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救”200万坛手工酒,记者走进绍兴黄酒厂家感受

  立冬开酿,立春榨酒,一年只酿一季酒|非常春榨,与时间赛跑

  传统绍兴黄酒的酿制讲究天时地利,有着严格的季节性。眼下已到黄酒“春榨”的关键时期,经过一连串的工序,醇香的手工酒才能泥封窖藏。而一旦错过时节,气温升高,黄酒就会酸败。

  但疫情打乱了酿酒的节奏。据悉,中国绍兴黄酒集团共有200万坛手工酒需要春榨,而企业开工足足推迟了两个星期。面对物资缺乏、人员不足重重困难,黄酒集团全体动员,开启了“非常春榨”模式。“我们要和时间赛跑,把落后的都追回来!”黄酒集团负责人说。

  日前,我们走进黄酒集团下属的沈永和酒厂,感受这场激战正酣的“黄酒保卫战”。

  加班加点 车间走动两万步

  5时45分,天未亮,微风夹杂着细雨,带着丝丝寒意。

  我们来到沈永和酒厂门口,这里已变得十分热闹,骑着电动车的员工和载着物资的货车陆续进入厂区。酒厂党总支副书记、工会主席寿虹志已等候在门口,看到我们马上迎了上来,“你们好,请先测一下体温。”

  寿虹志告诉我们,每天早上员工进厂时,党员突击队员都要给每个人测体温。我们看到一个细节,队员测的不是额头,而是手腕。“这是为了测温更精准。”一名队员告诉我们,骑车来的员工额头会冷,而开车来的要是开了空调额头会热,测手腕最准了。

  测完体温后,寿虹志带着我们徒步前往黄酒车间。步入车间,酒气氤氲,酒香扑鼻。我们见到了刚过完60岁生日的技工师傅陈文涌。“陈师傅,每天这么早上班很辛苦吧。”“我们心里急啊!”陈文涌说,“这么多酒必须得赶在4月中旬前完成春榨,要不然酒就酸败了。”

  一旁的寿虹志插话说,一旦发生这样的情况,还需要处理酸败的酒,那样成本更大。所以酒厂从2月13日开工以来,每天都加班加点,早上5时开工,下午4时半结束,工人们累了就稍微歇一歇,接着干。陈师傅这样本可以退休的老职工,也主动坚持站好“最后一班岗”,每天在车间里来回走动的步数都达到了2万来步。

  不辞辛劳  一天扑酒500坛

  在陈师傅的带领下,我们观摩了整个春榨的流程,大致可分为扑带糟(俗称扑酒)、压榨、煎酒、灌坛等工序。为了保证品质,传统工艺大多得人工完成。一坛酒的重量在35公斤到40公斤之间,这些可都是名副其实的体力活,尤其是扑酒。

  陈师傅把我们领到扑带糟车间,来自安徽的工人刘加广正熟练地操作着,只见他打开一坛从室外搬进来的酒,一手抓住坛口,一手托住坛底,将酒倒入带糟机中。扑酒很有技巧,酒坛顶部的酒比较清澈,先倒入两边的容器中,而底部的酒混杂着酒糟,要倒入中间的容器,倒完后坛口朝下,用膝盖顶一下按钮,会有清澈的酒喷出,将坛子内壁冲干净。

  “一般人还真吃不消干,你们要试一试吗?”我们从陈师傅手中接过围裙,开始依样画葫芦。酒坛分量着实不轻,才扑了三坛酒,我们手臂已开始发酸了。

  “刘师傅,您一天要扑多少坛酒?”“我现在一天上两个班,加起来大概500坛吧。”刘加广说,这个量比以往要多一些,但现在全厂上下都在忙着赶工,大家热情都很高,坚持坚持也就过去了。

  在黄酒生产的整个过程中,最为关键的就是调酒。寿虹志介绍,冬酿的酒每天一批,口感略有差别,为了让酒品达到最优,就需要技工师傅将不同批次的酒按不同比例进行调和。“从一粒米到一滴酒,整个流程都是我来把控的。”有着24年酿酒经验的陈文涌很自信。打开酒坛看看颜色,闻闻酒香,他就知道该如何调配了。

  “这是已经压榨好的酒,你们尝尝看。”陈文涌从酒池中舀起一勺酒,倒入碗中,酒水清澈,呈琥珀色,宛如一块美玉。我们品了一口,清醇甘洌,唇齿留香。

  党员带头 20多天连轴转

  从黄酒车间出来,我们遇到了综合科长胡小荣。他刚刚完成员工的进厂测温,手上还拿着体温计。“稍等一下,我还要打几个电话,联系一下最后一批外来员工的返岗事宜。”

  沈永和酒厂是其所在的东湖街道首批复工的企业,为了尽早复工复产,这位综合科长已经20多天连轴转了,“一开始我们担心的是什么时候能复工,复工后担心的是用工问题。”

  酒厂最多时有八九百名员工,而2月13日复工时只有175人到岗,大多是绍兴当地员工。像陈文涌所在的四组,满员时有28名员工,复工时只有10人到岗。怎么办?只能是加班加点,一个人当两个人用,有的员工身兼数职,有的人要同时管10台压榨机。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役,党员干部要首先行动起来。”寿虹志说,厂里马上成立了党员干部突击队,哪里有需要就往哪里冲,原本在管理岗位的队员也纷纷投身一线。另外,为了保障春榨,厂里还进行了一次人员调动,将其他车间的员工调配到黄酒车间,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用工压力。

  酒厂采取的这些自救只是权宜之计,想要根本解决问题,还得尽快让外地的熟练工返岗。外地员工主要集中在安徽,复工后酒厂本打算包车接员工,可一开始大巴车根本下不了高速。于是酒厂给有车的安徽员工挨个打电话,让每辆车载满其他员工率先返回绍兴。酒厂还在附近包下了一家宾馆,作为员工的隔离点。Content 588

沈永和酒厂工人师傅们正在扑带糟

  目前,酒厂已有300多名员工到岗,黄酒车间的员工基本到位了。“我们正开足马力,全力追赶,每天扑带糟7000坛左右,煎酒6000余坛。”寿虹志告诉我们,他们的目标是在4月20日前完成春榨,尽量减小损失。

  黄酒集团下属的其他几家酒厂,同样在上演着一场轰轰烈烈的“保卫战”,力争按时完成200万坛手工酒春榨的艰巨任务。Content 589

  来源:2020-03/03 浙江日报

  文:浙江在线-浙江日报 记者 周楷华 金燕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