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严管酿酒第一车间,把好酒“种”出来

  于贵州产区而言,一粒高粱能成就一家企业,一粒高粱也能绊倒一家企业。好酒是酿出来的,更是种出来的,走捷径、抄近路的做法,只会伤害到产区的声誉与发展。

  “茅台是和时间做朋友的产品。如今,我们建有高粱、小麦认证基地,并建立了三级原料检验机制,不断提升原料管控能力。”6月9日,在贵州茅台2020年年度股东大会上,贵州茅台董事长高卫东表示。Content 863

  时隔一天,6月10日,遵义市(仁怀市)酒业协会联合红缨子高粱协会成立红缨子高粱质量管理专家委员会,为遵义产区的酿酒用粮红缨子高粱进行质量管控。

  “要狠抓红缨子高粱这一酿酒的‘第一生产车间’。”谈及“遵义市(仁怀市)酒业协会联合红缨子高粱协会成立红缨子高粱质量管理专家委员会”的初衷,遵义市(仁怀市)酒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吕玉华认为,产区的高质量发展要从原料抓起,提高红缨子高粱的产量和质量,才能保证酒的品质。

  为此,6月11日,遵义市(仁怀市)酒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吕玉华、仁怀市红缨子高粱协会会长涂佑能及相关专家组成员前往红缨子高粱种植基地进行走访。

  1、供需紧张

  从打击串酒、食用酒精不得进仁怀,到整治年份酒乱象,再到印发《关于规范定制(贴牌)酒生产销售》,怀仁酒协迈出的每一步,都是维护仁怀乃至贵州酱酒产区的金字招牌。红缨子高粱质量管理专家委员会的成立,筹谋已久。

  早在2019年、2020年,仁怀酒协成立的专家组在调研企业时就发现,有的酒企一轮次、二轮次基酒产量低,有的企业四轮次后就不再出酒。这是因为个别酒企使用的并非本地生产的红缨子高粱。

  若对“出酒率低,酒体淡薄”的现象置之不管,长此以往,将会影响消费者对贵州酱酒的认知。吕玉华认为,目前已经到了仁怀核心产区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点,必须对酱酒的原材料进行严格把控,一旦高粱出了问题,整个产区酱酒的质量将会受到巨大影响。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全国酱香型白酒总产量约60万吨,占白酒行业总产能的8%左右;实现销售利润630亿元,同比增长约14.5%,占行业总利润的39.7%,酱酒以占白酒行业8%的产量,占据了白酒行业约4成的利润。

  贵州作为酱酒的核心产区,酱酒产能在45万吨~50万吨,“要实现贵州酱酒产业的可持续发展,当前的做法是抓大(企业)、规范小(企业),要对中小企业实施规划化的管理。”贵州大学教授、贵州省酿酒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黄永光在接受《华夏酒报》记者采访时说:“抓好原料建设,势在必行。”

  于贵州产区而言,一粒高粱能成就一家企业,一粒高粱也能绊倒一家企业。好酒是酿出来的,更是种出来的,走捷径、抄近路的做法,只会伤害到产区的声誉与发展。“昌黎葡萄酒乱象”的警示犹在耳畔,正是因为少数企业的不规范生产造成了对产区品牌声誉的冲击。

  未雨绸缪,方能有备无患。

  早在2020年,遵义市委、市政府就印发了《关于加快推进红粱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围绕“1234”目标任务,通过“三步走”战略,加快推动遵义红粱(遵义酱香白酒酒用糯高粱)产业区域化布局、全生态链发展等。

  遵义市农业农村局在解读《关于加快推进红粱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实施意见》就提到,要“提升种子种源。加强赤水河流域本地遵义红粱种质资源收集和保护,建立遵义红粱种质资源圃、图谱和基因库,加快优良品种选育,着手建立良种繁育基地,加强遵义红粱种子储备。同时,也要提升科技水平,加强科研能力建设,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不断提升科技配备水平,大力推进遵义红粱产业与‘大数据’产业深度融合,科学指导遵义红粱种植。”

  在今年3月初召开的遵义市酒业协会、仁怀市酒业协会2020年会上,谈及酒协2021年的工作时,吕玉华提出,“从酿酒原料开始着手,大力推广使用本地及周边优质红粱,着力建设发展10家以上优质红缨子高粱种植基地,力争满足市内大曲酱香酒生产所需原料,倡导企业广泛使用周边县(市)所生产的优质红粱。”

  黄永光指出,企业自建优质红粱基地,不仅可以解决交通运输问题,还有利于实现原料的当地化,是实现当地农民增收与企业原料保证的双赢之举。

  2、践行双品战略,重视原料建设

  著名白酒专家季克良多次强调,“要敬畏消费者,酿酒是长久的久,要坚守品质红线”。作为酿酒第一车间的红缨子高粱,可谓是品质的第一红线,是重中之重。

  原料好,酒才好。作为酱酒的主产区,以茅台集团等为代表的酒企,在践行“品质、品牌”双品战略的同时,一直恪守优质原料供给的初心。在茅台集团2020年年报中,提到2021年的经营目标时就指出,“建好管好茅台酒用高粱种植基地,加强茅台酒用小麦采购管理,确保原料供给和质量。”

  2020年,据贵州当地媒体报道,遵义市辖区内规模较大的白酒企业都建有原料基地,实行合同种植,保护价收购。以茅台订单收购价为风向标,遵义有机红粱收购价格从2010年的4元/公斤提高到2019年9.2元/公斤,较外地杂交高粱贵2至3倍,成为“身价最高的高粱”。

  “今年估计贵州的红缨子高粱会突破10元/公斤。“黄永光告诉记者,酱香头部企业正在扩能增效,产能增加势必对原料的需求有所增长、对品质要求有所提升。从整个贵州产区来看,有品牌背书的企业在品质建设上茆足了劲儿,要酿造高品质的基酒,各酒企势必追求高品质的高粱。

  黄永光还表示,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头部企业对品质和品牌看得很重,品质是品牌建设的基础,品质的基础是“原料+工艺”,原料是基础中的基础。以贵州的茅台、习酒为例,其均建设了红缨子原粮基地,越来越多的酒企在追求和建设高品质的原粮基地与原粮供给。

  在高粱产能有限的情况下,加快优良品种选育、提升种植端的科技力量,是贵州产区需要破的题。中央一号文件就提出,尊重科学、严格监管,有序推进生物育种产业化应用,加强育种领域知识产权保护,促进育繁推一体化发展。

  提升高粱种植效能,也是仁怀市酒协致力的工作。采访中,仁怀市红缨子高粱协会会长涂佑能告诉《华夏酒报》记者:“对高粱新品种的选育,我们马上就要出成果了。具体来说,一是降低红缨子株高,二是缩短生育期。”

  黄永光表示,虽然红缨子高粱目前是最好的酱酒酿造原粮,但头部企业也在进行校企合作,从品种的优选、改良、种植、产能的提升上下功夫。贵州大学也在做相关红缨子高粱的培育、改良。“除了红缨子以外,我们也在做一些新高粱品种的筛选,针对不同海拔高度、土质结构和土地肥力对一些高粱品种的影响进行研究,未来,我们希望筛选出更优质的高粱酿酒品种。”

  文章来源于:华夏酒报,信息贵在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