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后首访贵州仁怀,窥见酱香酒核心产区中小酒企之变

  4月8日零时起,武汉结束整整76天的封城,意味着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而停滞的经济车轮要恢复转动。从数据来看,2020年1-2月全国酿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完成销售收入1207.42亿元,同比下降15.58%;利润253.88亿元,同比下降15.46%。其中,白酒销售收入887.20亿元,增长-11.68%。

  2020年全行业开局遭遇“黑天鹅”,在“一手抓防控,一手抓经济”的大背景下,中国酱酒核心产区——仁怀,那些中小型酱酒企业又发生了哪些变化?Content 1

  近日,快讯君疫后首站落脚茅台镇,通过对个别中小型酱酒企业的走访,为大家带来一线观察。

  品牌在左,原酒在右,而命运在手中

  权威数据显示:2019年度,中国酱酒市场销售收入在1350亿左右,同比2018年增长约22.7%,行业占比约20%;实现利润约550亿元,同比增长约22%,行业占比约38%。其中,仁怀地区非茅台系酒企销售突破200亿元。

  从数据来看,“酱酒热”依旧不减,也就意味着市场赋予的机会依旧存在,但仁怀市中小型企业又该如何抓住风口上的机会点?考验企业,更考验企业领导人的智慧。目前,仁怀酱酒产区2019年度实现销售破亿的企业达30余家,除去酱酒超级巨头茅台,以及习酒、国台、金沙、钓鱼台等10亿级别以上的第二军团,剩余为金酱、夜郎古、君丰、国威、怀庄、云门等亿元大关“守门员”。

  在“酱酒热”的浪潮下,这类1-10亿内的腰部力量的“瓶颈期”却出现。

  一边是靠着销售原酒维持企业生存生活,且有富余;一边是酱酒趋势发展下对“品牌力”的格外要求;是继续选择供原酒求稳?还是发展自主酱酒品牌“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两难境地下的企业过渡成为中国“酱酒热”下特殊现象。

  面对这个必过的“坎儿”,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夜郎古酒业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疫情)短期影响的确存在,我认为今年同比下滑率应该在20%——30%左右。但酱酒发展趋势不受影响。”夜郎古酒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中林向快讯君表示,他认为酱酒消费群体主要面对中高端消费者,长期来看疫情对酱酒的影响是短暂的。

  对于疫情的突发,他还认为反倒是一次契机,一次“练内功”的机会。按照夜郎古五年规划战略中“三年不盈利,三年不涨价”的内容要求,就是为了培育市场品牌力,打造核心品牌竞争力。靠着原酒供应,夜郎古也尝到了甜头,特别是近年来与酣客酒业的紧密合作扩大了原酒板块在销售额中占比。但从总经理刘中林的观点中,早已意识到发展自主品牌才是企业可持续长远发展的方向。

  因此,早在酱酒热潮的1.0时代,夜郎古已经开始布局品牌战略,到今年进入第四年,虽然这场马拉松已跑过一小段,但品牌建设之路“路漫漫其修远兮”。

  “卖原酒”还是“品牌化”,二者从发展角度来看并非二元对立的矛盾,只要符合市场发展规律,经得起检验就是生存之道。但历史总是那个说实话的人。

  对比靠销售原酒红极一时的邛崃白酒产区就能找到经验。在4月12日糖酒快讯公众号发布的文章《政策扶持,品牌造林,邛酒突围开启新模式?》中,就以邛崃白酒产区为例,介绍了曾经靠卖原酒,现在向品牌化转型的困境。“别为他人做嫁衣”或许就是最大的历史教训。

  都说“小船好调头”,问题是朝哪里调

  截止到2019年底,具备仁怀市食品生产许可(SC)获证酒厂为506家,这其中大部分为中小型酒企。面对酱酒未来2000亿级的市场体量,小型企业难道不心动?真的愿意死守“一亩三分地”?当然不是。但问题是这类“小而美”的企业如何在赤水河畔找到“发展法则”。

  通过实地走访观察到,受疫情影响来仁怀市的外地游客有所减少,到茅台镇选酒的客流人次也有所下降,这一点从行驶在仁怀市的外地车牌数量上便可窥见。受疫情冲击最大的恐怕要数小型酒企,本身底子薄,抗压能力差,来茅台镇选酒的人少了,生意自然焦头烂额。

  在疫情“放大镜”的作用下,正好暴露了小型企业市场发展的问题。

  从经销商选酒的角度来看,疫情影响下,阻碍了外来人群到茅台镇选酒的机会,没有客源量也就意味着没有了销售的可能性。自身产能有限、现金流有限、销售渠道有限的情况下,酱酒又该销往何处?

  “这段时间来茅台镇选酒的人明显减少了,今年日子不好过。”在与贵州省仁怀市茅台镇神宇酒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的沟通交流中得知,与他同样不好过的小型酒企不在少数。为销路发愁,似乎是小型企业一年四季都在担忧的问题,但这一次来得更猛烈些。

  不过相较于其它小型酒企稍幸运的是,罗吉洪所在的神宇酒业今年加入了酱香会。这个由遵义市(仁怀)酒业协会发起,联合《新食品》杂志社,由经协会考察合格符合条件的优质企业共同组成的中国权威酱香酒消费体验平台——酱香会;就为“往哪儿调头”的中小型酒企提出了解决方案。据了解,该平台旨在以整合优质酱酒产区资源,以产销双认证标准,规范中国酱香酒供销市场,让消费者喝到真酱酒、好酱酒。

  也就是说,在企业往常靠供基酒、走定制贴牌路线,以及少量的线上销售渠道商基础上,加入酱香会成为销量增长的第四极。目前为止,除了神宇酒业,联合酒业、君丰酒业、中正酒业、酱都酒业、至尊国酒业等12家中小型酒企加入。

  2020年,赤水河畔的中小型酱酒企业还会好吗?对他们来说,抓住未来5年内的窗口期,从“小而美”蜕变为“小而精美”,甚至“大而美”皆有可能。目前疫情影响状态下,正是提供了修炼内功的时间机会,“酱酒热”下小品牌也有大未来。一是,继续保持对酱酒品质的追求;二是,整理优化内部销售系统、行政系统、生产系统,提高各版块工作效率,完善酱酒供应;三是,积极稳定心态和思路,切莫打乱阵脚,盲目着手,稳扎稳打。

  除了企业自身破囧2020年困境外,也看到政府层面积极带领企业出击。4月2日,贵州省工信厅印发《2020年度“千企改造”工程省级龙头和高成长性企业名单的通知》共有224户企业入选,其中酒类企业共有16家入选,加快推动贵州白酒走向全国市场。4月1日,遵义市(仁怀市)酒业协会召开2020年第一次会长(扩大)会,全面规划并布局产区2020年的重点工作;从6个大项28条小项全方位指导遵义(仁怀)产区2020年如何做,带领企业向前发展。

  抛去疫情影响的外因,仁怀酱酒核心产区中小型酒企发展的内因,才是“酱酒热”下个关键。

  文章来源:糖酒快讯订阅号