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里的酒是什么牌子,《士兵突击》15年

我自己是酿纯粮食酒的,我们的酒都是陈酿半年以上才售卖,而且口味经过不同批次的酒调制,很顺滑,很多人喝我的酒以后都说不知不觉就喝多了。成才当村长的爹我们都知道,成才的老爹是他们村的村长,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在他们整个村子里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家庭了。

《士兵突击》里你最喜欢谁?

高城,他太搞笑了!他是一个刚性的军人但也是柔情的男子,钢七连解散他钻在屋子里哭,原来他也有柔情的一面,圈粉了!偷偷在门外往士兵身上泼水,好萌!哈哈,《士兵突击》中从最最搞笑、最最男人、最最刚毅、有时候又最最无赖的七连长高城。  1.把他给我拉出去毙了(扔鸡蛋)!!!!!!!  2.不要动不动,上来就人工呼吸。

  3.明明是个强人,天生一副熊样!  4.笑什么,跟神经病似的。  5.当全连就剩下你和我,两个人的时候,你就是我的地狱!  6.一个月之前还哭哭啼啼,这家伙眼泪一擦、小脸一绷就收拾我的人。  7.我就像只猴子,整天对着太阳活蹦乱跳,还以为自己天天向上呢!  8.说什么,某军长的某儿子和某猴子?不说了,挺尸!  9.有人找连长喊到:“老七”  连长答:“火化了!!!!!”钢七连连长高城   10.你暧昧,你俗气你。

  11.许三多考核时对答如流,史今问连长:帅吧?  连长:嗯,他记性是够泄密标准了,可有啥用啊,背书能把敌军背趴下了啊?那不如架台电脑对着敌军,狂练五笔字型呢!  12.你以为你能KO的了我...  13.你最好得个破伤风死掉。  14.炊事班都没了,吃锅盖啊?  15.你要对他不好他不在乎,你要对他好他成天粘着你。

  16.有次演习许三多抗着连长往地上一放,大家跑过来一看:哇塞,这不是连长么,赶紧松绑,快人工呼吸吧。  连长喘过气说:别动不动就给我人工呼吸,谁抓的我?  大家说:许三多。  连长:阴沟里翻船了。  连长:舌头也是人,也要喘气。  17.年少轻狂,幸福时光。  18.那个兵,那个兵,你把手放下,你以为你很幽默啊。

  19.我靠!!  你想怎样?!  这就是你的报仇方式是吧?!  这的确像是你的风格。  20.我不能让一个心理上的侏儒,废...废..废..废掉我最好一班长。  21.因为失败是胜利的亲娘。有信心的,想打胜仗的,就干了这杯;没信心的,洗洗睡吧!  22.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容是别人,欲是自己,这样的天地才跑的欢畅么,尤其适合机动部队。

  23.得失我命,你来啰嗦。  24.你就是转成来福线,我也只当你是半个兵。  25.食腐动物!秃鹫!!蛆虫!!!  26.你个孬兵!闹鬼的毛病你!差点折我大脚指头。  27.七连的,都给我死出来。  28.什么谈心?是聊天、打屁、胡侃。  29.团里威,营里横,16个连长我老大。  30.这早熟的人,往往晚熟。

骄傲的人通常急性。  31.规则,啥叫规则! 一个侦察营加整个老A,对付你们这一小股溃军。 屁个规则!  32、你是骡子是马,你给我站出来遛遛,三个月后,骡子走人,马留下。  33、高城:我想营私舞弊!  袁朗:我放心的很!  34、袁朗:有烟吗 (老七给了他一根)  袁朗:火  老七:不给!  35、高城:我就是那个,被人家称作将门虎子的那号人,不过我声明噢,我没靠过他,我爸爸,他是军长,至于哪个军的我就不说了噢,这个~  许木木:咱们军的。

  高城(傻眼):你怎么知道的?!  许木木:班长告诉我的。  高城:他怎么知道的?!  许木木:班长说,怎么可能不知道。全团的人都知道。  高城~傻眼~再傻眼~继而郁闷无奈的笑~  36、高城:话说回来了,你知道我今天第一面看你的感觉吗?  许三多:不知道。  高城:人死了,魂回来了,当时我看你那样,我想说拉出去。

你是如何看待《士兵突击》里的史今的?

