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中酒展·宁夏论坛探讨葡萄酒产区破圈之路

Content 182

  破局与破圈—中国酒庄酒发展的新思路、新路径

  文丨酒业家卢凯瑞

  编辑丨刘彬

  2021年,堪称宁夏葡萄酒产业从量变到质变的关键之年。宁夏葡萄酒产业如何实现打造中国高度、破圈发展走出去?

  5月26日下午,在以“宁夏风土中国高度”为主题的2021中酒展·宁夏论坛暨第四届全球高端葡萄酒展宁夏推介会上,中国副食流通协会常务理事、葡萄酒市场推广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席康,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与葡萄酒联合会常务副秘书长伊国涛,银川市贺兰县葡萄与葡萄酒协会会长田生良,吴忠市葡萄酒产业联盟综合办公室主任张海霞,吴忠市红寺堡区葡萄与葡萄酒协会秘书长成峰,吴忠市青铜峡市葡萄酒产业协会秘书长张毅等6位嘉宾坐而论道,围绕“破局与破圈—中国酒庄酒发展的新思路、新路径”主题,展开了一场智慧碰撞。Content 183

  席康:今天宁夏各个市葡萄酒协会、联盟的负责人一起来探讨一下中国酒庄酒发展的新思路、新路径,那么宁夏葡萄酒怎么去打造新的中国高度?

  伊国涛:贺兰山东麓如果打造新的高度?从1984年开始建酒厂到现在,目前贺兰山东麓属于快速发展期,2021—2025年有可能是最佳的发展窗口期。宁夏虽然在中国葡萄酒中走在前面,但在宁夏自己未来的预期中,现在还属于起步阶段。

  过去几十年间,宁夏产区做好了基础工作,立好了标准、制度,如产学保护条例。在这个基础上,只要我们坚持把这条路往下走,认认真真把自己的葡萄园管好、把酒酿好,宁夏始终会在中国的葡萄酒领域引领一个新高度。

  席康:宁夏的产区名片是贺兰山东麓,贺兰山东麓又有不同的子产区。在新的环境下,子产区有哪些更细分化的措施?

  成峰:贺兰山东麓是我们所有子产区的大家庭。虽然有了贺兰山东麓品牌的支撑,也有了葡萄酒第一镇的品牌,但也和其他产区一样面临一些问题。如何让红寺堡葡萄酒实现破局、破圈发展,带领产区28家企业健康、良性发展,是葡萄酒协会应该考虑的重点。

  作为中国葡萄酒第一镇,红寺堡的销售破局,背后是市场定位问题与市场发展缺失问题。深圳、浙江和长三角、珠三角地区,是红寺堡这几年发展的重心,下一步,红寺堡将会更加加大力度的投入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把握葡萄酒最兴盛的市场,以此实现破圈发展。

  张毅:打造中国高度,宁夏产区首先必须打好产区品牌,让品牌走出去,只有贺兰山品牌整体走出去,我们子产区才能走出去。宁夏产区有很大的优势:

  第一,贺兰山东麓具备独特的风格,是没法复制的。贺兰山东麓是大陆性气候,四季分明,不像海洋性气候。有集中连片的土地,有埋土的风格。在后期所有的管理过程中,能把机械的利用率提上去,把免下架改变一下,但是必须得埋土,这是其他产区没法复制的。

  第二,贺兰山每个产区风格都不一样,贺兰山东麓的200多家酒庄不存在竞争问题。青铜峡产区都是抱团发展,22家酒庄走出去,总有客户喜欢的酒。

  子产区想要走出去,各个酒庄要走出去参加各种展会、推介会,先让大家认识你。另外,一定要请进来,请进来要与酒庄游、产区游、宁夏游结合起来。在未来,我们在种好葡萄、酿好酒的同时,要慢慢沉下来做好产区品牌,这不是一年两年能做好的。

  田生良:广大酒庄主有一个共识,只有好的葡萄才能酿出好的葡萄酒。在整个贺兰山东麓产区中,金山产区地理位置比较特殊。从整个的风土来说,金山产区是在斜坡下种植葡萄,前期所付出的投资相对于其他产区是最大的,这块产区也是贺兰山东麓的黄金产区。

  金山产区最低点海拔是1100米,最高点是1250米,150米的海拔对产区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因此针对金山产区一定要有不同的建园标准,这样才能保证葡萄有不同的风格、有不同的风土。Content 184

  席康:贺兰山200多家酒庄是一个整体,行业好了、产区好了,大家都会好。那么在产区推广上,大家都有哪些经验分享?

