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市场,不是“王婆卖瓜”

  有机葡萄酒在市场上风生水起。越来越多的人想喝有机葡萄酒,并愿意为此付出更高的价钱。那么,什么是有机酒?有一个简单的答案吗?有,也可以说没有。

  1

  有机葡萄酒

  欧盟和美国都有官方和明确定义的有机葡萄酒生产规则,两者非常相似。在葡萄园中,不能使用任何人工肥料、合成化学农药或除草剂,也不能使用任何GMO(转基因生物)。

  但为了防治疾病和害虫,允许有机生产者使用一些被认为是“天然”的化学产品,例如铜和硫。种植者可以在土壤中添加有机肥料——动物、植物、堆肥葡萄皮等。除此之外,某些植物提取物、草药茶和微生物制品也都允许使用。

  铜的使用是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尤其是在欧洲。它是重金属,会积聚在土壤中。对于这方面的研究正在进行中,但是目前没有一种非合成替代品可以取代铜来抵抗霜霉病这种特别令人头疼的葡萄真菌病。

  美国农业部国家有机标准计划(NOP)列出了国家允许和禁止的物质清单。同样,欧盟法规规定了可以使用哪些产品进行喷洒、施肥等。美国和欧洲的有机种植商都尽量减少在酿酒过程中使用添加剂,一些添加剂和加工技术是被禁止的,但两者在规定方面有一些区别。

  在欧洲,有机生产商可以在酿酒过程中和装瓶时向葡萄酒中添加二氧化硫。允许的数量比传统种植者要低,但不会低很多。二氧化硫通常被用作防腐剂,以确保葡萄酒以良好的状态到达消费者手中。

  在美国,情况稍微复杂一些。有机葡萄酒可分为两类:

  “有机葡萄酒(Organicwine)”不允许添加二氧化硫。这并不意味着葡萄酒完全不含硫,因为发酵过程中会自然产生二氧化硫。

  “有机葡萄酿成的酒(Winemadewithorganicgrapes)”也是由100%有机葡萄制成的。但允许添加的二氧化硫含量最高不超过100毫克/升,这比欧洲所允许的含量略低。二氧化硫是一种微生物稳定剂,它可以防止葡萄酒氧化(还具有其他一些稳定作用)。

  转向有机葡萄栽培对葡萄园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改变。在最初的几年中,可能会损失一些产量,但随后葡萄园通常会找到平衡并恢复到正常水平。种植者可能要为更频繁的喷洒做准备,因为允许他们使用的产品是“接触产品”,这意味着如果下雨,它们会被冲走,必须再次喷洒。而非有机生产者可以采用“系统性处理”的产品,葡萄藤吸收后从内部发挥作用。

  2

  生物动力法

  一小部分有机生产商也将转向“生物动力法”农业,它与“有机”不同,但也有相似之处。尽管数量很少,但生物动力生产商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主要是由于一些世界知名的葡萄酒生产商涉足生物动力这一领域。

  简而言之,生物动力作业是有机农业加上鲁道夫·斯坦纳(RudolfSteiner)在1920年代提出的生物动力法则。斯坦纳是人智学运动的创始人,他发布了自己的生物动力农业指南,以帮助那些抱怨土壤由于使用人工肥料而失去健康的农民。

  在生物动力农业中,可以使用所谓的“生物动力制剂”,使葡萄藤更结实,以抵抗疾病的侵袭。最重要的两种制剂被命名为500和501,分别基于牛粪和精细研磨的石英粉。

  其他的则以马尾草、洋甘菊、荨麻和蒲公英等植物为基础。使用这些植物是有原因的,它们具备有助于葡萄藤和土壤的特性,例如,马尾草含硫,在葡萄藤上喷洒可使其干燥并保护其免受真菌侵害。

  大多数生物动力制剂在施用之前都要经过堆肥。比如,500制剂采用的牛粪要放在牛角里,埋在地下经过几个月的时间。这也许就是生物动力学最著名的一个方面。之后将堆肥制剂在水中稀释,并喷洒在葡萄园。这样做的目的是使土壤恢复生机,并为其提供营养。

  许多生物动力种植者(但不是全部)还将宇宙的节奏考虑在内,借助生物动力月历来计划在葡萄园和酒窖中的工作。

  有机和生物动力葡萄栽培还涉及改善葡萄园周围的生物多样性。如果有足够空间,可以在葡萄园内和周围种树木、树篱、植物、花卉,以营造鸟类和昆虫的栖息地。

  生产者自己经常描述自己的葡萄酒新鲜度更高、酸度更高、葡萄更早熟,但对消费者来说,靠品尝来识别有机葡萄酒非常困难——葡萄酒中肯定没有一种“有机或生物动力风味”,酿造优质葡萄酒仍然取决于葡萄酒生产商。但是由于预防措施是有机农户的主要武器,因此他们需要在葡萄园中花费更多的时间,观察并注意细节,这很可能会体现在葡萄酒质量上。

  文章来源:华夏酒报订阅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