《士兵突击》,不是演红了一个人而是演红了一群人!就整部剧来说应该分为三段!第一阶段草原五班,第二阶段钢七连,第三阶段A大队,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故事,从许三多启蒙到成长在到成熟,每一个阶段都有一个很好很重要的人,比如草原五班的老马,钢七连史今,A大队的袁朗。从草原五班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真正开启了军旅生涯,许三多把新兵那种气息释放到每一个角落中,以至一几个兵油子都回归真正的军队生活里面。

可以说在五班所做的事更坚定了“好好活就,要做很多有意义的事”的信念,这就是老马从启蒙之中推了许三多一把!史今可以说是帮助许三多最多的人,让他成长为兵王重要的导师以及锤炼者。对许三多的关怀,鼓励,是无法比拟的。可以这样说,没有史今史班长也就不会有许三多这样的兵王,或者许三多只能在“龟儿子”这样的角色中泯然众人。

史今,就像一个慈祥的母亲,他爱护他班的每一个战士,从帮白铁军打病号饭,帮甘小宁系帽子带,帮许三多背黑锅,退伍时让五六一这样的铁汉背对众人默默的流泪,让高连长说出想尽一切办法走小道也要将他最好的班长留下来。最重要的一点全团最好的一个兵有两个在他班。这足以证明史今的成功,他能让最臭的兵成为兵王,最硬的兵留泪,最高傲的连长低头,史今更是一种精神与力量,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袁朗这个角色而言,也相当重要的,他让许三多这块美玉雕琢得更完美的那个人!其实就整部剧而言,不管是拍摄手段,以及对选角,场景的布置,配乐的选择,对故事的叙述都有相当高的成就,以至很多网友都说《士兵突击》是现代军旅剧的最高锋,也许士兵突击更贴近生活,更贴近现代军营的气息,没有男女兵的卿卿我我,只有最纯粹的军人味,最重要一点,演得太走心,走进观众的心!。

《士兵突击》里,哪句话让你印象最深刻?

您好,我是小崔,很高兴回答你的问题!《士兵突击》里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钢七连人人坚守的信条:“不抛弃,不放弃”!许三多从“傻根”脱变为“精英”就是因为他坚守这一原则,当然,也离不开他的几位人生导师,而他的几位人生导师是最坚守这一信条的!袁朗虽然不是钢七连出来的兵,但他高度认可“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这一点可以从他对许三多的态度和对成才的谈话看出来。

许三多在执行任务期间,杀了人,整个人一下蔫了,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他迷失了。袁朗呢?他想尽一切办法开导许三多,说服大队长,让许三多出去走走,他知道也许只有高城才能医好许三多的心病,让他从最初的起点找回迷失的自己!成才聪明自我,小小年纪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不惜用任何手段,他背叛了钢七连,他想要走的更高更远,结果去了红五班!之后,参加选拔,到了老A,他也是所有人里分数最高的一个,只因为他太看重分数了,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战友之间的信任、责任、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被袁朗给打回去了,回去寻找自己的枝枝蔓蔓了,袁朗此举看似严酷,其实是为了成才今后能走的更直更好!连长高城说:“不抛弃也不放弃,所以我们就叫钢七连”!“不抛弃,不放弃”――他永远都是钢七连的连长,维护着他的兵!再次许三多,他的脸上多了疤痕,用更严酷的标准要求自己的代价。

《士兵突击》里的哪些经典台词值得我们学习?

很荣幸回答这个问题。《士兵突击》的经典台词实在太多太多,但并不泛滥,每一句都直击人心。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士兵突击》里的经典台词,总有一句属于你!这部剧里有许多有血有肉的人物,小编把这些鲜活的人物说出的或朴素,或励志,或温情,或反思,或哲学的台词拿出来供大家参考。许三多:“不抛弃,不放弃”。

“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李梦:“光荣在于平淡,艰巨在于漫长”。老马:“你现在混日子,小心将来日子混了你”。团长:“想要和得到之间还有两个字:做到”。高城:“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容是别人,欲是自己”。史今:“人总是要分的,而且还会越分越远,见不着面,摸不着人,想的你抓心挠肝的,可是咱也在长啊,个越来越高,能耐越来越大,到时候想见谁就见谁,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从天南到海北就是一抬腿的距离。

”成才:“许三多,你是一棵树,有枝子,有叶子,我是根电线杆,枝枝蔓蔓都被自己坎光了,从咱两登上那列军列那一天开始,我就把自己砍光了,我要回去,回去找自己的枝枝蔓蔓了。”伍六一:“记住一个人的好,总强过记住一个人的坏。”马小帅:“别以为我来七连没几天,就长不出七连的骨头。”袁朗:“你经历的每个地方,每个人,每件事,都需要你付出时间和生命,可你从来没付出感情,你总是冷冰冰的把它们扔掉,那你的努力是为了什么?为一个结果虚耗人生”。

大家看懂《士兵突击》里的成才了吗,他到底是哪一类人?

