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巅峰系列》收官之作54年,一款收藏级威士忌的时间滋味

  “单一麦芽威士忌,不加冰。”

  相信很多威士忌饮家,或者是刚入门的威士忌爱好者都从不同地方听说过这句话。《纸牌屋》里Frank随着地位的提升,日常喝的从调和威士忌升级到单一麦芽威士忌;《邪不压正》里,亨特勒大夫推开女佣的手,说出了那句大多数单麦威士忌爱好者的心里话:“酒多少钱,冰多少钱!”单一麦芽威士忌在各种我们熟知的流行影视作品里,以一种高端、有品位的形象,进入到我们的生活。Content 6

  在威士忌世界里,对威士忌的喜好和推崇有着和时尚业类似的趋势。近百年来威士忌客们的口味趋势从“大众情人”般的调和威士忌转变到个性更为独特的单一麦芽威士忌。

  乃至近年来,威士忌收藏家们的喜好让老年份乃至单桶的单一麦芽威士忌掀起了被争夺的热潮。可以想象单一麦芽威士忌的价格也是水涨船高。拍卖价达数十万元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已经不算是新闻了。

  尽管单一麦芽威士忌的热潮来得如此猛烈,收藏家们对它的追捧如此疯狂。但追求个性的单一麦芽威士忌始终不会走向规模化的量产模式,它的市场份额始终不高,近5年来,单一麦芽苏格兰威士忌占所有苏格兰威士忌市场份额在10%左右,但市场总值占比却占到30%(苏格兰威士忌协会数据)。Content 7

  稀有而价格高昂的单一麦芽威士忌更多出现在拍卖会而非在超市里。单一麦芽威士忌的稀缺性和高价值也进一步推高了这股收藏的热潮,这足以吸引新生代中国投资者的强烈兴趣。

苏格登《时光巅峰系列》收官之作

54年单一麦芽威士忌全球耀时发布

  能达到收藏级的威士忌就如同Fine wine一样,大多数人都知其名懂其梗概,实际见过又或者喝过的人少之又少。

  如近日全球知名洋酒集团帝亚吉欧(Diageo)宣布,旗下单一麦芽苏格兰威士忌品牌苏格登(The Singleton)重磅推出史上最高年份——《时光巅峰系列》收官之作54年,这款全球限量235瓶的威士忌足以让我们一窥收藏级威士忌的神秘面纱。Content 8

  苏格登《时光巅峰系列》收官之作54年源自于1966年窖藏,该系列不仅是苏格登最高年份,更打破了帝亚吉欧集团最高年份单一麦芽释出的纪录。继2019年释出系列首款53年单桶珍酿,苏格登54年同样臻选于旗下达夫镇(Dufftown)酒厂,以法国巴卡拉水晶瓶尊呈,全球限量235瓶。Content 9

  这是一款无法复制的威士忌,苏格登54年的光阴意味着半个世纪的沉淀和一个时代的印迹。在这半个世纪里,威士忌世界里发生了许多变化,它也见证着苏格登标志性的三慢工艺工艺诞生,而这款珍品就是1960年代传统缓酿工艺的首批珍贵原液,酒液历经手工翻麦、长时间糖化、双倍酵酿时间,并燃煤直火进行小批次缓慢蒸馏的传统工艺。

  历经50多年的时光桶陈,苏格登54年由品牌首席调配大师莫琳·罗宾逊(Maureen Robinson)女士亲自掌舵并长期贴身观察,于苏格登高年份独立酒窖、以小批次菁英挑桶程序臻选,重现了苏格登传统缓酿的层次丰味。Content 10

  时间、工艺、经验还有投入,使得它成为了可遇不可求的一款威士忌。

深谈Fine wine与收藏级威士忌

收藏酒的价值标准

  尽管烈酒与葡萄酒之间很难作对比评价,但上到收藏级的Fine wine和威士忌,两者的价值评判标准也颇有相通之处。

  排在价值评判标准前列的,当然是酒的稀缺性和不可复制性。像最为讲究风土的勃艮第,葡萄酒的独特来自于微气候间精妙的不同。也许仅仅是数百平方米的一片细小葡萄园,所诞生葡萄酒便与一墙之隔的另一片葡萄园有着天壤之别。而每一年气候的微妙变化,更是赋予了它们无法替代的时光印迹。Content 11

  这份不可复制性是Fine wine价值推高的驱动引擎。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到今年2月,Liv-ex 优质葡萄酒100指数已经连续9个月上升,罗曼尼·康帝、勒桦等名家再次刷新价格记录,便是印证了这一点。

  物以稀为贵始终是不变的真理。放在单一麦芽威士忌的投资价值上,便是“稀有威士忌”的概念了。2020年5月份发布的Rare Whisky 101威士忌投资年报显示,2019财年在英国拍卖会上售出的单麦苏格兰威士忌可收藏瓶的价值增长了41.5%,达到约5771万英镑,每瓶平均价格上升了6.12%。尽管在RW101认为是“市场供应过剩”的2019年,投资者的需求依然能够赶上并超过供应量。Content 12

  还是举上文提到的苏格登《时光巅峰系列》收官之作54年为例子,品牌首席调配大师甄选1966年欧洲橡木桶,于单一Pedro Ximenez橡木桶进行二次熟成。这是苏格登在1960年代现代规模化酿造技术来临前的最后一批原酒,雕刻着旧时光传统工艺的时代印记,如今已经很少由酒厂工人手工翻麦、长时蒸馏的工艺了。这也是苏格登标志性缓酿工艺的开篇之作——“慢糖化、慢酵酿、慢蒸馏”,自此之后缓酿工艺历经70、80年代的演变和创新,最终在80年代定版,才塑造了今天苏格登的“层次丰味”。

