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电商蹿火,酒业能否借“西”风?

  渠道下沉带来的不仅是西部地区产品“运得出”“卖得远”,还将竞争壁垒的地域限制打破,加上我国将提振大宗消费重点消费,促进释放农村消费潜力,农村消费环境将进一步优化。

  还有几天,轰轰烈烈的618年中大促就要落下帷幕了。不管是商家的“卖卖卖”,还是消费者的“买买买”,电商都成为时下最IN的购物方式,也成为驱动新供给、满足新消费的时代关键词。

  6月9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联合阿里巴巴正式发布《西部电商发展报告2021》(以下简称《报告》)。据悉,这是阿里巴巴发布的首份聚焦西部地区电商发展的相关报告。让人出乎意料的是,2020年,西部新入淘宝开店的创业者增幅首次超越其他地区,领跑全国。在电商集群效应正加速向西部扩散的赋能下,酒业也能顺势而为,一路向“西”吗?

 1、 “零”的突破

  PayPal公司创始人、Facebook外部投资者Peter Thiel(彼得·蒂尔)曾在《从0到1:开启商业与未来的秘密》一书中写道:在传统时代,成功企业的商业模式是一个从1到N的过程,也就是在现有基础上,复制之前的经验,通过竞争不断扩大自己的市场影响力。而在互联网时代,成功的企业却是一个从无到有,即从0到1创造市场的过程。

  的确,翻看近两年的互联网圈儿,实现从0到1者大把。不仅有薇娅、李佳琦等淘宝主播,还有钟薛高、元气森林等网红品牌······在互联网赋能电商的当下,以西部淘宝村、镇为代表的农村电商也迎来爆发式增长。Content 254

  《报告》显示,过去一年,西部淘宝村从19个增长至71个,同比增长274%;淘宝镇从34个增加至83个,增幅达到144%。值得关注的是,内蒙古、西藏、甘肃和重庆4地均实现了淘宝村、镇的“零突破”。其中,甘肃迎来了首个淘宝村,而内蒙古淘宝镇更是实现了飞跃式增长,数量从0上升到8。不仅如此,四川、陕西诞生了亿元淘宝村,同时,重庆、四川、云南、广西还出现了“亿元镇”。

  一系列“零”的突破,足见西部地区在电商、物流、乡村新基建等方面的蓬勃发展,而这背后也离不开国家和政府的大力扶持。

  2020年5月17日,《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印发。为加快形成西部大开发新格局,推动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加强货运枢纽(物流园区)建设;完善国家物流枢纽布局,提高物流运行效率;以及加强横贯东西、纵贯南北的运输通道建设,拓展区域开发轴线等强化基础设施规划被写进《指导意见》。

  受此利好影响,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通达度、通畅性和均等化水平均得以提高。

  “以青海为例,因为以前订单量低导致物流快递成本居高不下,淘宝包邮区域是不包含青海的。今天再看,基本上都可以包邮了。”青海互助青稞酒股份有限公司物流中心总监冯帅告诉《华夏酒报》记者,如今青海整体的物流速度不断加快,价格也不断下降,从业人员和车辆都在逐步增量的过程中。

  这从《报告》首度公布的“义乌指数”中也可以窥见一斑。Content 255

  据统计,相比2018年,2020年义乌与西部主要城市间的平均物流时间缩短了约16小时。换句话说,电商业的发展进一步赋能了渠道下沉,由此带来西部地区电商的“购销逆差”也在进一步缩小。

  《报告》显示,2019年,西部通过淘宝收入100元的同时,有1300元花到其他地区,而2020年这一数字已经缩减为750元,同比缩小46%。Content 256

  综合来看,在西部电商崛起的过程中,政策、产业、基建、人才与平台均是不可或缺的因素。但也正是赶上了电商风口,消费侧和供给侧的共同发力,拉动了农村基础设施完善,才使得乡村振兴之路越走越宽,实现从0到1再到N的突破。

  2、酒业大有可为

  那么,酒业又能从中得到什么?

  “电商产业能够更快普及到农村,对酒水电商向村镇的触达有极大的促进作用,由此,将带来酒水电商的扩容和快速发展。”北京君度卓越咨询有限公司高级咨询师、项目总监祁昭分析指出,西部酒水企业众多,新基建将赋能其电商渠道加速发展,带来更大的便利性和渠道基础。

  因此,我们也看到,今年很多西部酒水企业甚至行业协会纷纷发力电商。

  5月24日至26日,宁夏政府驻上海办联合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产业园区管委会举办“国内知名电商贺兰山东麓葡萄酒选品行”活动。据悉,此次活动邀请了百余位国内知名电商卖家实地调研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利用社群电商的优势,实现供需精准嫁接。而此前,宁夏贺兰红酒业公司还与酒圈网红达人“醉鹅娘”达成战略合作。

  不仅如此,青青稞酒发布的2020年年报显示,新零售和电商是公司未来五年终端运作模式升级、消费者大数据分析和数字化运营的主要支撑,是为营销赋能的核心平台,是销售业务的新增长点。

  “西部电商产业的发展带来西部村镇经济的快速增长以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显著提高,反映到酒业上,就会刺激西部村镇酒水消费。因此,村镇白酒消费潜力将进一步释放也是必然结果。”祁昭指出,西部酒水企业要重视村镇的渠道建设和下沉服务,抢占这块市场蛋糕,这对西部酒企有重要战略发展意义。

  对此,冯帅也表达了相同观点。在他看来,电商红利的外溢,不止淘宝、抖音受益,甚至社区团购也是大幅增长,“但在其他区域,相对增长红利消失或趋于平缓的情况下,西部就成为必争之地。”

  由此可见,渠道下沉带来的不仅是西部地区产品“运得出”“卖得远”,还将竞争壁垒的地域限制打破,加上我国将提振大宗消费重点消费,促进释放农村消费潜力,农村消费环境将进一步优化。

  近日,商务部等17部门发布《关于加强县域商业体系建设 促进农村消费的意见》,其中明确指出,“十四五”时期,要实施“县域商业建设行动”,建立完善县域统筹、以县城为中心、乡镇为重点、村为基础的农村商业体系。到2025年,在具备条件的地区,基本实现县县有连锁商超和物流配送中心、乡镇有商贸中心、村村通快递,年均新增农村网商(店)100万家,培育30个国家级农产品产地专业市场,经营农产品的公益性市场地市级覆盖率从40%提高到60%。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这是最大的一个机会。新基建往乡村延伸,随之而来是消费的提升和市场的重视。”贵州酿酒工业协会副秘书长肖进春在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酒业来说,谁重视乡村市场,谁就是未来规模化市场的老大。

  根据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常住人口141178万人,其中,西部地区占27.12%,同比2010年,上升0.22%。在人口红利的赋能下,随着农村商业网点布局的完善,新基建建设的加强,西部地区必将迎来跨越式发展,3.82亿人口也必将成为一个令人兴奋的规模市场。在渠道下沉谋求县乡市场突破下,酒业能不能借“西”风,我们拭目以待。

  编辑:李剑

  文章来源于: 华夏酒报,信息贵在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