关于成才,我想结合剧中的几件事情来说下这个人。成才当村长的爹我们都知道,成才的老爹是他们村的村长,虽然不是什么大官,但是在他们整个村子里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家庭了。所以成才和同村的人比起来从小就有了极强的优越感,凡事都要挣个脸面。再加上当村长父亲的言传身教,使得成才的更是八面玲珑,可以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这样的一个人,往往是骨子里认定一个目标后,他会不顾一切的去实现,当实现一个目标后又会看到另一个目标。

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这山望着那山高,而恰恰是对目标的过分追求,会使得成才忘记了沿途的好风景。他只会把那些美好的东西当作自己生命中的过客,一去不复返而已!成才离开钢七连这个性格从他跳槽到红三连的事情就可以发现,和老A对抗结束的那次聚会上,成才用了一缸子酒断了他和七连的情意!最后跳到了红三连,其目标是转士官,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把和七连的情意抛在了一边。

抛弃伍六一再想想那次入选老A的竞赛最后时刻,明知道只有两个名额的情况下,成才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抛弃许三多和伍六一自己第一个冲向了终点。所以进入老A是他的目标,而伍六一和许三多的战友情则无疑成了路边的风景。抛弃拓永刚所以可以说他是一个过分追求目标而不惜一切代价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进入老A进行为期3个月训练的时候与吴哲和拓永刚分到了一间宿舍相信第一次见面拓永刚给成才留下的就不是什么好印象。

拓永刚有些漫不经心的话其实已经触碰到了成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后来拓永刚当着四个人的面说到,自己是枪械全能,可以用十几种枪支打出接近满分的成绩。这是什么?要知道,成才曾经的目标可是枪王他怎么能眼看着一个这么厉害的拓永刚成为自己的竞争对手呢?所以才出现了射击场的那一幕,许三多曾经三次叫成才拦着拓永刚而他依然站着纹丝不动。

因为他就是想看着这样一个自己认为是侵犯他优越感的人,去以卵击石。因为他只是把拓永刚当成了自己的对手而忘记了他同时也是他的室友,和战友。在这里,做A大队的顶尖是成才的目标,拓永刚就是路边的风景。成才这里没有对与错,成才也只是在那个年纪犯了很多人都容易犯得错误好的事还很年轻,有很多改过和重新认识的机会用袁朗的话说,成才的路要比许三多长。

在小说《士兵突击》中,为什么被改编的会是最好的钢七连?

为什么首先动刀的是钢七连,原因就在于,702步兵团传统的构成模式本来就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在许三多刚来新兵连的时候,就已经显露无疑!一年多之后,高城跟许三多以及团长聊天时曾经提到过,702团16个连,始终是钢七连作为老大,再加上将门虎子的特殊身份,更没有哪个连长敢与他进行同级别竞争。因此,每年702团的新兵入伍,高城都会玩弄一套小伎俩。

由于新兵连训练期间,新兵连的班长以及班以上干部都要由老兵来担任,因此,高城长期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和地位,来安排钢七连的班级干部或者军官来充当新兵连的训练骨干。而在此期间,所有参与者都要执行一个特殊任务:从新兵连中寻找可塑造的士兵骨干,简单地说,就是看谁的成绩最好,看谁会有可能成为兵王!而在确定目标之后,高城利用钢七连的特殊地位和与团长的关系,再将这些条件好的新兵补充进钢七连的新兵体系中。

这样的话,钢七连的优秀老兵即便退伍,成绩较好的新兵立刻补充上去,钢七连照样可以保持十足的战斗力!或者再粗俗一点地说,就是好的果实钢七连自己留着,剩下的歪瓜裂枣甩给其他的15个连。而到了这里,大家会不会觉得这种模式有点熟悉呢?因为明朝末年的家丁制度,基本就是这个套路!在明朝时期,很多的军事将领会对自己麾下的军队采用一种独特的构成模式,将军队中的老兵和具备战斗力的士兵单独挑选出来,将他们编成一个独立的家丁部队。

由于这支部队汇聚了整个军队的精英,因此打起仗来,这支家丁部队的战斗力永远在军队中排名第一,也成为了这支军队中独特的榜样。但问题是,其他部队由于抽调走了大量战斗骨干,在家丁部队战斗力直线上升的同时,其他的部队的战斗力反而呈现出直线的下滑。等到了战场上,这支军队往往展现出来的状态就是刚与敌人发生交战,其他的军队就一触即溃,甚至大部分官兵被打得人仰马翻、狼狈逃跑,只有明军的家丁部队在苦苦坚持。

