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酱酒,请对资本说“不”

  这个标题,并非意气用事。

  据快讯君所知,金沙产区的一家酱酒生产企业,已经接连拒绝了几个资本。“估值并不低”,知情人士说,“但(酒企)老板希望按照自己的理想做酒。”

  他应该很清楚,资本的本质,和酱酒的本质,完全相悖。

  资本逐利,追求快速的变现和盈利。诚然,一个企业,通过资本运作,可以实现快速扩张,占领市场,但酱酒,是一个生产周期长,资金沉淀时间更长的行当。它难以起量,难以实现规模,难以在合理的逻辑内,满足资本扩张的需求。

  近期,仁怀政府发布了十四五规划和远景目标的纲要,酒是重中之重。《纲要》显示,2020年的仁怀产区成品酒仅15万千升,至2025年预计提升至25万千升,并力争实现50万千升的酱香酒产能。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中国白酒总产能近741万千升。Content 387

  从这份数据里,行业人士能解读出许多深层次的信息,而快讯君想说的是,数年后的50万千升,与当下的741万千升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酱酒,是一个用时间换品质,用时间换价格、换口碑的品类,注定难以起量。如今,国内已有19家白酒上市企业,酱香品类只有一个茅台,而茅台的产能也并不高。即便多年后达到10万吨,乃至20万吨,在白酒的年总产能里,也微不足道。而其余十八家,大多都是容易起量的品类。

  仁怀产区远明酒业的董事长任远明,就对酱香酒做过总结:笨、小、慢,“最笨的方法,最小的规模,最慢的速度,才能做出好酒。”钓鱼台国宾酒业总经理丁远怀说,“这个行业真的不能急功近利。”怀庄酒业董事长陈果就把一生的成就归结为“踏实”,而君丰酒业董事长佘小兵也说,不能盲目扩张,一定要稳扎稳打。Content 388

  借助资本,短期之内,可以实现量变,质变却很难。毕竟,快速扩张之下,产品品质、风险管控、组织架构、内部管理等等,都是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借资本做大做强”,是个伪命题。做大容易,做强很难。

  这在其他行业,早就得到过印证。一直以来,房地产都是中国的支柱产业,很多行业里出现的问题,房地产几乎都经历过,尤其是资本运作。上市之前的万科、龙湖,曾被誉为“产品主义者”,而这也为它们赢得了极好的市场口碑,但上市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龙湖曾于2009年上市,但在2010年之后,各地就开始爆出业主维权的消息。这不是孤例。

  回到酒行业,海航也是一个反面例子。

  大约2011年的时候,海航集团入股怀酒,斥巨资扩张产能、拓展市场。当时,业界都认为一个有好酒,一个资本实力雄厚,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了。然而,多年之后,怀酒在市场上,几乎是销声匿迹,最终被国台收购,海航也黯然退场。

  海航无疑是个庞然大物,看似实力雄厚,但更擅长的是资本运作。如果不是它的负债率过高,现金流出现问题,或许,怀酒不致如此收场。不过,作为一个把金融杠杆运用到极致的“翘楚”,海航大败局,早已隐伏,出现问题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其实,快讯君并不是否定资本运作。快讯君只是和所有做实业的人对资本持一样的态度:又爱又恨、爱恨交织。又或者说,快讯君警惕的是热钱,是投机者,而非投资者。

  既然提到国台,我们或许可以把它的资方天士力视为一个正面例子,但不要忘了,在酱酒风口未起来之前,天士力苦心经营了十余年。近期还有一个消息——舍得摘帽,实在鼓舞人心。

  不过,我们应该注意的是,首先,舍得大股东复星的主业是实业医药,做医药很有钱的。其次,舍得是以浓香为主,不是酱香。复星入局白酒,应该和之前进军房地产等行业一样,在资产增值之外,还有产业布局的考虑。

  那些有所坚持的酱酒企业,也不是完全拒绝资本,而是在选择资本。否则,前文所述的那位金沙酒企的老板,不会谈那么多家资方。仁怀产区一位酒企创始人,也表示过对资本的期待,但他合作的前提,是资方要充分尊重酒企,尊重酱酒的生产规律。在他看来,这样的资方,“可遇不可求。”

  资本是柄双刃剑,不必完全拒绝资本,但也要多留一个心眼,尤其是那些玩金融杠杆的。如果遇到,最好说不。

  毕竟,酱酒市场增长迅速,但有发展的边界。产区的容量承载,也有边界。而当资本开始无序扩张时,边界在何处?

  图片摄影:胡永根除

  文章来源于:糖酒快讯,信息贵在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