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酒:向左向右,无问西东

  清华大学校歌有言:器识为先,文艺其从;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后半句所指,即立德立言要超出传统的东西学之上,取得世界级的成果。2018年,主讲西南联大故事的电影《无问西东》上映,片名的内涵得到延伸:突破外部环境束缚,向更高领域发展。

  如果将视线转移到酒行业,这四个字放在郎酒身上,恰如其分。

  赤水河划开川黔边界,串起了右岸的茅台镇和左岸的二郎镇,两大酱香酒应运而生:茅台在东,郎酒在西。

  同属川派和酱酒的双重标签,注定了郎酒身份的与众不同——一边是川酒“六朵金花”中的骨干,一边是贵州酱酒企业的忠实伙伴。在酱酒热潮来袭,赤水河两岸的川黔过招中,观者好奇,郎酒会怎么走?Content 1  

  1

  跨河频来往,郎酒很忙

  参加酱酒企业群体活动、发布招股书、端午制曲,进入6月份以来,郎酒很忙碌。

  热闹之中,一次会面和一场活动最引人关注。

  6月8日,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赴茅台,同茅台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高卫东座谈交流,双方在保护生态、严守质量底线、打造酒旅项目方面达成共识。并明确提出,把茅台、郎酒、习酒串联起来,形成四川和贵州两个地区的互动,进一步推动高端酱酒发展。Content 2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

  也是在同一天,郎酒与茅台、习酒、国台、珍酒、劲牌、钓鱼台坐在一起,签署了《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企业共同发展宣言》,宣称“以茅台镇为焦点,涵盖赤水河上下游川黔两省广袤土地”被一起划入“酱香酒发源地”,组成“世界酱香酒核心产区”。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7家企业中,郎酒是唯一的外来者,其余6家均为贵州酒企。

  事实上,这并不是郎酒第一次与贵州酱酒企业坐在一起。时间往回看的话,多方之间的亲密互动,由来已久。

  2019年12月,茅台和习酒高层到访郎酒庄园,三家共同倡议并实践:共建“酱香酒谷”,释放赤水河产区价值;2018年6月,郎酒与茅台、习酒、国台、钓鱼台四家企业,联合投资2400万元,在赤水河源头贫困地区开展生态补偿扶贫公益活动;2017年1月,郎酒与茅台、习酒、国台在二郎镇举行新春恳谈会……

  而国家标准委于2011年正式发布实施的《酱香型白酒国家标准》,也是由茅台、郎酒、习酒发起。由此决定了酱香型白酒的超强品类价值。

  自2017年郎酒集团发布青花郎的全新广告语——“青花郎,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以来,郎酒“傍茅台”营销的质疑时有传闻。但从双方近两年来频繁的同台亮相可以看到,郎酒发展壮大,茅台乐见其成。

  这自然源于郎酒自身的实力和潜力。无论是体量之庞大,品牌影响力之高,还是与习酒隔河相对的地理优势等,郎酒能被茅台在内的黔派酱酒群体接纳,乃至共商大事,都有着充足的理由。

  而汪俊林也曾在多个公开场合称赞茅台的担当和责任,表示要向茅台方方面面学习。

  对于郎酒主动靠拢,茅台等乐于接纳的融洽状态,行业人士分析认为,酱酒热潮之下,郎酒抱团贵州酒企,有助于提升品牌和行业占位。而企业之间的共建协议,跨越了地域界限之后,涵盖范围更小、指向也更为清晰,更容易按照市场化的模式来运作。

  2

  强大的川酒朋友圈

  在“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之外,郎酒还有一个“之一”的身份被广为人知——川酒“六朵金花”的重要成员。

  籍贯为四川的郎酒,身边环绕的,是一众名优白酒企业。在与五粮液、泸州老窖、剑南春、水井坊、舍得构成的川酒“六朵金花”中,郎酒是其中唯一以酱香品类为主导的企业。

  自评选至今,“六朵金花”迅速繁荣,知名度和发展优势在中国白酒行业中不断攀升。去年七月,四川又选出了丰谷等“十朵小金花”,成为川酒“腰部”力量的重要组成。

  至此,川酒军团的实力有多强,从一组数据可见一斑。

  2019年,四川省累计生产白酒366.8万千升,同比增长3.6%,占全国白酒产量近半,达到46.7%。全省规上企业共完成主营业务收入2653.0亿元,同比增长12.7%;实现利润448.8亿元,同比增长31.0%。