运气好的话,家丁部队有挽救胜负的可能,但大部分情况下,人数稀少的家丁们往往难以挽救战局,甚至看到眼前的大部分官兵逃跑,这种心理崩溃的冲击往往也会杀伤家丁们的士气!而702团以钢七连一连独大的模式,与明朝的家丁制度又有何区别?和平时期,钢七连成为了702团的标杆,每每在师级单位或更高级别单位进行军事大比武的时候,钢七连都会成为重点参赛单位。

由于汇聚了702团的大部分精英,钢七连在这些大比武中更是荣誉拿得手软,为702团挣足了面子。可一旦到了战争时期,702团一旦全团进入战场,那这接下来的仗该怎么打?难道其他15个连队看热闹,大家只看着钢七连一个连队进行拼命?至少钢七连进行重大改革前,也是史今班长退伍之前,702团所参加的那场山地实弹演习当中,这个问题就已经暴露得淋漓尽致!在这场大演习当中,由于其他15个连队的战斗力实在太差,几乎在演习的初始阶段,这15个单位就被揍得人仰马翻,导致702团在一开始阶段就陷入被动。

为了挽救局面,702团只能以钢七连一个单位的形式进行猛打猛杀,但在这种失去配合的模式下,这种打法不但不能保证702团的整体战斗力,反而更加加剧了钢七连的消耗。所以在大演习当中,钢七连一个连级单位竟然直接遭到了武装直升机的轰炸,随后就是老A特种部队的连续狙杀和夜间偷袭。至少参考许三多所在的三班,班长史今和班副伍六一全部被“击毙”,甚至全班上下只剩下许三多跟白铁军。

这个主力步兵班直接被打残,光是从三班的身上,就可以推断出钢七连在不到48个小时内,已经基本丧失了战斗力!而在702团团长与铁路(老A大队总指挥官)的对话中,702团更发现了对手完全采用信息化管理模式,其指挥架构不臃肿,依靠电脑信息系统和不到十个人的团队,就可以遥控一支军队与702团展开搏杀。在人数不占优势的情况下,702团反倒被对手打得满地找牙!演习结束后,团长沉默了,高城也陷入到了郁闷当中,而让他们沉默不语的原因,并不仅仅是演习场上的失败。

一个是702团的最高领导,另一个是将门虎子的特殊身份,两个人彼此之间都明白,在这场传统模式与信息化的对抗当中,传统模式被打得一败涂地,而这个结果也将意味着,702团在随后将会面临一项重大的改革。谁让你的模式在实战中没有占到便宜呢?而要想进行这种信息化改革,谁又是702团最大的顽疾?这个问题的答案,高城在演习之后就已经知道了,尽管他不愿意面对,但他却不得不承认,702团的最大病症就是钢七连。

钢七连搜刮走了702团的大部分精英,直接造成了其他连队战斗力量的削弱,信息化时代的确是一场精英的战争,但精英的概念并不只是少数人,而是所有参战人员。只有将钢七连的架构全部打散,将上百名老兵和资深军官分配到702团的每一个位置当中,让702团的每一个单位都具备战斗力,这才是信息化改革发展的实质问题。而为了完成这样的改革,更上层的师级单位似乎与702团达成了一个交易:即702团同意将钢七连打散,而成为光杆司令的连长高城则晋升为营侦察连副营长。

从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一种另类交易,但实际上,这也同样是一项改革信息化结构的必要步骤。由于接触过702团最强的武器装备,高城也是该团中现代化指挥能力最强的基层指挥官之一,把他转入更高级别的侦察营当中,也同样是为了提升侦察营的指挥力!钢七连到底好不好呢?答案是好的,但在更宏远的视野当中,它也许应该发挥更好的作用。

为什么同样度数的白酒,有时候喝三两就醉,有时候却能喝一斤?

我是一个纯粮食酒酿酒人,我来说说为什么。首先,最重要的同样度数的白酒可以分为酒精酒和纯粮食酒。纯粮食酒如果经过陈酿,口感顺和,那么不知不觉喝一斤酒还没醉,是很正常的事。我自己是酿纯粮食酒的,我们的酒都是陈酿半年以上才售卖,而且口味经过不同批次的酒调制,很顺滑,很多人喝我的酒以后都说不知不觉就喝多了。而酒精酒不一样,通过酒精与香精和水勾调,刺激性是比较大的,容易喝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