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除了茅台酒还有那些酒企在赚钱?酒行业4成利润入贵州

  贵州除了茅台酒还有那些酒企在赚钱?酒行业4成利润入贵州

  前脚茅台营收刚刚突破千亿,后脚贵州省就宣布白酒产值突破千亿,两个“千亿”为黔酒的2019年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自2013年白酒进入深度调整期以来,在超级品牌茅台的带领下,贵州省的白酒品牌从月明星稀的格局进化至众星拱月时期,茅台的光辉下,国台、习酒等二线品牌在赤水河畔遍地开花,贵州凭借着酱酒产区的地缘优势磨练出独特的战斗力。

  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对酒讯表示,从贵州省的整体发展情况来看,除了茅台这样的超级品牌在全国范围内有垄断式和压倒式的渠道资源和优势,实际上大多数的贵州酒企依然属于中小型酒企,但是,伴随着整个中国酱酒白酒的发展,像习酒、国台都迎来了新的发展机会。

Content 1

图片描述  

  酒讯就酱酒发展问题致函茅台、国台相关负责人,对方确认消息后截至发稿日未给予回复。

  茅台独大

  2019年9月24日,贵州茅台的股票总市值达到1.49万亿,超过了2018年贵州省地区的生产总值为1.48万亿元。尽管1.49万亿的股票总市值并不等同于为贵州省贡献出1.49万亿的GDP,但随着“黄金液体”的市场行情逐渐走高,茅台对于贵州省的经济贡献也不言而喻。

  来自贵州省工业和信息化厅的数据显示,2018年,贵州白酒以占全国3.5%的产量,实现了全国43%的利润总额,排第一位。换句话说,贵州白酒以较低的产量制造出了行业第一的利润收成。

  其中,在酱酒的核心产区赤水河流域,酱酒的市场价值体现最为集中。数据显示,2018年,赤水河流域的酱香酒产量仅占全国白酒的3.1%,创造了924亿的营收额和534亿的利润额,分别占全国的白酒的17.2%、42.7%。

  以茅台为例,茅台一直保持着近90%的毛利率,销售净利率也一直维持在45%以上。而酿酒行业的平均毛利率约为54%左右,净利率则为14%。

  有业内人士预测,2019年酱酒市场的营收总额在1400亿~1500亿元之间,而2019年,仅仅茅台一家的营收就为1003亿元。茅台在酱酒市场的地位可见一斑。

  蔡学飞表示,贵州酒企整体的发展从2013年开始崛起,主要是受到整个中国酒类消费多元化、白酒产区崛起的影响,带动了贵州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的酿酒优势,得到了市场的认可。

  “茅台在13年之后,市场经过调整,领涨全行业,极大地带动了整个酱酒板块的发展。”蔡学飞表示,除此之外,贵州省政府在酱香型白酒产区的规划以及扶持方面有很多政策引导和宣传,也推动了整个贵州酒企的利润增长。

  日前,贵州官方表示,将把赤水河流域产业带打造成世界酱香酒的核心区,把茅台集团打造成千亿级世界一流企业,将贵州白酒产业集群推动为行业未来发展的风向标。

Content 2

图片描述  

  酱酒热潮

  茅台赚钱,人尽皆知。而其中赚钱的方法,也再简单不过——一瓶茅台酒。渴望成为下一个茅台的梦想是酱酒热潮的最佳动力,酱酒市场也因此迎来了爆发式增长。

  据酒讯了解到,除了郎酒、习酒、国台等酱酒企业正在纷纷扩大酱香白酒生产与销售之外,洋河、 今世缘徽酒集团等企业均开始布局酱酒。

  而更早之前,资本涌入茅台镇也曾引发一阵酱酒骚动。2013年伊始,国内白酒结束黄金发展期进入结构调整期,彼时不少业外资本前往仁怀市投资酱酒。

  哇哈哈在2013年宣布投资150亿在仁怀市建立建立酱酒基地并推出“领酱国酒”;2014年,步长制药增资国帅酒业、辅仁药业投资成立贵州祥康酒业、山东烟草投资生产5000吨酱酒等多个项目。值得一提的是,浓香老大的五粮液,也曾于10多年前即推出永福酱酒。