  这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冒险。半个世纪前调配大师决定将这批原酒送入这支橡木桶内进行陈酿,是很难想象出今天它会是什么样子。这是航行在时间长河上的一次征途,并见证着威士忌工艺甚至是酒类行业在过去的54年间的种种变迁。那是一个走向大众的年代,但又是酒类行业走向精品、稀有的年代。

  这一看似矛盾的描述,是技术革新所带来的必然结果。细致,或者说得上是吹毛求疵的用桶选择,规模化生产和“慢工艺”精心制作的不同,在那个年代的葡萄酒,还有这里提到的苏格登《时光巅峰系列》54年,是可以尝得出来的。Content 13

  这样,也许你能更好地理解莫琳·罗宾逊女士对苏格登《时光巅峰系列》54年的描述:“苏格登54年杰出地呈现传统缓酿与当代桶陈技艺的交融,演绎了超高年份珍贵威士忌中罕有的丰富层次” 。这是一个时代发展留下的味道,除此之外,别无二家。

  上面所提到的是一款收藏级威士忌所拥有的,来自于一个时代、调配大师和品牌工艺共同带来的高品鉴价值。它需要懂得赏析它的人用心细品。

  全球知名威士忌大师、苏格兰双耳浅杯大师执杯者查尔斯·麦克林(Charles MacLean)先生对苏格登《时光巅峰系列》的评价便是如此:“我从未品鉴过如此令人惊叹的威士忌。苏格登54年的风味表现非同凡响,历经了漫长的熟成,此超高年份的单一麦芽优雅地呈现复杂度,值得品鉴家们的深度慢品。”Content 14

  而苏格登《时光巅峰系列》54年成为一款收藏级威士忌的另外一点是它的高收藏价值。这款威士忌采用订制的木质酒座,以蓝绿色皮革点缀,更设计寓意苏格兰高地风土的54层等高线纹理。

  法国水晶臻艺的开创者巴卡拉 (Baccarat) 以苏格登经典壶型瓶身为灵感,特别手工匠制水晶瓶,并定制苏格登品牌标志性蓝绿色的水晶瓶头,封藏54年桶陈时光。英国皇家御用匠人Thomas Fattorini定制铜制瓶颈,刻印1966入桶年份的时代印记。Content 15

  酒与艺术的跨界相融总是让人印象深刻。如木桐每年邀请知名艺术家为其设计酒标,又如意大利名庄Montevertine与著名艺术家 Alberto Manfredi跨越一生的合作。艺术升华了酒的价值,而酒则是我们去感受艺术之美的直观体验。

  继2019年《时光巅峰系列》首款53年发布,苏格登再度携手享誉国际的知名雕塑艺术家、巴黎秋季沙龙最高奖“泰勒大奖”获得者,被誉为“时光雕塑家”的蔡志松,共同去演绎这段关于时光的故事。2019年发布苏格登独家合作的“绽”雕塑作品,以腊梅诠释时光的力度,厚积薄发的谦谦力量;今年两者也将以全新作品,致敬系列收官时刻。Content 16

  其实说了这么多,最终还是要回归到这样一款收藏级威士忌真实的品饮体验上。也许你也跟我一样,很好奇它会是什么样的味道。也许你我都不一定有缘分去实际品饮,但不妨从他人的品酒词中一窥究竟:

  轻嗅酒液,鲜明的陈年葡萄酒香气从杯缘溢出,酒液虽经过超半个世纪的陈酿,却仍保有令人惊艳的活力和张力。再闻,干燥温和的蜡麻风味为基底,醇厚的黑樱桃水果香气浮现其上,兼具醇厚香气和丝滑张力的油润感。细嗅,能感受到紫檀木质香氛巧妙地成为了烘托全景的布幕,而后酒渍樱桃、熟无花果和大蜜豆气息一一散发,黑桑椹汁和柠橙果干香气相融其中,展现出完整且丰富的辛香味谱。

  入口的瞬间,可以感受到丰郁的蜜汁乌梅和橙皮精油的风味萦绕表面,裹着一袭冰糖气息的老陈皮风味紧随其后,同时伴随着好似陈年葡萄酒的柔适单宁感,与酒厂标志性的青草气息传达出优雅从容的酒体风格。再品风味,酒液口感逐渐显得深沉,烘烤葡萄干和老陈皮包裹着辛香味在舌尖回荡,苦与甜的交融创造了丰富的层次。

  尾韵呈现出高级的黑巧克力和黑松露香气;咽润之后在喉间出现悠长且清晰的回甘。

  在这份品酒词里,熟悉葡萄酒的朋友,能轻易捕抓到那些与Fine wine有着强烈关联的语句。也许在时光的演绎下,葡萄酒与威士忌本质上的不同也被历练成殊途同归的味道。那是关于时光沉淀的味道,而苏格登54年(54年单一麦芽威士忌桶装原酒限量版,酒精度数44.1%,700毫升/瓶)即将于6月初在“世界时间的源点”英国皇家格林威治天文台首次现世,并于今年6月在全球指定渠道正式发售。Content 17

  文章来源于:葡萄酒杂志,信息贵在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