓶型和包装几乎完全一样,贵州醇立即以侵犯知识产权为由,起诉茅台酒厂,茅台方面则反诉贵州醇侵权“贵州”牌文字注册商标,一场双方互为原被告、旷日持久的大战就此开始。

  历经数番交锋,整整7年之后,这段公案才告一段落。而相关诉讼所带来的诸多问题,特别是营销上的失误,则让贵州醇一蹶不振。2012年被维维集团收购后,虽经多次换帅,贵州醇始终未能扭转颓势,8年间累计亏损3.16亿元,错过了白酒行业发展的黄金期。直至2019年8月份,江苏综艺集团接盘,企业才迎来转机。Content 894

  数据2:2020年销售额增长206%

  2020年2月14日,朱伟出任贵州醇董事长、总经理,贵州醇复兴计划启幕。

  在对外宣布履新消息的同时,朱伟也公布了企业发展规划,即是借助贵州醇这一基本平台,“用十年左右时间,打造一个全新的两千亿市值酒业集团,然后,以此为基础,进一步参与和推动行业整合”。具体到贵州醇层面,“真年份”战略则成为支撑企业发展的核心战略。

  此前,江苏综艺集团董事长昝圣达一行曾考察了贵州醇,并对贵州醇的老酒资源和浓酱兼具的生产工艺产生浓厚兴趣,在邀请各方为企业进行深入“体检”后,确立了发力“真年份”酒的思路。

  依托这一思路,贵州醇于2020年4月份开始大举进军“年份酒”市场,无论从品牌传播层面,还是线下渠道布局、大商招募上,“真年份”成为贵州醇对外释放的核心字眼,也日渐在业内形成声浪。

  “年份酒”是白酒行业中的一块巨大蛋糕,但“年份酒”品质良莠不齐始终难逃消费者诟病。其根本原因,在于“年份酒”市场相关强制性规范缺失,不少企业利用这一点在“年份数字”、“新老酒勾调比例”、“贮藏方式”上大做文章。基于这一洞察,贵州醇推出全新的“真年份”系列产品,其最大特点在于采用陶坛储存的老酒直接罐装,用与国际标准接轨的单一年份标注,不勾调,不加权,标注年份即为实际酿造年份。在鉴定标准缺失的今天,这一做法让消费者得以最直观、最简单的方式鉴定年份,获取纯粹老酒,为企业市场营销带来强大动能。

  借助“真年份”系列产品的市场号召力,辅之以“创业合伙人”模式、“控盘分利”模式等创新的人才、厂商合作模式,贵州醇开始走上发展快车道。2020年1-5月份,贵州醇实现盈利2000万元;到10月底,盈利超5000万元;进入今年2月,贵州醇全年销售额同比增长206%。

  在2020年上半年遭受疫情影响,全行业遇冷的背景下,贵州醇实现了销售额两倍多增长,给行业以惊艳表现。Content 895

  数据3:2021年节前40天销售增长245%

  在大举进军“年份酒”市场的同时,顺应当下的“酱酒热”,贵州醇也展开布局。

  此前,贵州醇推出的酱酒产品“酱香5年”、“酱香10年”都曾在市场收获不俗口碑。进入2020年下半年,贵州醇将这一布局提速:9月份,朱伟在招商大会上透露了未来贵州醇“陈、酱并举”的发展思路;10月份,贵州醇对外公布了技改扩产计划,按照该计划,企业将在2021年上半年实现年产1.25万吨基酒的产能,其中酱香酒产能占比达到80%;11月份,贵州醇推出了对标百亿大单品的核心产品“贵州醇·金典”;12月份,新品招商快速启动,一个多月时间,即实现招商破百。

  同“真年份”系列产品一样,酱酒产品很快成为推动企业经营业绩提升的一大支柱。2020年11月30日,贵州醇酱酒新品“贵州醇·金典”还未上市打款订货就接近10000箱。12月12日,一周多时间新品订货量又增加了5000多箱。2月2日,贵州醇营销部传来消息,其核心大单品混合型年份酱酒“贵州醇·金典”的四万箱春节计划投放量一售而空。Content 896

  进入春节营销旺季,囿于包材、物流限制等原因,贵州醇相关产品出现市场告急。为保障节后发货,贵州醇于2月1日结束春节销售。即使在这一背景下,贵州醇依然在节前40天实现了销售增长245%,这一数据背后,其酱酒产品的热销居功至伟。

  受到茅台带动等因素影响,酱香型白酒的市场行情一路走高,商家经销热情和消费者消费热情持续高涨,而贵州醇身处酱酒大本营,不论是酿酒工艺、酿酒产能还是老酒储存都占尽优势。这些优势因素叠加,已成为助推昔日“贵酒之王”崛起的一大推动力。

  数据4:未来3年每年持续翻番

  进入2021年,贵州醇公布了未来3年在销售层面的发展目标,即是“每年持续翻番”。这一目标不仅明确了贵州醇未来的发展方向,从宏观层面上看,也迎合了贵州省在白酒行业的整体规划。

  不久前的1月25日,贵州省十三届人大四次会议开幕式上,代省长李炳军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在狠抓传统产业优势挖潜升级方面,将发挥贵州茅台领航优势,打造贵州酱酒品牌梯队。而早在去年12月,李炳军在调研遵义时就强调,要进一步优化产业布局,推动白酒产业提质增效,充分发挥茅台集团龙头引领作用,打造一批骨干企业。

  在贵州打造“一超多强”的白酒格局这一过程中,包括贵州醇在内的一批老名酒崛起将起到重要推动作用。

  2021年是“十四五”规划的开局之年,按照《贵州省优质烟酒产业振兴行动实施方案》,到2022年,省白酒产业产值要达到1580亿元。达到这一产值,需要诸多名酒的助力。2020年,贵州珍酒销售增长率达67%,国台上半年销售增长106%,贵州醇实现全年增长206%……这些贵州名酒的发力将极大的推动贵州白酒行业的整体跃进。

  事实上,近年来贵州白酒行业的品牌阵营也正在逐步成型。以茅台、习酒为代表的头部阵营稳步前行,以国台、钓鱼台、金沙、珍酒为代表的一大阵营正在逐渐成长为腰部力量,而以贵州醇为代表的一度沉寂的老牌名酒也在快速发展,日渐成长为贵州酱酒品牌阵营中的重要一极。

  而随着包括贵州醇在内的一批老名酒在未来不断发展,贵州省白酒整体格局将得到不断优化,黔酒在酱香型白酒里的优势将得到不断巩固,产业优势也会日益凸显。

  来源于:微酒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