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克良: 稳步促进酱香白酒高质量发展,助力美好生活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白酒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如此,虽然现在贵州之外的酱酒品牌份额少,并不代表未来发展趋势,酱酒未来一定是多产区竞合发展。

  “针对当前酱香型白酒发展的火爆现状,一方面,我们为酱酒业的高速发展感到由衷高兴,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担心,在过热的表象下面,是不是有隐忧?”7月31日,在由华夏酒报社、中国酒业新闻网主办,北京华都酒业联合主办的,以“JIANG理性发展进行到底”为主题的酱酒理性发展论坛上,著名白酒专家季克良讲道。

  1、酱酒发展,一定要慢下来“精雕细琢”

  季克良在发言中指出:“现在有这么多资本进来是好事,但是我感到,在产能扩大的同时,应该充分考虑到人才的问题、技术的问题、环境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老酒的问题,老酒和新酒的比例也很重要。要把这些有利的条件和不利的问题处理好、协调好。当前,业内提出了要在竞争中合作,所以我建议在发展的过程中充分思考产业、企业发展的短板和优势,处理好这些关系,我们的酱酒才能高质量发展。”Content 29

  季克良认为,酱香型白酒在很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始终是小众香型,由于生态环境、水土气候和几代技术工人、酿造师的不懈努力以及品质坚守,茅台酒才获得如今的荣誉和成绩。在茅台的引领下,众多酱香型白酒企业近几年才有了长足发展的机遇,受到众多消费市场的青睐和消费者的喜爱,这些都与酱酒匠心坚守是分不开的。

  众所周知,茅台酒真正发展的速度稍微快一点应该在1972年以后,1984年以后,还有1991年以后,再就是2000年以后。1972年才三五百吨,1992年的时候2000多吨,1994年3000多吨,2000年才6000多吨,增加的量比较小,速度比较慢。2001年茅台挂牌上市,我们才第一次提出来,到了2003年才搞到1万吨。所以茅台的发展是比较慢的。后来经过了十多年的努力,茅台的产量达到5万吨。茅台的发展轨迹就是这样,比较慢。其他酱酒企业的产能更低,所以在很长的时间内,酱酒都是一个相对“小众化”的品类。茅台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才有今天的体量,这来之不易。

  针对当前酱香型白酒发展的火爆现状,一方面,我们为酱酒业的高速发展感到由衷高兴,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担心,在过热的表象下面,是不是有隐忧?

  季克良认为,现在酱酒的发展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好的时期,大量的资本进入了酱酒行业,这一方面托起了酱酒的产能大盘,从几十万向百万吨的方向前进,鼓舞人心。另一方面也在思考,因为酱酒比较贵,质量也是确实好,这样的发展速度市场能不能接受?消费者能不能接受?消费者如果想接受,他袋子里的钱够不够?都会影响酱酒的发展。古今来看,很长一段时间酱酒行业都处在小众化的状态,知名品牌不多,就是有知名品牌量也很少,总的产量不大。

  随着酱酒进入全新的发展时期,产业对工艺科学、技术改造等都提出了新的要求。在季克良看来,酱酒产业的发展需要科学技术人才,需要大量技术骨干,以匠人、匠心、匠魂为依托,用符合酱酒发展规律为基础,进行全面的综合考量。其中,平衡好高质量发展尤为重要。

  季克良坦言:“酱香型酒在发展当中,有的是大家不知道的很难的原因。现在讲当然有的困难因素不存在了,有的还存在,如发展周期长、资金占用多、成本高、决策难等。而存在的这些困难,我认为应该深思。特别是对酱酒的投资者来说应该思考。”

  2、未来方向,酱酒要多产区竞合发展

  没有茅台人几十年、几代人的坚守和甘于寂寞,没有茅台品质的严苛和传帮带的师徒传承,没有茅台营销的不断创新,茅台不会成为行业、消费者、资本持续关注的焦点。经过多少年的沉淀,茅台成功了,股市几万亿,股票坚挺,价格优势明显。

  贵州茅台酒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总收入979.93亿元,同比增长10.29%;其中酒类收入948.22亿元,同比增长11.10%;实现净利润466.97亿元,同比增长13.33%。Content 30

  仁怀市“十四五”期间,计划新增规模企业30家以上,培育白酒上市公司5家,到2025年,酱香酒产量力争达到50万千升,销售收入超过2000亿元。在茅台的引领下,茅台镇、仁怀、遵义,乃至贵州的酱香型白酒企业酱酒步入了高速公路。

  现在有这么多资本投入,规划的产能很大,有的一来就是2万吨、3万吨、5万吨。很多人以为确实茅台的利润高,酱酒的利润高才有这样大的积极性,到底能不能都像茅台这个样子?应该值得大家深思。

  投资酱酒的资金要多。相比其他香型来说,酱香型酒每吨起码要40多万,搞1万吨酒是40多亿。由于茅台的投资高、成本高、资金周转慢等原因造成酱香的发展必定是很难的。

  酱香之外,赤水河酱酒产区只能代表这个流域,并不能影响整个酱香白酒的发展。季克良讲到,茅台酒在20世纪70年代把名酒引到北京来,我们帮助一起搞了北京的酱香型酒。除了贵州之外,还有四川、山东、北京、东北、广西、湖北、湖南、河南等小众酱酒产区,虽然这些酱酒产区在整个酱酒产业中的比重不大,但是独特的本土酱酒特色正引领白酒消费。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白酒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如此,虽然现在贵州之外的酱酒品牌份额少,并不代表未来发展趋势,酱酒未来一定是多产区竞合发展。

  “现在提出来要竞争当中有合作,这个是对的,但是最终商场如战场。所以我建议在发展过程中要充分思考这个短板和优势,处理好这些关系,我们的酱酒才能够高质量的发展。”季克良讲道。

  文章来源于:华夏酒报,信息贵在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