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台酒业回应“IPO终止审查”:调整募资规模后,会重新上市

  6月7日,针对国台酒业IPO终止审核一事,国台董事长闫希军独家对经济观察网记者回应,“计划调整完最晚十月底再报(IPO材料)”,面对记者提出的招股书反馈意见中的关联交易等问题,他表示,“占比少量的产品采购,都是在合法合规公平下进行的,在审核中都属于解释性事项”。

  证监会官网披露显示,贵州国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国台酒业”)已于6月2日申请终止审查IPO。在此之前,国台酒业于2020年5月递交上市申请,正式冲击“酱酒第二股”;2020年11月,证监会针对国台酒业上市申请文件提出47条问询;一个月后,国台酒业更新招股说明书。

  什么原因导致国台酒业IPO终止审核,闫希军并没有透露,只说了“正常调整后再报”。Content 973

  擅长深度捆绑经销商

  两位国台经销商已经到达了贵州仁怀茅台镇,他们都要去国台酒业催发货,他们介绍国台目前产能不足但市场快速成长导致供不应求,他们的下游客户也在催货,其中一个经销商往国台打款了一亿多,但是现在货发不出来,他们都很着急。

  这是6月5日酒业专家肖竹青在茅台镇实地调研的情况,肖竹青对记者表示,这说明国台在品牌层面和刚需层面有了本质的突破,某种意义上讲国台已经可以代表面子了,同时也说明国台目前产能有限。

  因此,此次IPO国台酒业准备募集资金到位后,通过募投项目的实施,国台酒业的基酒产能将达到6500吨/年,提升基酒供应保障能力。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3月末,国台酒业通过实现对国台怀酒的控制,获得了4,930吨优质基酒及年产1,000吨的基酒生产能力。

  国台在发展初期,曾经为了激励行业的超级经销商来加入国台的销售阵营,推出以业绩捆绑股票的合作策略。

  招股书资料显示,国台酒业经销商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湖北粤强樽品酒业有限公司、深圳粤强臻品酒业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王富强,广东益润贸易有限公司的实际经营者为王富强亲属。王富强于2018年2月至4月期间通过其控制的广东佰利达粤强投资有限公司向国台酒业有限进行增资。截至目前,粤强投资持有国台酒业1.19%股份。同时,作为国台酒业的第一大客户广东粤强酒业有限公司,占国台酒业的营收占比是5.58%。

  根据招股书显示,国台酒业2020年上半年的营业总收入为13.59亿元,2019年全年为18.88亿元,2018年为11.76亿元,净利润方面,2019年的净利润增速为406%,2020年净利润同比增长70.87%。

  肖竹青表示,国台酒业通过业绩捆绑股票,吸纳了很多全国的优秀的代理商和优秀的喝酒大户入股国台酒并且努力通过圈层营销推动国台酒的销售,这些有圈层资源有流量资源的大客户加入国台酒业的代理商队伍,在国台的发展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国台酒业在发展过程中成功地把行业大经销商和一些喝酒大户变成了卖酒客户,成为行业跨界营销经典案例,但是当年的营销创新也为国台酒业上市过程中的“关联交易审查”留下了隐患。

  关联交易众多

  外界对国台酒业上市质疑最多的点在于关联交易较多,而关联交易众多这句话出现在证监会对国台酒业IPO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中。

  招股书显示,在国台的经销商中,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天津天士力医药商业有限公司、安国数字中药都商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金士力佳友(天津)有限公司、聚智大健康科技服务集团有限公司和天津宝士力鼎膳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为国台酒业的关联交易方。

  2017年-2019年内,国台酒业总共向实控人所控制的多达44家企业销售过商品,产生的交易金额分别为5124万元、6827万元和8013万元,分别占公司当年总营收比例为8.9%、5.8%和4.2%,并向关联方采购矿泉水、茶产品、人参产品和枸杞等,金额分别为392.24万元、1,492.74万元、2,574.95万元。这当中,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为采购大户,采购金额分别占同期关联交易总额的比例为71%、71%和58%。

  然而,启信宝显示,2020年9月18日,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注销,注销原因是决议解散。更新版的招股书表示,因自身经营发展战略调整并结合国台酒业经销商管理制度,金士力佳友(天津)有限公司自2019年起不再为公司经销商,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自2020年6月起不再为公司经销商。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3月,法人代表为吴迺峰,正是闫希军之妻。

  天津帝泊洱生物茶连锁有限公司的产品是帝泊洱生物茶。一位曾经给帝泊洱生物茶做过品牌包装的人士介绍,帝泊洱生物茶先用洗脑式传播打造一个新概念,把茶业做成茶粉速溶装以显示更健康,传播中让名人站台,吸引经销商入会深度分销,目前还有不少经销商压了一批货在手里。

  证监会要求国台酒业说明,向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其他企业关联销售的原因与合理性,定价依据及价格是否公允,是否履行关联交易决策程序,相关交易是否真实,关联方是否代国台酒业承担成本或输送利益,是否通过关联方调节国台酒业利润;国台酒业向关联方采购产品的价格及定价依据,价格是否公允;国台酒业对关联方是否存在重大依赖,如存在说明是否构成发行障碍。

  闫希军的酒业执念

  闫希军是1953年人,招股书显示他是博士研究生学历、主任药师、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和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酒业界中据传他对国台非常执念,一度曾亲自管理国台,至今他本人担任国台酒业董事长。

  招股书显示,1999年,天士力前往贵州茅台镇收购了一家老字号酒厂,并在此基础上累计斥资40亿元、花费20余年,打造出如今号称“茅台镇第二大酿酒企业”的国台酒业。

  目前,闫希军、吴迺峰、闫凯境和李畇慧(下称这四人为“闫希军家族”)为国台酒业的实际控制人。其中,闫希军与吴迺峰为夫妻关系,闫希军、吴迺峰与闫凯境为父子、母子关系,闫凯境与李畇慧为夫妻关系。据招股书披露,闫希军家族通过国台集团、天士力大健康及华金天马合计控制国台酒业84.00%的股权。同时,闫希军家族还是药企天士力(600535.SH)的实际控制人。《2020胡润百富榜》显示,闫希军家族身家160亿元,排名第338位。

  2020年6月,在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签署仪式上,闫希军讲述了国台酒业的发展路径,1999年至2007年,8年时间,国台没有卖酒,一直对茅台展开学习,专注酿酒、存酒,这为后来国台品牌和销售的爆发式增长奠定了基础。

  2008年至2012年,国台酒业确立了“贵州国台酒·酱香新领袖”品牌定位,初步奠定产区、品类、行业地位及高端消费者认知,以“国台现象”引发行业关注,2011年利税3个亿,2012年利税达6个亿。

  闫希军表示,除了一直在学茅台酿好酒之外,国台20年发展中还有意识地学茅台“讲故事”,并在发展过程中坚持自己的特色。

  闫希军认为,安全健康,是任何食品、饮品的底线和追求。酒本身要健康,饮酒方式也要健康,打造现代健康白酒是国台的产品哲学。国台将通过关键技术的创新等,推动数字化、标准化建设,实现质量控制技术的跨越式提升,同时构建以生命健康为本的饮酒文化和人文精神,倡导健康饮酒方式。

  文章来源于:茅酒快讯,信息贵在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