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得酒业的进阶之路

  原标题:从小作坊到“中国名酒”,舍得酒业的进阶之路

  观音故里,诗酒之乡。说的就是四川省遂宁市射洪县,舍得酒业发祥于此。

  射洪酿酒历史悠久,史载,古射洪县、通泉县(现射洪县沱牌镇)先民以黍自然发酵制成“滥觞”,其后又制成“酯酒”,用以“祭祀”、自饮。西汉时,采用曲蘖酿成醴坛。至隋唐,以“稻、粱、黍为料,采用低温药曲发酵,小缸封酿”和“烧酒”工艺,冬酿春成,其酒寒香醇美,遂以“春”命美酒,称为“射洪春酒”,这也是舍得酒业酿酒工艺的起源。历经时光淬炼,射洪酿酒生生不息,泰安作坊的存在是最好的证明。Content 1

  从泰安作坊起步、沱牌曲酒诞生,到成立射洪县实验曲酒厂、注册沱牌商标,再到获得“中国名酒”殊荣、产销量长期位于行业前三,得益于舍得酒业早年的稳扎稳打和匠心传承,才铸就八十年辉煌的传奇佳话。

  1

  泰安作坊的前世今生

  舍得酒业的历史,要从泰安作坊说起,它穿越千年时空,藏着老酒陈香的传承密码。

  1940年,柳树镇(现沱牌镇)酒商有李明方,采用“前店后坊”的模式,兴办泰安作坊,传承“东山谢酒”工艺酿造白酒,因其酒香纯味甘,在当地声名大噪。这便是舍得酒业的前身。Content 2

  五年后,李明方之子李吉安重金礼聘蜀中名曲酒师郭炳林,改进工艺酿成兼具春酒寒绿、谢酒醇甘、浓香清洌、风味独特的曲酒,晚清举人马天衢饮后为作坊撰写门联“沱泉酿美酒,牌名誉千秋”,李吉安便取门联首字,将其命名“沱牌曲酒”。

  这之后,李吉安之子李受之以拓墨绘制垂柳图案,并标记“泰安作坊出品”、石印单色商标,有着统一风格的沱牌曲酒远销遂宁、南充等地,销售范围逐渐扩大至培江沿线和四川盆地中部地区。

  如今,泰安作坊坐落在舍得酿酒生态园内,且保存完好,是舍得酒业的灵魂所在。2007年,泰安作坊发掘出明清时期的大型窖池、接酒坑和大量酿酒遗迹、遗物,出土的一对翡翠品酒杯是我国酒类作坊遗迹中首次发现,这些都从侧面印证泰安作坊历史的源远流长。Content 3

  据考,泰安作坊始建于明代,占地面积近1000平方米,现存四百余年窖池(建于公元1563年)两口、二百余年窖池二十六口,近三百年古井(建于公元1771年)一口,走进泰安作坊可以看到沱牌曲酒传统酿制技艺全过程,明、清两代共二十八口窖池不间断使用到今天,窖壁用黄泥夯筑而成,经其酿制的曲酒被中国白酒界泰斗周恒刚、沈怡方称赞为“中国白酒之典范”。

  比泰安作坊更古老的是射洪春酒酿酒工艺。公元762年,即大唐宝应元年十一月,杜甫前往梓州射洪凭吊诗文革新前辈陈子昂,登顶金华,手持金樽,畅饮佳酿,挥毫而作千古名篇《野望》,盛赞“射洪春酒寒仍绿”。足以说明射洪春酒的知名度,以及射洪酿酒历史悠久。Content 4

  经过岁月洗礼和时光沉淀,现在走进泰安作坊,一种厚重的历史感扑面而来,一股浓浓的老酒香沁人心脾,古时的酿酒场景在脑海中浮现,把人的思绪带回千年以前。不得不说,泰安作坊不仅是舍得酒业的珍宝,亦是中国酒业的瑰宝。

  2

  敢为人先谋发展

  走过战乱年代,建国后的泰安作坊迈入发展的全新阶段。

  1951年底,射洪县政府对泰安作坊进行公有制改造,建立射洪县实验曲酒厂,并在继承传统工艺的基础上,不断提升产品质量;1964年,沱牌商标由国务院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标局正式注册,意味着沱牌的发展步入正轨。

  直到1976年,舍得酒业迎来发展拐点。1973年至1976年这几年间,四川省、绵阳地区、射洪县先后拨给技改投资21.26万元,改造和扩建生产厂房、仓库、宿舍,新建窖池24个,形成年产曲酒200吨的生产能力。