  据悉,在赤水河流域,中国酱香型白酒10强企业中,有9家企业分布在贵州境内,其中,贵州赤水河流域以高达50多万千升的酱香白酒产能,占中国产能的83%。

  当然,在贵州以外,有四川泸州市、宜宾市酱酒产区以及广西、湖南、山东等地,也是酱酒的主要产区,如今成为各路资本关注的新领域。

  2019年4月,金东集团旗下湖南湘窖酒业正式进军酱酒领域,开建4800吨产能的酱酒基地;北京华都天安门酱酒在兰州建设酱酒基地;山东云门酒业则宣布代表北派酱酒要发力全国市场。

  不过,业内人士对酒讯表示,酱酒热虽然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酱香酒在白酒市场的价值,但企业如果盲目跟风迎合酱酒热,反而有丧失自身在白酒领域原有优势的风险。从过往的经历来看,资本、尤其是业外资本进入茅台镇,动辄千万、上亿的投资回报率并不高。

  实际上,除了稳坐龙头的茅台,二线酱香酒企的竞争已经相当激烈。2019年的“酱香第二股”之争的战局尤为激烈。

  近年来,习酒、郎酒、国台、金沙酒均已踏上IPO的征程。其中,茅台集团旗下的习酒在2012年就拟定了上市计划,但在2019年10月底,习酒上市计划以搁浅告终。

  尽管习酒意外退出,但“酱酒第二股”的争夺战仍在继续,2019年10月30日,金沙酒业公布了上市计划时间表,提出3-5年内完成上市计划。同一时间,国台酒业副总经理王美军在公开场合表示,有望在2020年4月申报IPO。除此之外,郎酒也在按部就班冲击IPO,目标是2020年上市。

Content 3

图片描述  

  下一个茅台

  谁都想复制茅台,但遗憾的是,谁都无法成为下一个茅台。

  蔡学飞对酒讯表示,酱酒热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特别是在整个中国白酒消费结构升级、多元化、健康化、品质化的趋势下,整个酱酒的品类爆发是有目共睹的。“但中国只有一个茅台,它的出现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相结合的,它有它的特殊性。”

  蔡学飞以“酱酒第二股”为例解释,并不是说酱酒第二股就是下一个茅台,酱酒第二股的可能性出现在如何锻造第一个自己。“比如郎酒在高端市场有自身的产区优势,国台在次高端市场完成自身的品牌占位。”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想要复制、超越茅台几乎是不可能的。酱酒企业做大做强只能接近茅台。但酱酒想要成功的可能性却很大,而且并不是说一定要在贵州,在酱酒产区,把品质、品牌、服务体系建设完善都有可能成功。

  值得一提但是,由于酱酒的生产环境和工艺的限制,酱酒在市场上的供应量一直是稀缺状态。

  据了解,赤水流域的制酒环境和独一无二的酿酒技术使这里的酱香酒企业有着异于常人的资源优势。正如前述所说,酱酒产区并非只有贵州,但业内却有着“离了茅台镇就做不出好的酱香酒”的常态认知,这也是业内外资本对茅台镇趋之若鹜的原因所在。

  蔡学飞分析表示,实际上酱酒的稀缺不是完全的产能不足,更多的是优质酱酒的产能不足,大众酱酒实际上在整个西南市场销售多年,产能不是核心问题,核心问题是优质产能。

  从贵州酱酒总生产量50万千升来看,茅台生产量仅仅达到了4万升,但基酒仍然捉襟见肘。

  业内人士对酒讯表示,酱酒的产能一方面收到环境因素,因为酱酒的产区就在贵州,产区范围内具有生产环境是有限的另一方面,酱酒的生产工艺、企业认为限制以及品类发展不快都是导致它供给不足原因。

  不久前,国台并购怀酒作为2020年白酒收购第一案引发热议,据了解,通过此次并购,国台获得怀酒稀缺土地资源110亩、库存老酒5000余吨,其中90年代老酒200余吨等。

  国台酒业方面表示,目前国台酒拥有了国台酒业、国台酒庄、国台酒怀酒三个生产基地,预计从2026年起,国台酒业产能将稳定在2.6万吨到2.8万吨。

  尽管成为下一个茅台的可能性很小,但酱酒市场的热闹并未因此而消退,如何在当下的竞争局势中无限接近茅台并成就“第一个自己”成为所有酱酒企业面临的共同课题。

  方圆/文 酒讯锐观察  酒讯解读|超四成利润流入黔酒腰包,贵州除了茅台还有谁在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