  张毅:青铜峡市葡萄酒产业协会在2017年成立的时候,就是要把大家绑到一起,集中出去推广。当然,我们协会拿到各个酒庄的酒不是去挣多少钱,而是为了去推广、宣传、品鉴,消费者品尝酒后,觉得酒好,才会去找产区。

  联合体公司各种类型、各种风格的酒都有,尤其是打造青铜峡葡萄酒小镇,酒庄从300亩开始,大中小结合发展,这样每家酒庄的风格都不一样。青铜峡葡萄酒小镇计划18家酒庄,但报名的已经超过20家酒庄。在酒庄建设中,政府将给予整个投资的“三通一平”优惠政策,税收也会返给酒庄,这其实是很好的一种发展趋势。

  田生良:贺兰县葡萄酒协会成立的时间比较晚,目前有7家发起单位,16家理事单位,56家会员单位。在种植上,金山产区将在自治区和银川市种植园的基础上扩建整个产区;在推广上,我们将与酒业家、中酒展等积极对接,发动协会会员逐步走出去,把行业专家请进来,为我们多传授、多规划、多谋划,使金山产区慢慢走出去。

  成峰:宁夏在1984年开始葡萄酒产业,而红寺堡是在2014年才大量产出葡萄酒,比宁夏整个产区迟了几十年,但是红寺堡酒庄的团队力度、政府的支持力度都是空前的。今年7月份,我们计划引进1000个客商,在红寺堡召开4~5天时间的品鉴推介旅游会。我们准备在红寺堡建一个5600平米的红酒一条街,在28个葡萄酒企业的努力下,这条街将只有红酒。红寺堡能凝聚成中国葡萄酒第一镇,是红寺堡28家企业团结努力发展的成果。

  席康:宁夏产区有高品质的葡萄酒,为产业发展打好了基础,从政府层面将如何助力产区对外推广?

  伊国涛:宁夏产区发展到现在为止,也仅仅是做了第一步——把产品做好。宁夏产区品牌力、产品力、渠道力到底缺哪一点?品牌力,已经得到了世界和市场的认可;产品力,国外比国内有影响力,省外比省内知名,可能一个法国酒商都知道贺兰山东麓,但宁夏老百姓却不一定知道我们的酒好;渠道力,即使宁夏满产达到3亿瓶,也不可能满足整个中国的消费,而在互联网、数字化转型下不能再用传统的思维。

  在产区整体推广中,把产业标准工作做标准、把推广做踏实才有效。把每场酒水品鉴会、推介会都做扎实,贺兰山东麓每个产区的品牌就能走出去,产区推广每一步都得迈稳。

  张海霞:吴忠产区是宁夏贺兰山东麓的一个产区,包含三个子产区:红寺堡产区、青铜峡产区和同心产区。葡萄酒产业破圈,离不开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预计明年吴忠市会新建葡萄酒基地3.2万亩,这是我们必达的一个目标。截止目前,已经在青铜峡产区建成开沟施肥6000亩,红寺堡产区5000亩,同心产区5000亩。

  吴忠市政府领导都非常支持产区推介活动,每个领导对葡萄酒都非常了解,对品牌也非常重视。去年的中酒展我们组织了18家酒庄参加,因为反响较好,2021年中酒展我们又预定了一个位置较好的展位,打算组织20—25家酒庄参展。同时,也希望借助酒业家媒体的资源,让贺兰山东麓能够闪亮济南。

  8月8—10日,2021中酒展子展——第四届全球高端葡萄酒展全新启航,拉菲、嘉露、卡思黛乐等全球葡萄酒巨头已参加,更有25场私享品鉴会、多场论坛活动同期举办,紧抓葡萄酒变局新机遇,与10万+超级买家面对面,就来2021第五届中酒展(济南)。

  文章来源于:酒业家,信息贵在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