  也正是在这一年,射洪县革命委员会决定,将射洪县柳树曲酒厂改为“射洪县柳树沱牌曲酒厂”,与此同时,年仅26岁的李家顺出任沱牌曲酒厂厂长,成为改变沱牌曲酒命运的灵魂人物。

  一个关于李家顺的故事是:为了学好沱牌曲酒传统酿造技艺,洞析酿造全过程奥秘,李家顺没日没夜用功,把床搬到酿酒现场,由于泰安作坊场地狭小,就将床吊在车间里,实在太困,就把吊床放下来小憩一会儿,再接着干。

  李家顺的这种精神,感染着当时的沱牌人。1979年,与制糖发酵研究中心合作开发的新产品柳浪春,被评为地区优质白酒第一名,进一步激发沱牌人自出创新的积极性。

  大力推进企业技术进步和工艺革新的同时,李家顺意识到开拓市场的重要性,当时采取的策略是,立足四川乘势发展第一批经销商后,紧接着集中优势力量,以沱牌系列酒为重点,将市场聚焦到中原大地,过长江、攻湖南、占江西,并向东进占山东、向北立足河北,在全国范围内形成燎原之势。

  毋庸置疑,50年代至70年代是舍得酒业起步阶段,李家顺以前瞻性的战略眼光,让沱牌曲酒由一个小作坊朝着全国市场和更高目标迈进。

  3

  高光时代

  进入80年代,舍得酒业迎来属于自己的高光时代。

  沱牌曲酒获奖无数,是舍得酒业高光时代的最佳例证:1980年,沱牌曲酒在四川省第二届评酒会上评为“四川名酒”;1981年,沱牌大曲酒获商业部优质产品称号;1984年,沱牌曲酒获商业部优质产品称号;1988年,沱牌系列酒在第六届香港国际食品展览会上荣获金奖……

  然而,在如此之多的荣誉之中,1989年在安徽合肥举办的第五届全国评酒会上荣获“中国名酒”称号,登上十七大中国名酒之列、成为四川“六朵金花”之一,这一奖项对舍得酒业来说意义非凡、分量十足,甚至可以看作其发展史上重要的里程碑。Content 5

Content 6

  当年,38度、54度沱牌曲酒经国家质量奖审定委员会批准荣获金质奖章,以93分获得浓香型白酒最高分被列为标样酒,专家们对其口感评价是“窖香浓郁、绵软醇厚、清洌甘爽、尾净余长、尤以甜净”,这个时候的沱牌曲酒以酒优价廉的优势风靡全国,被誉为最具群众基础的中国名酒品牌。Content 7

  获得“中国名酒”殊荣后,李家顺举着奖牌奔走相告,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现如今,在舍得酒业档案馆的一间房间里,“中国名酒”的金质奖章对面,摆放着参加第五届全国评酒会同批次的沱牌曲酒,这份荣耀值得被永久纪念。

  荣誉来之不易,为了提升产能,舍得酒业同样付出很多。当日产200吨的沱泉无法满足酿酒需求的时候,李家顺提出在培江便修建一口日产5000吨优质水的泉井,保障沱牌曲酒的产量和质量。

  与此同时,1984年,累计投资2452.4万元的第一期技改工程完成,扩建项目包括曲酒车间、酒库、水塔、窖池等;1988年,累计投资7730万元的第二期技改工程完成,新建厂房、储酒库、厂区道路等,曲酒年生产能力达1500吨。充足的产能,为舍得酒业走向全国打下牢靠的基础。

  这一时期的舍得酒业硕果累累,可以用“风光无限”来形容。1989年实现利税总额1314万元,白酒销量5.3万千升,到了90年代初,舍得酒业的产销量长期位于行业前三、销售额长期位于行业前十,其中1990年实现利税1741万元,白酒销量7.9万千升,位居全国第一,1991年实现利税总额2966万元,白酒销量10.9万千升。

  实际上,站在数十年后的今天,舍得酒业在80年代的产能扩张带来优质基酒呈倍数增加,老酒储量在行业遥遥领先,高达12万吨,为老酒战略的落地和发展提供强大支撑。

  迈进90年代,舍得酒业的发展进程中又有哪些精彩瞬间,敬请关注酒业家接下来的系列报道。

  文章来源:酒业家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