  其中,“六朵金花”企业共完成主营业务收入1532.0亿元,同比增长19.3%;实现利润369.0亿元,同比增长29.8%。“十朵小金花”企业完成主营业务收入69.3亿元,实现利润4.2亿元,主营业务收入、利润分别同比增长27.6%、26.7%。

  值得关注的,还有包括五粮液集团成功跨入千亿台阶,泸州老窖10万吨技改项目顺利投产等。

  可以说,无论是从知名度、品牌影响力、文化积淀,还是市场体量等各个维度去看,郎酒的左右无一不是“顶流”。背靠“明星天团”光环,郎酒自身的品牌形象也得以更加深入人心。

  置身“顶流”当中,郎酒也表现不俗,其营收和净利润均位居行业前列。截至2019年末,郎酒股份资产总额约为209亿元,2019年实现营收83.48亿元,净利润24.44亿元。与19家白酒上市公司业绩相比,其营收规模可位列第8名,在川酒军团中位列第3名,仅次于五粮液和泸州老窖;净利润方面,郎酒可排在第5名,前4名分别是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和泸州老窖。Content 3

  随着白酒行业进入产区竞争时代,川酒也呈抱团发展之势。

  去年2月,以川酒“六朵金花”为创始成员单位的“四川名优白酒联盟”在成都正式成立,标志着四川名优白酒将由此进入抱团发展、联动发展、创新发展的历史性重要阶段。

  而已经进行了两年的“川酒全国行”,先后走进南京、郑州、济南、西安、贵阳、上海、北京等地,以抱团走出去的形式,充分展现了川酒的魅力与优势。

  团体之外,四川兄弟酒企之间的交流沟通也甚多,酒企高层的往来拜访频见报道。

  就在最近的6月17日,宜宾市委书记刘中伯率宜宾党政代表团,五粮液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曙光率五粮液管理团队调研郎酒庄园,泸州市委书记刘强、古蔺县委书记李万忠、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陪同调研。

  两地市委书记、两位企业一把手在郎酒庄园同框,如此画面,实为罕见,郎酒在本土的地位及资源优势也可见一斑。

  3

  川派酱酒崛起的探路者?

  酱酒火热之下,除了核心产区贵州外,四川、山东、广西等省区都在不余遗力地发展酱酒品类。

  众所周知,四川白酒产量全国第一,以浓香为主流。其实,四川也是酱酒生产大省,全省酱酒产能超过12万吨,在全国范围内仅次于贵州。其核心产区主要集中在泸州、宜宾、遂宁、大邑、邛崃等地。除郎酒外,潭酒、舍得“吞之乎”等都是川派酱酒的代表。

  近年来,川派酱酒处于厚积薄发态势,四川酱酒产区建设持续稳步推进。

  企业之间的“竞合”之外,地方政府同样在力推产区建设。今年3月,有消息显示,泸州市有望投资200亿元打造古蔺县茅溪镇酱酒园区,后者与茅台镇隔赤水河相望。

  消息一出,赤水河两岸的关注度迅速升高。普遍认为,随着政府层面的支持和企业之间的协作,川派酱酒将成为中国酱酒版图中的一支重要力量。

  但众所周知,酱酒发展对品牌打造和市场运营有着更高的要求,川派酱酒想要稳步进入竞争市场,就需要一只有能力、有魄力,且有丰富经验的“领头羊”。

  那么,郎酒会是吗?

  据郎酒招股说明书显示,目前郎酒产能利用率已达94%,本次募投项目预计新增产能2.27万吨,加上吴家沟等其他在建项目,酱香基酒整体产能将超过5万吨。

  而在品牌资产、品牌价值、品牌文化以及产品品质方面,郎酒成绩均表现亮眼,且正在实现更高质量的成长。

  尤其是在与茅台等贵州酒企的互动交流中,郎酒已在渠道、市场等方面积累了不少发展经验,这些经验将直接作用于川派酱酒的发展之上。或许有一天,酱酒的产业会议会移到左岸来开。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郎酒顺利上市,将不但成为继五粮液、泸州老窖、舍得酒业、水井坊之后的第5家上市酒企,也或将成为A股第二家酱酒公司。无疑,作为川酒骨干,郎酒的上市将不仅对川酒品牌力形成整体提升,更将强化川酒的行业地位。

  同时拥有黔酒朋友圈和川酒朋友圈,这是郎酒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在“发展是硬道理”面前,无论郎酒怎么选择,都将给白酒行业格局带来不小的改变。

  文章来源:云酒头条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